|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三十六章擁吻緋聞

第八百三十六章擁吻緋聞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20 00:21  字數:3398

本能的喜歡,再加上利益的需要,李裹兒對他便更加親熱了,瞧他一副拘謹的模樣,李裹兒「卟哧」一笑,輕輕挽住他的手臂,在他耳邊柔聲道:「你幹嘛呀,人家又不是吃人的老虎。瞧你這樣子,當初欺負人家的時候,那般龍精虎猛的勁頭兒哪去了?」

李裹兒說到這裡,羞紅之中一抹春意倏然漾過她的眉梢。楊帆心中一緊,趕緊四下看看,慎重告誡道:「郡主千萬慎言,萬一被人聽進耳朵去,於你於我,都是大大地不妙。」

裹兒酒意上頭,絲毫不懼,嬌嗔道:「你不怕做,還怕說么?」

楊帆有苦難言,當初他只道這是一個美貌村姑,以他身份,佔了一個村姑算什麼大事兒,就算這姑娘還有父母高堂在,只消辦完了大事之後,使人向她家裡說明身份,他家裡還不是一千一萬個點頭?

誰曉得她竟是……,而且還是一個未出閣的!

楊帆頭疼不已,掌心都沁出汗來了。他如今可不是當年的那個愣頭青了,他有家有業,而對方卻是一個未出閣的大姑娘,一旦事情敗露,後果當真不堪設想。而這個年歲的女孩子做事又最是嬌縱任性不計後果,他已經錯過一回,如今可是萬萬不可再與她有所糾纏了。

楊帆加重語氣,神情嚴肅地道:「郡主!這件事不是說笑的!這裡不是山村鄉野,既便是山村鄉野,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傳出些什麼緋聞艷事,都是滅頂之災。洛陽是天子腳下,你是皇室貴胄,尤其需要謹慎!」

裹兒聽得臉色一緊,楊帆見嚇住了她,心中一松,道:「我下車了。此番回城還有事情要做,郡主請慢走。」

裹兒眸波一閃,突然說道:「你是說薛懷義么?」

楊帆彎下腰去,正要伸手去拉帷幔,聽到這句話動作頓時一僵。

裹兒眼中譏誚之意一閃,慢悠悠地又道:「還是說……張易之、張昌宗?」

裹兒當日可是被張氏兄弟的美色很是「驚訝」了一下的,因此對這對美人兒兄弟很是注意。這些日子她在宮裡刻意結交些宮娥太監,在外面又與那些京都名媛來往密切,這些人恰恰都是喜歡搬弄唇舌的,所以一些流傳在京的風流傳聞她很快便一清二楚了。

裹兒又一口氣兒說了許多人名,有的楊帆聽說過,有的他從未聽過。不過聽說過的那些人都是某位命婦貴女的面首或情人,由此看來,他沒聽過的那些名字怕也都是這般身份。裹兒進京不久,居然對此已全部瞭然。

裹兒說到最後,語氣忽然放緩了些,眼睛微微眯起,眸中露出一絲狐一般狡黠的光。慢悠悠地道:「還有我的姑姑太平公主……」

楊帆心中一緊,忍不住問道:「她又怎麼?」

李裹兒狡黠地盯著他的眼睛,似笑非笑地問道:「有關她的事,是不是真的呢?」

楊帆冷然一曬,故作鎮靜地道:「一些長舌婦搬弄是非,豈能當真?」

李裹兒婉媚地一笑,伸手掠了掠鬢邊的髮絲,向他嬌滴滴地眨眨眼睛。道:「是哦,那你和人家只是在車中坐坐,怕什麼搬弄是非呢?」

楊帆頓時語塞,李裹兒見狀,突然又有些小緊張地問道:「你跟她……究竟是不是真的?」

楊帆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因為他覺得李裹兒的神情語氣貌似是……興奮?沒錯,女人是喜歡打聽八卦。可是聽到一個和自己有過那般親密關係的男人和別的女人有關係,居然會是興奮?

楊帆根本無法理解李裹兒的心理,其實在李裹兒來說,此刻就像一個剛剛進城的鄉下丫頭。她有一種很嚴重的自卑心理,只是她掩飾的很好,愈是自卑,便用愈加的高傲來掩飾,所以無人察覺。

那日在龍門,看到一身盛裝的太平公主時,李裹兒立即就被太平公主展現出來的那種高貴、優雅、成熟、大方的貴婦氣質所震懾,產生了一種天子仙妃般難以企及的感覺。

當她從別的女人那裡聽說楊帆和太平公主的風流韻事時,她于震驚之外,並無一點傷心憤怒,而是驚訝和……榮幸!

「原來我竟然有幸和那個仙妃般高雅高貴的女人擁有同一個男人,原來我也不是那麼差勁兒!」

這就是李裹兒的心理,與有榮焉,甚至是雀躍。

自從得知張昌宗和張易之是她最為畏懼的那位祖母大人的禁臠,她就避之唯恐不及了,但是對楊帆不然。除了楊帆本身的健壯英俊,極討女孩子喜歡的外表,以及他所擁有的值得李家爭取的勢力,還有這種很微妙的攀比心理在裡面。

李裹兒是極羨慕太平的風采的,她希望自己也能成為那樣高貴典雅、光彩照人的貴婦人,同時她又不覺得自己父親的這個妹妹,有什麼大本事值得她畏懼的,所以她不像對張昌宗兄弟一樣避忌。她想的是取而代之,對楊帆她有一種奪過來就是自己的勝利、就是自己超過了姑姑的感覺。

楊帆完全不能理解李裹兒此時的心態,他皺了皺眉,道:「你也知道,我正奉諭募兵,今日進城,確有要事在手,不克久留,我真要走了。」

車輪轆轆,行於鬧市,帷幔之內,於酒醉之中的裹兒卻似身在芙蓉小帳之內一般,渾然忘了一道紗幔之外就是大千世界芸芸眾生。她一把扯住作勢欲走的楊帆,一雙妙目水汪汪地瞟著他,含羞答答地道:「人家……人家想了……」

※※※※※※※※※※※※※※※※※※※※※※※※※※※※

楊帆疑惑地道:「你想甚麼?」

李裹兒氣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