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三十五章長街邂逅

第八百三十五章長街邂逅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20 00:21  字數:3300

宮娥答道:「那位是河東裴氏子弟,名叫裴巽,現為太學生,采很是出眾。據他座師考語,來年若參加科考,定可高中進士的。」

這個裴巽身材瘦弱一些,白淨面皮,眉清目秀,一看就是一個讀書郎,踢起球來比起楊慎交的健美英姿自然不可比擬,不過質彬彬的倒是別有一番味道。

義安郡主跟三位嫡出姐妹素有攀比之意,一聽這個意中人是河東裴氏子弟,同樣是千年世家,家世出身不遜於弘農楊氏,心中更加滿意,點點頭道:「就是他了!」罷示威似的向姐妹們一翹下巴,昂然而。

這些郡主因為是側妃所生,彼此年齡相差不大,有的還是同歲,不像韋妃所生三女年齡明顯差異,她們素知李馨雨性情,對她的跋扈早就習以為常,卻也沒人敢與之爭,大家都是郡主,爭男人這種事出豈不惹人笑話?

因此眾郡主都默不作聲,待李馨雨離,這才各自集中精神,在剩下的兒郎中挑選自己屬意的郎君。不一會兒,新寧郡主相中了太原王氏出身的王同皎,歡歡喜喜地離開,向父親稟報了,永壽郡主則相中了京兆韋氏的韋,之後也悄然離。

新都郡主性情懦弱、羞澀內斂,一直羞於開口擇婿,結果被幾位姐妹搶了先,等幾個姐妹都選完了人,剩下幾個雖然個個都是出身名門,但是要麼長得太丑、要麼五短身材,實在是看不上眼,再有方才被姐妹們選走的郎君一比,更加不令人滿意。

這一場鞠蹴也持續不了太久,身邊宮娥悄聲問了幾遍。新都郡主才搖搖頭,幽幽地道:「沒得中意的,且由爹娘作主便是,我不選了,這便走罷!」

廬陵王夫婦這次大規模選女婿,而且把武家作為聯姻首選,正合武則天緩解武李衝突、聯共治天下的要求,因此得到了武則天的首肯和大力支持,若非如此。李顯哪有膽量動用皇室和政事堂的一班宰相們做媒人,為女兒們從中牽線搭橋呢。

此時廬陵王夫婦已經陸續得到消息,魏王武承嗣的兒子武延基一眼便相中了溫柔大方、容貌秀麗的永泰郡主李仙惠,而梁王武三思的兒子武崇訓對安樂郡主李裹兒更是一見鍾情,夫婦二人聞言寬心大放。韋妃更是喜上眉梢。

夫婦二人正高興的當口兒,其他的女兒們也紛紛回來了,她們自然羞於向父親親口明所選的心上人是誰,這種事自有伴同她們的宮娥報上,夫婦二人聽女兒們都有了意中人,且個個都是世家豪門子弟,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至於新都郡主不曾選中。他們也沒指望這一場相親會就解決所有女兒的終身大事,回頭再挑幾個少年才俊讓她選擇就是,因此也沒太往心裡。尤其是韋妃,自己的三個親生女兒都有了著落。別的事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她馬上把名單謄錄了一份,自己不敢單獨面見那位厲害婆婆,便硬拉上丈夫,後宮找武則天了。女兒們都老大不小了。既然有所屬意,那麼該嫁的就要及時把婚事操辦了。至於年紀還小的,也得先下了定。

這邊相親的事情結束了,政事堂才派人來通知那些正在蹴鞠的少年郎,是宰相們要見他們。場上踢球的那些兒郎趕緊停下來,匆匆洗把臉,穿上衣袍,趕到政事堂參見。

那些宰相們也沒點正經事兒要跟他們談,只是不知所云地聊了幾句,便打發他們離開了,弄得這些少年權貴子弟們個個莫名其妙,卻不知道就這麼一會兒功夫,他們已經被那班郡主們瓜分一空了。

※※※※※※※※※※※※※※※※※※※※※※※※※

楊帆到了京中,按照左驍衛大將軍所給的地址找到王家在京的府邸,結果又撲了個空,此時王同皎正在政事堂莫名其妙地聽講,楊帆也不曉得他幾時才會回來,便想拐彎回家瞧瞧。

楊帆撥馬出了王府所在的巷子,正欲離開尚善坊,迎面一戶人家門戶大開,七八輛各色香車從府中一一駛出,或西或東,各自散。楊帆便策馬往路邊讓了一讓,自顧依舊前行。

從這些車子來看,顯然這是一次使相千金、豪門貴婦的聚會,從車輛款式和修飾就能看出來,這都是女人家的專車,車上修飾脂粉味兒太濃。

楊帆瞄了一眼,認得那戶人家是千金公主府,這位愈老愈活潑的千金公主素來喜歡交遊宴飲,從她府上出來幾名女客實屬尋常事。

從千金公主府出來的香車上,其中一輛車上坐的正是李裹兒,李裹兒款坐輕車,中花枝輕搖,人面竟比花枝還要俏上三分。

安樂郡主此番千金公主府一行非常愉快,很有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她喜歡這樣的生活,喜歡這樣的味道,她覺得自己就是為了這樣的生活才來到這世上的,相比起來,她以前的十六年真算是白活了,這樣的世界、這樣的環境,才是最適合她的地方。

今兒在千金公主府,她還飲了幾杯葡萄酒,她是頭一回品嘗到這樣醇美的酒,以前她哪有機會喝葡萄酒。只是當時覺得甜甜的有抹特殊的果香,甚是可口,這時才覺有點兒頭暈。

李裹兒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微微有些發燙,可是正在興奮之中的她並無倦意,依舊興緻勃勃地四處觀望著。

一輛清油車,兩頭大青牛,車上用紗幔圍起,外面瞧著車中影影綽綽,只見一道麗影,卻難以看清她的模樣,倒也省了她戴淺露的麻煩。而她從車中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車上的一切,這裡的一切對她而言,無疑還是陌生的,也因而極富吸引力。

李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