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三十二章招婿如招兵

第八百三十二章招婿如招兵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18 09:41  字數:3435

開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聽聽書也不錯哦!

李仙惠興緻勃勃,並未注意小妹的神色變化,只道:「那個賈旅帥被人殺了,是武家派去的人,說是因為皇帝只是令他看護我們,他卻假傳聖旨,對我廬陵一家多有不敬,故而將他處死。哼,還不是因為他辦事不利,讓爹爹逃走了……」

李裹兒喃喃自語道:「死了?被武家的人殺了?」

李仙惠見她臉色,便道:「小妹,不要難過了。賈星雖然對你還算不錯,可是對咱們一家何等酷虐?三不五時便上門恫嚇一翻,去年冬天還特意借口柴草不足,需從咱家取用,把咱家的柴草都搬走了,不就是巴望著天氣寒冷,凍壞父親的身子么?這樣的壞人死了也就死了,有什麼可惜的。」

李裹兒忽然有點緊張,一把抓住李仙惠的手,追問道:「阿姐,他真的死了么?」

李仙惠道:「當然是真的,阿爹得以逃走,不只他死了,那幾個隊正也都被武家派來的人給殺了呢,人頭掛滿了竹竿,好不嚇人。」

李裹兒忽然舒了口氣,露出由衷的歡喜模樣,好象一下子放下了什麼心事。

她拉起李仙惠的手,神采飛揚地道:「人家當然不難過啦,那個賈星對咱們一家人比獄卒待犯人都壞,我怎麼會難過?當初曲意討好,也是為了咱們一家人好過一些,算了,不說他了,阿兄阿姐們都安排在哪兒了,離別這麼久,怪想大家的,你快帶我去看看。」

韋妃到了京城,在丈夫的陪同下,戰戰兢兢地去拜望了婆婆。

武則天和兒子的感情都淡漠到了極點,對這個兒媳自然更談不上好感。即便有裹兒在其間插科打諢,也無法調和這種冷淡的氣氛。婆媳倆見了面,隨便聊了幾句不咸不淡的官面話,武則天便借口身子不舒服,打發了他們夫妻離去。

韋妃對此番回京,抱了極大期望,眼見武則天的冷淡,心中不由又惶恐起來。

她出身大戶人家,當年做太子妃、做皇后時。在宮裡面已經住過很長時間,自然不會像她那些自幼生長於山野間的兒女般沒有見識,一瞧見京城氣象、皇宮莊嚴,便大驚小怪的。

對於臨時安置他們夫妻的這處宮室,韋妃看都沒看。一回房間,她便摒退符清清派來侍候的宮娥太監,對李顯道:「夫君雖然回了京,可母后那兒還冷淡的很。武家那邊就更不用說了,咱們要想立足,要想站得穩腳跟,看來必須得依照前計。與武家多多親近。夫君在京這些時日,可曾與武家有過什麼接觸么?」

李顯道:「就是剛到京城那日和次日,與武家的人見過幾面,此後就沒有什麼聯繫了。」

韋妃臉色一沉。李顯忙解釋道:「我看八郎現在閉門不出,循規蹈矩的很,我想還是他了解京中形勢,咱們學學八郎總不會錯的。」

韋妃蹙起眉頭。不悅地道:「夫君,這你可是大錯特錯了。你若現在結交大臣,母后當然不悅。可是,你若肯多與武家走動,那是必定稱了母后心意的。」

李顯苦笑道:「娘子有所不知,這一路上,武家刺客殺手層出不窮,不曉得為夫遭了多少大難,幾次險死還生,這都是武家人從中搗鬼啊,為夫哪裡還敢與他們有所接觸?只怕一個不小心,就要被他們害了。

你看,這是梁王送來的一份請柬,原說是要請我過府赴宴的,後來因為狄仁傑去世,母后罷朝三日,舉國致哀,這家宴也開不得了,才又使人來說要另擇佳期。我正想著如何回絕呢。」

李顯說著,翻出梁王的請柬給韋妃看。

韋妃斷然道:「去!必須得去!這是一個和武家緩和關係的機會,不過你不能去,武家的心思現在確實不好琢磨,如果你真出個什麼好歹,那咱們一家就完了。母后不是讓你回京養病的么?你就以此為理由婉拒出席,讓你的兒子替你去,這樣既不失了禮節,又不至於有什麼兇險。」

李顯大喜道:「娘子妙計,為夫正覺六神無主,還是娘子在,才能幫為夫拿定主意。」

韋妃嘆道:「可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呀。」

李顯徬徨道:「如之奈何?」

韋妃道:「回京路上,妾已仔細思量過,要改變咱們的處境,眼下倒是有一個好辦法。」

李顯喜道:「娘子快說,娘子所想的主意定然是好的!」

韋妃道:「聯姻!」

李顯怔了怔,恍然道:「你說是……讓咱們的女兒?」

韋妃道:「不錯!要聯姻,就要和武家最有勢力的人結親,這樣才對咱們有所幫助。來京路上,妾已仔細打聽過,武家如今最得勢的就是武承嗣、武三思兩家,可這兩家現在都沒有適齡待嫁的姑娘,否則娶一位回來做咱們的兒媳,將來就是皇太孫妃,那就更能得到武家的支持了。

眼下,咱們只好退而求其次,把咱們的女兒嫁入武家。好在咱們在深山中一住就是十六年,女兒們的婚事也都因此耽擱了,連長女的夫家現在都還沒有著落,如今最小的閨女都十六歲了,於情於理,儘快給她們找個婆家也是正經道理。」

李顯吃驚地道:「這個……你不會打算把咱們的女兒都嫁到武家去吧?」

韋妃白了他一眼道:「自然不可能,武家有那麼多適婚的男子么?不嫁入武家,女兒們總也得出嫁吧?除了武家,我們還可以在朝中選擇一些世家權貴子弟結為姻親,這樣一來,既能緩和我們和武家的關係,又能得到諸多的助力,豈不兩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