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二十九章千騎將

第八百二十九章千騎將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17 00:22  字數:3507

『『爹!′·

楊念祖穿著開襠褲在花叢中一陣撲騰,嘎嘎笑著胡鬧。以他這副模樣,一隻蝴蝶也別想逮到,好在有桃梅和三姐兒幫忙,兩位姑娘捉了只蝴蝶弄得半死不活,丟在花瓣上讓他親手抓到。

抓到蝴蝶的楊大少爺自我感覺非常良好,而且有著強烈的表現慾望,蝴蝶到手,馬上轉身向他老爹報功,吼得中氣十足,說得字正腔圓,經過小蠻的反覆糾正,這貨終於會喊爹爹了。

「嗯!念祖好樣的,真厲害!」°

楊帆躺在搖椅上,向兒子翹了翹大拇指。他在外面龍精虎猛,一回了家就像被人抽去了骨頭似的,就喜歡這麼懶洋洋地躺著。

他的貼心小棉襖正饒有興緻地打扮著她的老爹,楊帆的嘴唇已經被她塗成了紅唇,臉蛋上兩酡紫紅,那是思蓉用紅色花瓣揉碎了用汁液塗的,他的頭上還戴了四五朵各式各樣的花,大的如碗口,小的如酒盅,都是他的寶貝女兒胡亂插上去的。

此時的楊帆被打扮得就像一個媒婆兒,思蓉還不罷休,正採摘了-鮮花·繼續打扮老子力爭把他扮得傾國傾城。

曲池邊、假山側、長廊之下,小蠻和阿奴一著暗紅一著水綠,雙雙倚著欄杆,一邊有一下沒一下地往池裡拋灑著魚食,引得那錦鯉騰躍上下,水花嘩嘩,一邊看著花叢中的父子三人。

小蠻道:「郎君做下這樁大事,一定會陞官的吧?眼看著該去宮裡見駕了,你瞧他,毫不在乎的樣子。」

阿奴道:「這有啥稀罕的?我看吶,郎君現在還真不在乎朝廷給的官兒,現在有這官身約束著,有些事他便做不得,有些譜兒他便擺不得,不然吶·勝似王侯一般,豈不比現在快活?」

阿奴說著不覺便想到了姜公子,郎君今日取代的正是姜公子昔日的地位,如果不是現在做著官·處處需要小心在意,他的排場可不比王侯更勝一籌么?而且還不需要伴虎般侍奉一位君王,何等逍遙自在。

小蠻搖搖頭,道:「郎君素有大志,這個官兒現在還丟不得。對了……」小蠻丟盡最後一把魚食,拍拍素手,向阿奴問道:「你有沒有發現古姑娘有什麼不對勁兒?」

阿奴奇道:「古師有什麼不對勁兒了?」

小蠻道:「自打這次跟郎君出去·回來我看她瞅著郎君的眼神兒就不大對勁了,那樣子,恨不得把郎君一口吞下去似的。」

阿奴紅了臉道:「盡瞎說,說得古師跟深閨怨婦似的,才不是這回事兒,你別胡思亂想。其實是這麼回事,這次古師立了大功,郎君無以為報·便答應替她向崔家提出,讓她一家人脫離奴籍,古師感激涕零·所以才有所異樣。」

「是這樣么?」小蠻眼珠轉了轉,「哼哼」地道:「我就怕這恩報來報去的報不清楚,最後報到床上去。」

阿奴「噗哧」一笑,調侃道:「這是在說你自己么?」

小蠻一聽也紅了臉,急急辯解道:「才沒有!我是我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阿奴還想取笑兩句,忽見長廊盡頭人影一閃,忙道:「好啦好啦,別鬮啦,古師過來了。」

兩個小婦人趕緊止了打鬧,作出一副正經模樣。古竹婷走到她們身邊·好奇地看了眼她們故作嚴肅的古怪模樣,說道:「大娘、二娘,時辰差不多了,是不是該喚阿郎更衣,準備入宮見駕了?」

※※※※※※※※※※※※※※※※※※※※※※※※※

楊帆收拾停當,入宮到了武成殿外·還沒進門,就看見武三思從裡邊出來。楊帆連忙避讓道旁,躬身施禮道:「楊帆見過梁王爺!」

武三思一見是他,不由又想起了他在龍門追在自己屁股後面辯解,一口咬定龍門上的廬陵王確系偽裝的事,偏偏自己當時自作聰明,結果讓那李顯輕而易舉地進了宮。

對於楊帆,他已心存諒解,方才進宮去,他的姑母就曾當面敲打他,說派楊帆去接廬陵王是她的主意,而且把楊帆的生死與廬陵王的安危綁在了一起,在皇帝有言在先的情況下,除非楊帆決心赴死,否則不可能去向他通風報信。

但是,不管如何,楊帆畢竟有負於他,之後雖然向他言明了真相,偏偏他又未予採信,這個臉面丟得太大了,讓他實在放不下身架來跟楊帆平心靜氣地說話,是以只是重重一哼,拂袖而去。他是王爺,而且是武氏王爺,不管是他做錯了還是他誤會了楊帆,都不可能向楊帆低頭。

楊帆望著他的背影苦笑了一下,舉步向武成殿里走去。他當然不奢望現在就能修復與武三思的關係,不過有他在龍門埋的那一筆,和武倒,這條大腿就還有抱的價值。

楊帆到了武成殿上,目光微微一掃,見婉兒正俏立在武則天身旁,心中不由一寬,不管如何,今天不會如上次那般擺出殺人的陣仗來了。

「臣楊帆,見過陛下!」

「嗯!」

武則天淡淡地應了一聲,問道:「碰見梁王了?」

「是!臣於殿外,剛剛見到梁王。」

武則天笑了笑,道:「朕剛才召梁王來,向他說明了委派你去接回廬陵的經過,叫他不可見責於你,改日梁王家宴,朕讓他請你去,介時,你敬杯水酒,稍作歉意也就是了,免得他心裡頭還不痛快。你放心,有朕給你做主呢。」

楊帆連忙欠身道:「謝陛下!」

武則天道:「不過要說起來,這件事還真該理論個清楚。楊帆!」

「臣在!」

「梁王於你有知遇之恩,理當報答。可你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