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二十四章暗度陳倉

第八百二十四章暗度陳倉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14 08:29  字數:3552

天光大亮的時候,眾人早已用過了早餐,打點行裝準備上路了,這時候太平公主才吩咐一聲,不一會兒,眾人就看到廬陵王在太平公主兩個貼身女衛的扶持下從內室里走出來。

這小小的宮室院落里,昨夜曾經有數百人在這裡打架,裡面的每個房間,包括窗底下、櫥櫃里、甚至每一條縫隙、每一塊磚頭都被人搜查過了,根本沒有他的人影,但是現在李顯就從後堂慢悠悠地走了出來。

武三思和武承嗣好像見了鬼,目瞪口呆地看著,根本無法想像他昨夜究竟藏在哪裡。李顯一出來便向眾人連連拱手致歉,畢竟眾人都為他而來,可他卻避而不見直到此時才出來,眾人經過昨夜那場混亂,自然不會有人見責。

其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昨夜那刺客必是武承嗣和武三思派出來的,可是妙就妙在每一個人都裝作不知道,就連武承嗣和武三思自己都裝作不知情,大家見了面,依舊客客氣氣,該殷勤的殷勤,該問候的問候,做足了排場。

廬陵王一到,早已整裝待發的人馬就要出行了,太平公主的八女衛護在最內圍,八座肉山把廬陵王圍得風雨不透,接著是楊帆率領的百騎和內衛,再接著是張易之、張昌宗領來的一團羽林衛,之後是狄仁傑、姚崇、魏知古的南衙禁軍,最外面才是武承嗣和武三思的家將。

太平公主說的明白,不是信不過兩位王爺,而是因為兩位王爺帶來的人是私兵。廬陵王還京。當然要由朝廷的兵馬拱衛,沒有借用梁王和魏王私兵的道理。

武承嗣和武三思此時已經打消了行刺的念頭,哪裡還會在這件事上和她計較,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便離開了龍門。

京里一早就傳出了消息:皇帝聽聞廬陵王在房縣患病。愛子心切,已命職方員外郎徐彥伯往房州召回廬陵王及王妃、諸子,以便回洛陽治病,今日即是廬陵王抵達京城之期。

這條旨意武則天早就擬好了。直到廬陵王安然抵達京城,這才向天下人公布,但是那位職方員外郎徐彥伯只是跟著張易之和張昌宗跑了一趟,自始至終他也不曾露過臉說過話,朝廷只是借用一下他的名字。

召回皇子,當然只需要一道旨意、一位使者就成了。煌煌大唐,天子之子,要回京還能有什麼問題?什麼百騎、什麼內衛,什麼一路的刺殺、什麼重重的驚險。什麼王爺宰相甚至連皇帝的面首都要派出去確保廬陵王的安全。這些事從來就不曾出現過。必須抹殺掉。

儀仗快要抵達洛陽城的時候,武承嗣和武三思兩位王爺以及三位宰相們就紛紛率領他們的人馬離隊而去,張易之和張昌宗則退居幕後。一直不曾露臉的那位徐員外郎騎著高頭大馬走到了頭裡,成了迎王駕回京的使者。

需要明確的是。他是從房州一路迎回的廬陵王。廬陵王不曾住過龍門,龍門山上從來不曾發生過昨夜那樣一場暴亂。

京城百姓一早聽各坊坊正公布了廬陵王還京的消息,待見這樣一支盛大的儀仗入城,不知道的人向人一問也便知道是廬陵王回來了,百姓們登時爆發出一陣陣熱烈的歡呼。

其實廬陵王李顯也好、太子李旦也罷,在百姓中早就影響日微,百姓們只要有飯吃、有衣穿,誰管你皇帝是誰,只是這些年來武則天在朝中種種排斥異己、重用武氏族人的行為不得人心,在民間也因為大興土木、戰爭不利等種種因素威信日益降低。

兩相比較,百姓們對於廬陵王回京自然大為高興,他們寄希望於這位皇子來日能夠繼承大統,勵精圖治,重現太宗、高宗朝時大唐帝國煌煌大國的氣派,重建一個富饒強大的國家。

※※※※※※※※※※※※※※※※※※※※※※※※※

有了太平公主、狄國老和魏相、姚相的護持,有了武三思和武承嗣的確認無疑,有了張易之和張昌宗的親自接迎,有了皇帝派來的儀仗,這個皇子還會是假的么?

沒有人這麼想,因此,洛陽各處城門處的暗哨密探們已經灰溜溜地撤了回去,但是仍在城外的黃旭昶和阿奴還不知道這個即時發生的變化。

當昨日清晨楊帆引著前堵後截的敵人躲上龍門山的時候,黃旭昶就已經抄小道趕到了洛陽城下,不過他沒有即刻進城,而是遵照楊帆的吩咐,帶著廬陵王李顯躲進了附近的一個小村莊。

這個村莊里有牛氏三兄弟,老大種地、老二賣菜、老三做點小生意,在牛家莊里也算中等偏上的人家。這三兄弟的爹就是楊帆府上的那位老管家。

黃旭昶帶著廬陵王躲進牛家莊後,很快就到了牛老管事二兒子的家。不久,牛二就挑著一挑子蔬菜進了城,他一路吆喝著在各坊轉悠,來到福善坊楊帆家時,楊家出來一個廚子,從他那裡買走了兩束韭黃、十幾根黃瓜還有三捆菠菜,牛二便挑著菜筐離開了。

過了小半個時辰,楊家的牛老管事領著幾個小夥計去了南市,沒有人注意他們,即便注意到了,也不會看出那幾個小夥計中有一個人乃是楊帆的二夫人阿奴所扮,當天色近晚,這幾個夥計從南市自家鋪子里扛著幾樣東西回來的時候,老管事和扮成小夥計的阿奴已經消失了。

翌日一早,阿奴護著廬陵王回城了。因為黃旭昶形貌特徵太過明顯,即便對他的容貌做一翻改變,他的身形體征也難以變化,所以阿奴打發他獨自走了北城,掩護廬陵王的重任由此交給了阿奴。

阿奴把廬陵王打扮成了一個屠戶,臉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