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二十二章夜驚魂

第八百二十二章夜驚魂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13 11:12  字數:3624

武承嗣對武三思附耳低語幾句,武三思遲疑道:「此計可行?」

武承嗣急咳幾聲,咳息著道:「不得已而為之,無論如何,當須一試。如若不成,只好讓那廬陵回城,姑母年事雖高,一時半晌卻也不至於歸天,你我再慢慢籌謀便是。」

武三思把牙一咬,點頭道:「只好如此!」

二人匆匆離去,自去安排不提,這邊武氏兄弟一走,本將散去的筵席也就正式散了,天色已晚,沒有人會在溫泉池中泡個沒完,大家簡單洗漱一番也就睡了。

武承嗣的住處,兩位王爺連著一眾屬下卻還沒有睡,二人直接回了武承嗣的住處,又詳細商議一陣,捱到二更天,鄭宇帶著人回來了。

他奉武三思所命回城時,城門已將關閉,他特意吃咐守門官稍晚些關門,那守門官也不傻,今兒一撥撥的跺跺腳九城亂顫的大人物往城外跑,他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也猜得出必有大事,囑咐他的人是梁王的,哪敢不聽,反正城裡街上行人還未肅清,只要卡住城門不許人進出,便晚點關門也無妨。

就這一遲延,恰好又趕上張易之、張昌宗兄弟領著一團的羽林衛衝出城去,這守門官心裡頭更毛了。他又捱了不到小半個時辰,鄭宇就領著召集起來的那些高手出了城,那守門官這才把城門關閉。

鄭宇一行人趕到龍門山上時,已經近二更天了,鄭宇在武三思住處撲了個空,一下王爺正在魏王那裡,鄭宇忙又轉到魏王住處。武三思一見他來,便急問道:「人可都帶來了?」

鄭宇正欲作答,忽又看見武承嗣在座,不免遲疑,武三思道:「不是外人。但說無妨!」

鄭宇暗暗稱奇,不曉得自家王爺和他的死頭對什麼時候成了自己人,只好說道:「屬下已經把人都帶來了,一共九個人,人數雖不多,卻都是懂得高來高去的江湖人,最擅長飛檐走壁的功夫!」

武三思大喜道:「好!有了他們。這個計劃更有把握了。你來,本王將方才與魏王商議好的計策說與你聽。」

武承嗣在一旁用手帕捂著嘴巴只是不停地咳嗽,越到晚間,他咳得越厲害,說話費勁,只好聽著武三思安排。

武三思伸出手指。點了一點酒水,在案上划了幾筆,沉聲道:「這是廬陵王住處,與本王所居宅院規格、樣式相同,主宅在這裡……」

武三思唾沫橫飛地講了小半個時辰,這才住口道:「可都記住了?」

鄭宇輕輕點了點頭,一旁久未說話的武承嗣這才問道:「那九個人……可有人識得?」

鄭宇已經得了武三思吩咐。倒不隱瞞,恭聲答道:「王爺請放心,這幾個人都是江湖中人,有的曾是獨行大盜,有的曾是梁上君子,不但作慣了雞鳴狗盜的事情,而且要麼背負大案,要麼身負人命。都是四海通緝的囚犯。

梁王惜其本領,招攬入府,以客卿相待,身份十分隱秘,平素並不與外人來往,便是有人失手,也無法證明他是咱們派出去的人。」

武承嗣點點頭。道:「這些人終究是江湖人,一群惟利是圖的凶頑,只可利用,不可信任。真正大事還要交給你們。譚進!」

門外立即閃進一人,向武承嗣抱拳一揖:「屬下在!」

武承嗣道:「你跟這位鄭壯士一起去,只要你們能完成任務,本王和梁王皆有賞賜,叫你們一生富貴榮華,享用不盡!」

譚進喜上眉梢,連忙應是。

三更天,幾道人影悄然閃出了梁王居所,因為山上各處宮室建築連綿成一片,彼此間相隔距離不大,有些擅長高來高去的輕身功夫的人乾脆從房頂而行,穿房越脊,如狸貓一般靈巧。

很快,梁王府和魏王府的侍衛們也秘密行動起來,悄然集結,沒有隻言片語,似乎在靜靜地等待著什麼。

劉惜悌是個雅盜,專偷大戶人家,而且偷東西也不是窮凶極惡,逮著什麼金珠玉寶都能拿多少是多少,不是入得了眼的寶貝他是懶得動手的,以他這般作為和高明的身手,一般來說還真很少落下把柄,何況他還有個身手不遜於他的堂弟劉尚飛相助。

可是,這個雅盜還有個毛病,喜歡偷香。在揚州作案的時候,他進了一位長史府中,巧巧的就闖進了一個美人兒的閨房,那美人兒薄衾半掩,露出兩條粉光緻緻的修長大腿,看得劉惜悌慾念大熾,竟爾采了這朵嬌花。

那美人兒是長史的一個小妾,吃了暗虧也不敢聲張,劉惜悌嘗了這美人滋味兒便有些念念不忘,過了兩日案子發了,又只聞長史家報說丟了東西,隻字未提這美人兒失身的消息,劉惜悌料她是愛惜名節不敢聲張,於是賊膽一漲,又去了長史家一趟。

這劉惜悌的長相也還一表人才,再加上那位揚州長史府上嬌妻寵妾不下數十人,雨露均沾之下,三五個月她也不曾得一次雲雨,一來二去這偷與被偷的竟爾成了和姦。劉惜悌對這美人兒動了真情,什麼底細都跟她說了,不想後來事機敗露,這美人兒被主人一嚇,竹筒倒豆子,把她所掌握的情況都供了出去。

劉惜悌這一下連老巢都被人刨了,無奈之下這才和堂弟劉尚飛逃到北方,被近年來野心日益膨脹的武三思招攬入府。這兩位本就是偷雞摸狗的梁上君子,身手極其高明,靴底還加了特殊的東西,行走在溜光水滑的琉璃瓦上也是如履平地,竟爾被他們悄悄摸到了廬陵王的卧室上方。

二人蛇一般沿著房檐滑下去攀住亭柱,對視一眼,突然飛身撲向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