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二十一章再生一計

第八百二十一章再生一計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13 00:30  字數:3720

狄仁傑來了,是叫人抬進來的。

同樣作為客人的武承嗣、武三思、魏知古還有姚崇紛紛上前向國老見禮。武三思見了禮之後,卻陰陽怪氣地道:「國老,你都病成這副樣子了,還跑到龍門來做什麼?此地夜深風寒,小心於你的病體不利呀。」

狄仁傑沒有理他,自有姚崇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說是狄國老因為久病不愈,也想試圖用溫泉水調理病體小說章節。狄仁傑只是定定地看著廬陵王,微微一笑,臉上滿是欣慰之色。

這廬陵王雖是古竹婷假扮的,可是面對這位操勞一生的耿忠老臣,古竹婷也是深懷敬意,她趕緊讓人把狄仁傑抬到上座,鄭重其事地向他深深一揖,以表心中敬意。她那發自於心的舉動看在武三思和武承嗣眼中,自然更是加強了這個廬陵王才是真的看法。

狄仁傑病體很是虛弱,叫人在背後墊了靠墊坐起來,說話依舊很吃力,不過他也不需要說太多話,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憑他的身份資歷、憑他四朝元老的廟堂地位,就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放肆。

眼見廬陵王無恙,狄仁傑或許是放下了心事,心中歡喜,居然多說了幾句話。雖然他的聲音很輕微,說的也只是見到廬陵王時該有的一番禮儀用語,狄光遠聽在耳中還是激動不已,他以為廬陵王安全歸來的喜訊讓老父大喜之下病情已經有所減輕了。

今日這場晚宴的規格當真不小,此時已經是三個王爺、三位宰相、一位公主、一位郡主,龍門山上當真是皇親國戚、權貴重臣,濟濟於一堂了。

只不過,大家來的都很匆忙,酒席宴上既沒有歌樂。也沒有舞蹈,堂上眾人各懷鬼胎,廊下侍衛劍拔弩張。廬陵王據說是兩胯磨腫了,走路都困難。武承嗣成了癆病鬼,時不時就要咳幾聲,狄仁傑連咳嗽的力氣都沒有了,這酒宴的氣氛又怎麼好得起來。

武三思和武承嗣在狄仁傑到來之前,就已確認廬陵王的身份,此時連廬陵王一黨最重要的人物狄仁傑都強拖病軀上山保駕,他們心中更是再無懷疑。目的既已達到。又沒有機會下手,他們就沒有興趣繼續飲宴了。

武承嗣現在只想早些離開,以便與武三思商量一個對策。苦捱半晌,武承嗣便咳嗽兩聲,對廬陵王和太平公主道:「今日酒筵只為慶祝廬陵王歸來。如今目的已達,而廬陵王、本王與狄國老身體又都有不適。我看大家酒興已足。不如早些散了吧,大家泡個溫泉,也好早早歇息。」

太平公主微微一笑,道:「本宮也正有此意,卻不想被魏王說在了頭裡。阿兄,我看你一路遠來。臉上已有倦容,想必路上休息的也不踏實,不如這便散了吧。」

古竹婷所扮的廬陵王連忙點點頭,以手撫須道:「魏王與太平所言甚是。既然大家已然盡興,而國老與魏王身體又有不適,我們不如……」

古竹婷一語未了,便被一陣清朗的笑聲打斷了:

「哈哈哈哈,這龍門山上今夜好不熱鬧!」

「是啊,五郎,我們可是來遲了呢。」

「來遲了不打緊,怎也要先喝一杯廬陵王的洗塵酒才是。」

兩個聲音一唱一和地從殿前傳來,眾人紛紛向堂下望去,就見兩排燈火如晝,兩行侍衛如槍,中間並排走著兩人,一襲輕袍、白衣如雪,身材修長仿如玉樹。

二人並肩走到階下時,這裡燈光最亮,明亮的燈光映在兩人如玉的肌膚上,那姣美的容顏居然反射出一層淡淡的光暈。原來是張昌宗和張易之到了。

兩人來得突兀,又不曾有人先行進來通報,堂上眾人都是一愣,全未注意到走在二人身後的楊帆。

「好漂亮的……一雙男子!」

李裹兒望著突然出現的一對玉人,不由摒住了呼吸。

對於美麗,不管男女都會本能地生起欣賞之意,這兩個美少年,水色的清眸明凈無垢,刀削樣的鼻樑筆挺俏美,一種陰柔的有些不似真人的柔美相貌,再由那一身飄然裝束相襯,風度翩躚,仿若仙人。

「他們是誰?好漂亮的男子!」

李裹兒在心底里暗暗驚嘆了一聲,一錯眼珠便看到了楊帆。楊帆正在門邊的亭柱旁站住,樑上透下的陰影,讓他的臉龐有一多半隱在燈影之下。他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張揚地步入殿堂的張氏兄弟,笑得非常神秘。

那種神情有種叫人讀不懂、看不透的味道,彷彿一座插雲的山峰籠在團團迷霧當中,你能意會它的峭立,是因為它展示給你看的迷霧之下的部分,而不是那重重迷霧之中的插雲之鋒。

同這兩個意氣飛揚的白衣少年不同,楊帆的容顏或許不及他們秀美,卻有一種陽剛的味道,楊帆的神彩或許不如他們張揚,卻有一種沉穩內斂的含蓄。站在一個女人的角度去欣賞的話……

李裹兒看看楊帆,再看看那兩個風度翩翩的美少年,一時間竟有種難分伯仲的感覺。

武三思訝然站起,疑惑地道:「五郎、六郎,你們怎麼竟然到了這裡?」

武承嗣卻已經明白過來,不由狠狠地盯了太平公主一眼。

張昌宗看到李顯旁邊的李裹兒,雙目頓時一亮,心中暗嘆:「好一個靈秀女子,容色照人,不可方物!宮廷王府、名門權貴家的美人兒我見得多了,竟無一人比得上她,便稱她是我朝第一美人兒,想必也沒人反對的。」

張易之比乃弟要成熟多了,雖說張昌宗最美,號稱蓮花六郎,最得武則天寵愛,但論心計城府遠不及他兄長,是以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