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一十四章巧舌

第八百一十四章巧舌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10 00:51  字數:3667

李裹兒盤膝坐在榻上,微微側著頭,不安地咬著小指。古竹婷安詳地坐在鏡子面前,似乎在端詳著鏡中的自己,看看還有什麼容易露出紕漏的地方。

李裹兒咬了一陣小指,忍不住對古竹婷道:「古侍衛,你說……楊校尉見了那個梁王會怎麼樣?」

古竹婷乜了她一眼,很有女人味兒的一眼,卻沒有說話。李裹兒不以為忤,繼續道:「梁王一直想殺我爹,而楊校尉是保護我爹的,你說他們兩個遇見了,會不會馬上大打出手?」

古竹婷又乜了她一眼,還是沒有說話,李裹兒想的興奮,語調也快起來:「你說他們要是打起來,梁王是個王爺,平時養尊處優的,應該不會練就一身好本事吧,那楊校尉會不會一刀就把他宰了?」

古竹婷嘆了口氣,打斷了李裹兒的白日夢:「郡主,就算明知道那些刺客是梁王派來的,甚至已經有真憑實據在手,楊校尉也是不可能跟他動手的,官家自有官家的制度。」

李裹兒聽了不禁又緊張起來:「那……那楊校尉不是很吃虧?楊校尉不能動手,可梁王卻毫無顧忌,這怎麼辦?」

李裹兒雖然聰明,可她幼居深山,許多方面的見識比一個村姑也強不到哪兒去,古竹婷只好又耐心地解釋道:「雖然梁王肆無忌憚,可官場就是這樣子,哪怕兩個人斗得你死我活,哪怕人人都知道他們之間水火不容,可面子上該講究的東西還是要講究。

梁王可以派出人去刺殺廬陵王,可以讓每一個人都知道那是他派出去的人,但他不會自己動手,也不會讓他的人當著他的面動手,就這麼一層窗戶紙,可它就是不能戳破。官場也好,世家豪門也罷。大都如此。」

李裹兒還是不理解,明明兩個人都已經斗得你死我活了,還要留著那麼一層虛偽的面具做什麼。她困惑地問道:「那……你說楊校尉見了梁王之後,兩個人會怎麼樣?」

古竹婷摸索著臉頰的手指微微一停,露出幾分好奇神色,悠然答道:「我也想知道……」

……

「王爺!臣楊帆,見過王爺!」

楊帆獨自一人快步迎下山去,武三思剛從馬上下來。一抖袍裾正要上山,忽見楊帆疾步如飛地迎下山來,不由重重一哼,止步停身,冷冷地看著他。

楊帆提著袍袂,邁著小碎步一溜小跑地趕到武三思身邊,兜頭便是一揖:「臣楊帆見過王爺!臣有失遠迎,還請王爺恕罪!」

武三思「哈」地一聲怒笑,冷冷地道:「豈敢豈敢,楊帆。你好本事啊,聖上如此信重於你。本王豈敢見怪!」

楊帆麵皮子一緊,惶恐地道:「臣是皇帝的臣子,也是王爺的門下,王爺這麼說,臣可是惶恐不勝,惶恐不勝啊!」

武三思氣極而笑,拿馬鞭向他一指。怒聲喝道:「楊帆!你還敢說是本王的門下!皇帝命你接廬陵還京,本王居然一直蒙在鼓裡,你真是本王的好門下啊!如今還敢說這樣的話來調侃本王!」

楊帆慌忙道:「臣不敢!臣實是滿腹苦衷。還請王爺借一步說話!」

武三思把馬鞭用力虛空一抽,大踏步地向前邊溪流旁一座五角小亭走去。楊帆馬上踮著腳尖亦步亦趨地隨在他的身後,一副奸臣相。

武三思到了亭里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冷冷地睨著楊帆道:「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楊帆欠身道:「臣沒話說,只是向王爺請罪!」

「哈!」

武三思一聲冷笑,陡然站起身來,就要向亭外走。楊帆立即道:「陛下密召楊帆時,曾經當面下了一道旨意,廬陵活,楊帆活!廬陵死,楊帆死!楊帆一門老少,全在皇帝掌握之中,臣敢問王爺,你說臣該怎麼辦?」

武三思陡然止步,一雙豹眼冷厲地掃向楊帆。楊帆容顏慘淡,目中隱隱有淚光閃動著,武三思不禁沉默下來。

這年頭,像先秦時代那樣一條筋的死士不多了,就算是那個時代的死士,以死報主前,又有幾個不對妻兒有所託付?他對楊帆是不錯,但是值得人家拋妻棄子?就算是他府上那些家將,如果明知必死還要饒上一家人的性命時,肯不肯毫不猶豫地為他做事呢?

楊帆道:「王爺對楊帆恩重如山,便是以死相報,臣也在所不辭!可是,臣幼失枯恃,如今只余嬌妻幼子,他們皆在大內高手的掌握手中,臣實在是沒有法子呀。況且,派去接廬陵王還京的人雖以微臣為首,但皇帝最信任的還是內衛,自打接了廬陵王出來,臣也只是負責通盤計劃,守在廬陵王身邊的一直是內衛的高都尉,王爺也清楚,高都尉職銜比我還高,許多事也由不得我做主。」

楊帆現在還不想跟武三思公開決裂,哪怕他對自己不如往昔信任,只要他心中還有一絲猶豫,對自己總是有利的,因此不遺餘力的撇清自己。楊帆說著還擦了擦眼角,結果大概是因為心中太過委屈,一時沒忍住,淚水反而止不住地流下來,一時滿臉淚痕。

武三思見他淚下如雨,心中的恨意又淡了幾分。

楊帆暗想:「靠!這芥茉抹多了,快辣得我睜不開眼了。」

武三思站定身子,臉色陰晴半晌,方自冷冷地道:「廬陵王在山上?」

「在!啊不,不……不在……」

「嗯?」廬陵王冷冷地盯了他一眼。

楊帆低著頭,努力忍著芥茉的辛辣味道,面孔扭曲,看在武三思眼中,倒似他心中正在掙扎不已。

武三思見狀,便加了一把力,和緩了聲音,道:「如今你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