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一十三章八仙過海來

第八百一十三章八仙過海來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9 11:41  字數:3467

楊帆眯起眼睛看著,李裹兒心頭怦怦亂跳,說她不緊張是假的,薄薄的下唇已經咬得發白了,但是看一眼楊帆,見他鎮定自若,李裹兒的心又安了下來。

「啊!原來是他們……」

楊帆輕呼一聲,臉上露出了輕鬆的笑意,李裹兒盯著他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不是敵人吧?」

楊帆扭頭對她微笑道:「是你姑姑的人!」

「我姑姑……」

李裹兒腦海里對所有的親戚都只是一個抽象的名詞,她沒有見過其中任何一個,想了一想才驚呼道:「太平公主!」

楊帆道:「沒錯!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派來的侍衛特徵實在是太明顯了,八個膘肥體壯的女相撲手,把那雄駿的戰馬都快壓塌了,她們每人後邊都帶著兩匹馬,從洛陽城到伊闕龍門這麼短的距離,她們要連續換乘,才不至於把馬壓死。

上山的時候就更費勁兒了,這八個胖大的娘們兒自身體重驚人,走不了幾步便呼呼直喘,雖然太平公主已經下過命令,要求她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龍門,務必把廬陵王保護起來,可她們實在是快不起來。

她們一停,龐大肥碩的身子就把整條山路都堵死了,後面那些普通侍衛只能停下來等著她們喘氣。

山坡上,李裹兒一雙眼睛瞪得溜圓,吃驚地道:「這……這是我姑姑的人?她們走路都費勁兒,能保護我們嗎?」

楊帆睨了她一眼道:「一個不會水的絕頂高手掉到河裡的話,一個會泅水的村野頑童也能要了他的性命。什麼本領都是相對的。要在適合他的環境里才能發揮。爬山,她們不行,如果平地搏鬥,就這八個人。一個我對付得了,兩個也勉強,三個我會敗,四個我會死。如果八個一起上,我就算想逃都不可能!」

李裹兒艱難地做了個吞咽的動作。

楊帆笑笑,又道:「你姑姑一共就只這八個相撲高手,以前不管走到哪兒,至少要帶其中兩個防身,如今八個全都派了來,你姑姑……對你們真的很好。」

李裹兒默默地點了點頭。

八個女相撲手終於爬上了山,如同打盹的猛虎般喘息了一陣之後,才向人問起廬陵王的所在。山上的武僧已經得了楊帆吩咐。沒有阻攔她們上山。還派了一個武僧出面,引著她們向楊帆這面走來。

「楊校尉!」

八個女相撲手都是見過楊帆的,其中幾個還聽過楊帆和太平公主的牆根。大家都是熟人,也不需要什麼客套。八女向楊帆拱手一禮,其中一人便向前一步,直截了當地道:「請問哪一位是廬陵王殿下?」

她說著,眼睛已經看在古竹婷身上,伴在楊帆身邊,年歲相貌特徵又符合的,也只有這一位了。

楊帆側身退了一步,肅手道:「這一位,就是廬陵王!」

八女及身後一眾佩刀侍衛立即向古竹婷齊齊一拱手:「太平公主府侍衛,見過王爺!」

「好!好!眾壯士平身,太平妹子……還好吧?」

古竹婷一臉驚喜交集,對廬陵王此刻應有的神態和反應扮得惟妙惟肖。

還是那八女的頭領代大家答道:「公主安好,卑職等奉命趕來龍門時,公主進宮去了,想必馬上就會趕來!」

「好!好好!」

本著言多必失的原則,古竹婷沒有多說話,反正廬陵王在黃竹嶺一關就是十六年,現在什麼性情也沒人知道。

楊帆又道:「這位,是王爺的幼女,裹兒郡主!」

如今提到李裹兒的官方身份了,本不該對人說起她的閨名,奈何這位郡主是她父親被發配房州的路上出生的,皇家不聞不問,根本就沒給過她封號,只能暫且用她的名字。

眾人又向李裹兒行禮,李裹兒的漂亮臉蛋激動的通紅,艷若桃李。

她自出生直到此刻,才真正感覺到自己身份的尊貴,雖說此前楊帆等人也對她禮敬有加,可那畢竟是在逃亡路上,倒是不曾感受到這麼畢恭畢敬的態度。

「免……免禮……」

李裹兒激動之下,甚至有點結巴,一句話說出口,卻又迅速恢復了平靜,很快地代入了這個新身份。她不再是一個低賤的囚犯,而是國朝的郡主!

這邊正敘禮說話,遠處又是人喊馬嘶,此時太陽即將落山,暮色已然出現,山下寂寥,別無行人,所以那突兀出現的一行人顯得分外突出。

因為太平公主府的人都在,楊帆這次沒有和古竹婷和李裹兒開玩笑,只是望著那一群越奔越近的人,在心底里喃喃自語道:「這第二路諸侯,又是何許人呢?」

※※※※※※※※※※※※※※※※※※※※※※※※※※※

魏知古和姚崇是從政事堂出來的,沒帶多少家將,不過他們是宰相,而宰相按照大唐的規矩是兼領南衙十六衛禁軍的,北衙禁軍則直屬皇帝。

雖說武則天登基後,由太子統領的東宮六率直屬衛隊削除了,宰相的權力也被削弱了,不復有直接調兵的權力,但是名義上宰相依舊是南衙禁軍的最高統帥,所以他們出行由禁軍配備了一支警備力量。

魏知古和姚崇就率領著他們這支衛隊風馳電掣地出了定鼎門,今天守定鼎門的老軍可是開了眼了,一個又一個的大人物都是領著大隊人馬跟救火似的衝出去,不知城外出了什麼熱鬧。

魏知古和姚崇快馬加鞭,正向龍門方向急奔,忽見前方一隊人馬,中間一乘軟轎,魏知古心裡登時一沉,暗道:「狄公!」

那支隊伍聽見後面人喊馬嘶,扭頭看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