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一十章護法

第八百一十章護法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8 01:43  字數:3827

李大勇本來瞧著河道不算很寬,橋的樁子也在,以為過河很容易,不料隨便找來些樹木想要搭橋,卻屢屢失敗。他們若是徒步過河,憑他們的身手大多也可過去,但是馬匹就為難了。

李大勇手下一個兄弟,平時大家都叫他小渥的,身材瘦削,一臉機靈相,眼見如此模樣,便道:「大哥,我nǎinǎi說過,凡是四條腿的,都會水。咱們騎馬泅過去!」

李大勇看著滔滔河水,揪了揪大鬍子,道:「那你試試。」

小渥馬上翻身上馬,雙腿一磕馬腹,喝道:「去!去!」

那馬倒聽話,「卟嗵」一聲就跳進了河裡,向前走了片刻,整個身子便往水裡一沉,緊接著便了浮起來,小渥大喜:「哈哈!大哥,你看,我nǎinǎi沒說錯吧,真的過得去!駕駕,喔喔!啊啊!」

那河道雖不算寬,河水卻又急又深,小渥胯下那匹馬向前撲騰了幾下,足下無根,被湍急的河水一衝,便向下游飄去,小渥騎在馬上又是勒韁繩又是踹馬鐙,惹得那馬急了,險些沒把他晃下馬背。

小渥只得放棄掙扎,雙手抱住馬脖子,放聲大呼:「大哥,救命啊!」

李大勇氣得直翻白眼,旁邊幾個兄弟趕緊把腰帶解下來,等腰帶連成一條長索,小渥已浮浮沉沉,順流而去了。

李大勇沒好氣地命令一個手下拿著那條腰帶串成的繩索,騎馬沿河追了下去,然後領著**個提著胯褲的兄弟望著滾滾而去的河水發獃。

他們一幫人哪懂得搭橋,無奈何只得派人去附近村莊僱人,李大勇就眼巴巴地守在橋頭。

鄭宇在得知楊帆等人過河以後,馬上返身往回走,一路狂奔,快到洛陽城的時候,前方出現一條岔道,道上一座石橋,正是通向龍門方向的,鄭宇想也沒想,便率領手下向那條道路拐了下去,只命令兩個人趕回洛陽城,向守在城門處的同伴示jǐng。

從洛陽城到伊闕龍門就只有這一條道,道路兩旁高者齊腰、低者及膝的各種莊稼綠油油的向著朝陽舒展著身體,倍兒精神。

鄭宇一行人一口氣兒跑到伊闕,一路上都沒撞見楊帆一行人,瞧見田間已然有人勞作,便向那農夫打聽了一下,那農夫拄著鋤頭站在田間,聽他們說明來意,頷首笑道:「是有這麼一群人,行色匆匆、十分狼狽,奔著山裡去了,那是些什麼人吶?」

「賊!」

鄭宇冷笑一聲,提馬一鞭,便向山中闖去。

如今正是chūn天,山中常有香客出入。其實武則天崇佛,洛陽城內就有大小寺院無數,但是有些信徒總覺得路走遠些才虔誠,建在山裡的菩薩才靈驗,城裡的寺廟銅臭味兒太濃,所以這龍門香客不斷,有些來得晚了,就住在寺廟裡,次

ì才會離開。

鄭宇一行人進山的時候,就看到一些早歸的香客正陸陸續續從山中出來,鄭宇又向這些人詢問。

楊帆一行人的目標過於明顯,無法隱藏,這些香客還沒下山時,在半山腰時就見到了,聽這一行鮮衣怒馬的豪客詢問,那香客便好心指點,說那先來的一批騎馬客人繞到後山去了。

山後就是溫泉山,溫泉湯監的地盤,那是皇家禁地,尋常人是不能過去的,鄭宇自恃是為梁王武三思辦事,滿朝上下,除了皇帝,數他們王爺最大,心中也不在乎,領著人馬便又浩浩蕩蕩殺向溫泉山。

鄭宇在蜿蜒直上的石徑路下勒住坐騎,舉首仰望,只聽山上傳出「咴溜溜」一聲馬嘶,鄭宇冷笑一聲,道:「下馬,上山!」

一行人紛紛下馬,把馬拴在山上,拔出利刃,便沿著青石小徑氣勢洶洶地向山上爬去,剛剛爬到第一道石牌坊前,就聽前方一聲大喝,從牌坊後面、樹立之中,「噌噌噌」地躍出一群人來。

這些人身手矯健,動作利落,躍出的方位雖然不同,躍出的方式也不同,有的閃出、有的跳出、有的凌空一翻、有的一溜筋斗,但是站定時卻是筆直的一排,光是這股子整齊勁兒,就叫人刮目相看。

鄭宇嚇了一跳,一瞧這些人俱著灰袍,頭戴竹笠,腳穿芒鞋,褲腿打著倒趕千層浪的綁腿,手中都提著一根烏沉沉的哨棒,棒尖斜指地面,視線直追棍尖,因而只能看得到他們一點下巴。

鄭宇喝道:「你們是什麼人?」

當中一個灰袍人沉聲道:「皇家禁地,爾等明火執仗,意欲何為?」

鄭宇在這天子腳下,當然不能自承身份,遺人話柄,再說他們平時都是驕橫慣了的人,向來說一不二,哪有讓人逼問來歷的事兒,一言不合,當即喝令出手,既然不能順利上山,那就手下見真章吧。

兩下這一交手,鄭宇才知道這群人來歷,交手中,有的灰袍人被打落了斗笠,露出光溜溜一顆大頭,頭頂上還有兩行戒疤,鄭宇這才曉得這些人是龍門山上不知哪家寺廟的武僧。

這班禿驢,每

ì里無所事事,吃飽了念念經,全當是練習吐納了,其他時間就是舞槍弄棒練習拳腳,一個個鋼筋鐵骨,氣血極旺,動起手來比起他們這些以技擊之藝自矜的江湖人還能打。

最可恨的是這班禿驢還有幫手,眼見他們人多勢眾,不知哪個和尚發一聲喊,樹叢中就似蹦出了一群猢猻似,又是一群提著烏沉沉大棍的武僧殺將出來,加入了戰團,這個喊著師兄、那個叫著師弟,把一條條棍棒舞得車輪一般。

鄭宇一幫人被打得頭破血流、鼻青臉腫,實在抗不住了,只得且戰且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