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零七章原來是你?(第三更)

第八百零七章原來是你?(第三更)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8 01:43  字數:3356

ì一早,楊帆一行人整裝待發,不知他們底細的客棧掌柜倚著門框,暗暗慶幸著這些能把本縣班頭兒嚇得屁滾尿流的怪物們總算是走了。楊帆一行人就在掌柜的熱烈歡送的目光下離開了魯山縣。

楊帆一行人在魯山縣堂皇現身,為的是吸引刺客們的注意,雖然引蛇出洞計劃失敗,消息還泄露了,但是刺客們未必來得及獲知最新消息,而且刺客不只來自一家,其他派系的刺客得到消息的時間會更晚,所以他們依然會遇的圍追堵截。

楊帆一行人的目的就是要吸引刺客的注意,為廬陵王返京創造條件,所以只要真相還沒有被所有派系的刺客們獲悉,他們就依舊有價值,也依舊會成為刺殺目標,因此楊帆很謹慎地派了哨衛前行。他想吸引火力,可不是想真的一頭撞進包圍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出城不遠,前哨傳來消息,有近百騎守在前方通往龍興縣的大路上,這麼多身懷利刃、策馬而立的人根本沒法隱藏,看來是有什麼人已經忍無可忍,直接從刺客轉化為強盜,打算公開動手了。

楊帆一行人立即折向東方,離開大路,落荒而逃。在前方大路上擺開陣勢的正是李大勇,李大勇把武承嗣的人集中了起來,意圖與楊帆決一死戰,不成想楊帆一行人卻避而不戰,遁入荒野。

李大勇聞訊馬上揮軍殺來,一追一趕間雙方到了平頂山腳下,又有一路來歷不明的刺客聞訊趕來,加入了戰團。楊帆且戰且走,一路向南撤退,一直逃到葉縣境內,於黃昏時分逃上了一座高山。

這一路逃得好不狼狽,好在楊帆無心戀戰,廬陵王又是假的,危急時刻這位假廬陵王乾脆棄了車子騎上了駿馬,所以逃得甚快,倒是沒有給這支護衛隊伍造成太大傷亡。

山上,李裹兒一瘸一拐地走向楊帆,她不精馬術,路上被蘭益清等女衛們輪流帶著,顛得兩條大腿都腫了,走起路來很吃力,像個蹣跚學路的孩子。李裹兒擔心地看看山下追兵,憂心忡忡地道:「我們被堵在這兒了。」

楊帆微微一笑,安慰道:「無妨,後面是連綿的山脈,只要我們往裡邊一避,就算他們派來數萬大軍也休想得手,在這種地方,他們是抓不住我們的。」

李裹兒聽了心中方自略安,張溪桐探頭看看山下,卻不放心地道:「他們會不會攻上山來?」

楊帆深沉地道:「我倒希望他們會攻上山來,山下百十號人,如果能被我們吸引在這兒,呵呵……」

內部出了姦細而且已經把廬陵王真實行蹤泄露於刺客的事情,楊帆還沒有宣布,所以這些百騎和內衛都以為自己的使命依舊是充當吸引刺客的活靶子,因此對楊帆的話深以為然。

山下面,兩撥一路追殺而來的刺客匯聚到了一起,似乎在相互通報身份,簡單的停頓之後,他們便兩路合作一路,棄馬步行,向山上逼來。

逃到山上的百騎和內衛剛剛歇過一口氣兒來,眼見敵人要上山,只好打起精神準備據險而守,這時候夕陽下忽然又有幾騎快馬遠遠馳來,不一會兒到了山腳下。又過片刻功夫,山下看馬的人忽然大聲呼喝起來,把剛剛爬了半截山路的刺客們叫了下去。

山上的百騎和內衛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就見那些刺客們下了山,紛紛騎上駿馬,一股腦兒地絕塵而去。

山上的百騎和內衛們見此情景不禁目瞪口呆。

魏勇撓撓後腦勺,愕然道:「奇怪,這些刺客跟死了娘似的跑什麼,趕回去奔喪么?」

張溪桐突然醒悟過來,失聲叫道:「不好!他們一定是知道了廬陵王不在這裡的秘密!」

魏勇乜了他一眼,不屑地道:「你懂個屁!他們怎麼可能知道……」

話未說完,他的臉色就變了,兩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地道:「有內奸!」

楊帆泰然道:「不錯!在我們之中,有一個內奸!」

他的目光倏然掃過眾人,只見人人面露驚色,越子傾已憤然道:「我們之中有內奸?誰是內奸?」

眾人茫然四顧,個個露出jǐng惕之色,有的人已下意識地和身邊的人拉開了距離。

楊帆冷眼看著,淡淡一笑,道:「有內奸不假,不過幸運的是……」

他的目光又飛快地在眾人臉上掃視了一圈,這才介面道:「幸運的是,內奸已經中了我的計了!」

眾人愕然看向他,黃旭昶忍不住問道:「中計了?中了什麼計?」

楊帆微笑著看著他,問道:「怎麼?黃旅帥終於忍不住了?」

黃旭昶先是一怔,隨即勃然大怒:「你這是什麼話,難道你說我是姦細?我只是問出了大家都想問的話而已!」

楊帆輕輕鼓掌笑道:「精彩!當真精彩!黃旅帥,真是難為了你,以你這般道行,我覺得該讓你到宮裡當個伶人,說不定能混到大供奉的地位,呵呵!」

「你他娘的放什麼屁……」

黃旭昶大怒,就欲沖向楊帆,不料站在楊帆身邊的「廬陵王」忽然鬼魅般一閃便到了他的面前,掌中寒光一閃,一柄鋒利的匕首便緊緊抵在了他的心口,黃旭昶登時便不敢動了。

黃旭昶怒不可遏,氣得胸膛起伏,大叫道:「楊帆!今天你要把話跟我說清楚!今兒你這般冤枉我,這個梁子咱們算是結定了,你不給我一個交待,我絕不罷休!」

楊帆淡淡地道:「交待?我當然要給你交待的。」

他看了看圍攏到周圍,個個面露驚色的百騎和內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