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零六章失密

第八百零六章失密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7 01:08  字數:3527

「廬陵王」笑了笑道:「不妨事的,不過我需要購買些藥材重新調配易容藥物,這魯山縣太小,所需藥材恐怕不全的,不過有些東西是可以用別的來替代的,效果雖然差些,照樣能夠以假亂真。」

她淡淡地道:「畢竟不可能有外人闖到我身邊來仔細看的,如果真的讓外人走到了我的身邊,那時我易容與否、像與不像其實也沒什麼用處了。」

她的聲音柔和悅耳,絕對的女人聲音,聽過她聲音的都知道,這就是她,就是古竹婷!

其實這一路下來,雖然楊帆已經宣布王爺是假的,是古姑娘假扮的,但她一路上不管人前人後,始終以廬陵王的聲音和形像示人,舉止作派也與廬陵王一般無二,平時一副木訥的樣子,遇敵時驚慌與遲鈍的反應也全無二致。

一開始大家還暗贊古姑娘居然以假亂真到如此地步,但是漸漸的,很多人悄悄產生了懷疑,認為楊校尉是在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這個所謂的假廬陵王才是真的,真真假假,故布迷陣。

可是眼下「廬陵王」這一開口,確實是古竹婷的聲音,她的臉上還露出一塊絕對屬於女人的肌膚,眾人就不能不信了,原來楊校尉真的那麼大膽,真的就只讓許良和高瑩兩個人護著王爺走了。

楊帆眉頭一皺,道:「我們吸引刺客,為王爺開路的計劃才剛剛開始,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讓刺客看出破綻。我陪你去尋摸所需要的藥品,你務必得馬上重新裝扮起來。」

「廬陵王」點頭答應,李裹兒雀躍道:「我也去,這一路上我都快憋瘋了。」小郡主此刻是眾人當中身份最尊貴的人。她當眾提出了要求,楊帆也不好拂逆,只好答應下來。

蘭益清道:「校尉,姐妹們也需要去外面買些東西,這一路上很多東西都用光了,姐妹們很是狼狽。再接下來我們怕是要一路驚險,想再進入城阜的機會都會大減,所以……,你看……」

蘭益清這一說,許多女衛便悄悄紅了臉蛋兒。女人出門比男人麻煩的多,即便她們扮成男人時,內里也是女的,她們所必需的東西可不是胭脂水粉、描筆眉黛,而是因為男女生理特徵的不同。必須要準備的一些東西。

蘭益清雖然說的含蓄,可是當著這麼多的男人提到這件事。眾女衛難免有些難堪。

楊帆想了想。道:「成!反正店裡也沒什麼需要照看的,除了受傷的幾位,其他人都可以出去走走,不過你們要記住,每伙人最少要兩人同行,而且其中必須要有一個女子。你們這些百騎出來的傢伙好勇鬥狠,最愛惹事,我可不希望再鬧出房陵那麼一檔子事。內衛的人給我看著他們!」

眾人紛紛答應,相互約好結伴出去。有的乾脆好幾個人結成一夥兒,等到室內一空,只剩下楊帆、「廬陵王」和李裹兒、黃旭昶的時候,楊帆低聲對黃旭昶道:「魯山縣是我們北返必經的第一處城池,他們在此處必有聯絡人,內奸若有行動,當在今日!」

黃旭昶把大眼一瞪,眸中露出一絲猙獰的殺氣:「我明白!等我把這個吃裡扒外的混蛋揪出來,哼、哼哼!」

※※※※※※※※※※※※※※※※※※※※※※※※※※

魯山縣館驛新近入住了一位路經此地的官員,他的具體身份並沒有人曉得,也沒有人知道他究竟要往哪裡去。一直以來,南來北往路經此處的官員,除非是公務不急,想在沿途看看風景,又或者要拜訪當地的親友,否則在館驛里住的時間都不會超過兩天。

魯山是個小縣,沒有什麼別緻的風景,所以驛館的人這麼多年來還沒看到過在館驛里一住就是八九天的人,這一回他們總算是見識到了。這位姓李名鼎新的官員就在魯山縣館驛住了九天,還一點走的意思也沒有。

不過,他是本縣縣令親自陪同送來的,所以館驛里的人也不敢多問什麼,只管侍候好他的一日三餐、冷飲熱湯,不叫這位貴人挑出毛病便是。反正住也好、吃也罷,都不花用他們家裡的。

這位名叫李鼎新的貴人交遊四海,在這兒住了九天,每天都有人跑到館驛來找他,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究竟在幹什麼,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驛丞一概裝聾作啞,不聞不問。

下午的時候,驛館闖來一個叫李大勇的,肩上有傷,凶神惡煞,彷彿一個亡命之徒,驛丞攔了一下,劈面便挨了一記耳光,對方亮出了龜符,驛丞才知道,這他娘的兇徒惡匪一般的人物,居然是魏王府的一員家將。

驛丞不敢阻攔,由著他闖進去,隨即李鼎新的官舍內便傳出一陣叫罵。聽那聲音,先是李大勇大罵李鼎新,緊接著李鼎新大罵李大勇,兩個人罵得不亦樂乎,驛丞遠遠聽見心中不無快意。

不過聽他們雙方對罵中提到什麼梁王魏王的,這驛丞也不傻,曉得他們來歷不凡,行蹤又如此鬼祟,乾的恐怕是見不得人的勾當,生怕惹禍上身,沒敢多聽,連忙逃遠了些,遙遙聽著二人拍桌子摔椅子的對罵,一個人偷著樂去了。

黃昏的時候,又有一個小販打扮的人也跑到館驛來找人,白天挨了一耳光的驛丞學乖了,這回沒直接動手趕人,一問對方來歷,果然是來找李鼎新的,驛丞沒敢怠慢,趕緊把他領去見李鼎新,然後乖乖離開了。

「你說什麼?」

李鼎新聽了小販的稟報大吃一驚,霍地一下從案後站了起來,一把揪住他的脖領子,瞪起眼睛道:「當真?」

小販用力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