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零五章引蛇第二步

第八百零五章引蛇第二步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7 01:08  字數:3600

「你們怎麼這個時辰才趕來過關?這時辰過了關口就得錯過宿頭兒!」

稅丁懶洋洋地說著,按照人頭收了稅,因為張溪桐私下塞了他兩文錢,態度上客氣了許多。

稅丁已經驗過了他們的「過所」,這些人不是生意人,空歡喜一場,只能按人頭收關稅了。

楊帆一行人此番出來時帶了幾套空白的「過所」,隨時可以填上出發點和目的地,上邊的關防大印都是真的,自然沒有破綻,因此稅丁兼關丁的那些人便也沒有難為他們,順順噹噹地放他們過了關。

「朝登魯陽關,峽路峭且深。流澗萬餘丈,圍木數千尋。咆虎響窮山,鳴鶴聒空林。」

行在峽谷之中,未聞虎嘯聲傳來,倒是響起了幾聲凄涼的猿啼。天空中也未見鳴鶴飛鶴,倒是有數百隻昏鴉漫天飛舞。

此關雖然險要,但是峽谷中的道路卻極寬闊平坦,這是天然形成的,自古就可暢通車馬。

雖然山壁陡峭,上面不易藏人,他們的車馬還是自覺地走到了峽谷的邊緣,邊緣處內凹的的部分近兩丈寬,上面即便有人投石也傷不到這下面的人,因為常有人在夏天和雨雪天里通關,這裡也是常走的路,所以平平整整,寸草不生。

黃旭昶回首望去,關門正慢慢合攏,將最後一絲夕陽剪斷在峽谷之外,不禁悠然嘆道:「我們總算是過來了!」

楊帆卻望著前方的一線天地,凝重地道:「終於進入都畿道了!」

過了魯陽關,再往前去是數里地的峽谷,然後才能走出去,他們正行進間,楊帆突然勒住了坐騎。側耳傾聽,黃旭昶見到他的異狀,忙也勒住坐騎,問道:「怎麼了?」

楊帆眉頭微微一蹙,沉聲道:「有馬蹄聲,後面!」

話音剛落,眾人已經聽到馬蹄聲,蹄聲如雷,非只一人。

他們已是出關的最後一批人,後面哪來的馬蹄聲?如果後面有馬蹄聲那意味著什麼?所有的人馬上想到了武家派出的那些刺客。也只有他們才有可能揣著可以命令關隘開門的信物。

楊帆當機立斷,厲聲喝道:「此地不是久待之地,車馬加快速度,迅速出谷!」

……

沈弘毅是武承嗣的人,少年時是長安的一個遊俠兒。既習劍術,又有一定的文采。後來被武承嗣延攬入府。成了魏王府的食客。

他正在豐山鎮上探問楊帆一行人的下落,楊帆等人突然出現在向城,而且不問價格,迅速收購了一批騾馬北上,消息很快送到了他的面前,豐山鎮距向城不遠。沈弘毅未及多想,馬上率領人馬追了上來。

肩後猩紅的披風獵獵發抖,好象一塊火燒雲,順著峽谷冉冉而去。其實這季節用不著系披風。而且乘於馬上疾行時也不舒服,但這是他少年遊俠長安時養成的習慣,看著威風不是?

方才以魏王府信物叫開魯陽關關門時,他已經問清楚與楊帆一行人特徵相仿的那些人剛剛過去沒有多久,沈弘毅策馬甚急,鞭下如雨。正行進間,忽見前方谷中策馬站定一人,此時夕陽已經落山,谷中一片寂寥。

一人、一馬。馬兒正俯首撿拾著旁人遺落的幾根稻草,馬上的騎士坐得很松馳,腰微微地塌著,隨著馬的微微起伏,馬上的人也微微有些起伏,他正側臉看著驟然追近的這些人,一臉恬淡。

「吁~~~」

沈弘毅猛地一勒韁繩,距那騎士還有五六丈距離便強行勒住了坐騎,後面數十騎快馬紛紛止步,馬蹄聲還在谷中回蕩,他們已經靜立不動,彷彿鐵鑄的一般。

楊帆撥了撥馬鬃,用清朗的聲音向他問道:「過路的?」

沈弘毅身邊的副手李大勇怔了怔,放聲喝道:「李顯是不是在你手上?」

楊帆哈哈一笑,道:「果然是為了廬陵王來的!」

「嚓……」劍鞘磨擦身傳來,楊帆已慢慢拔出了手中刀。

李大勇不耐煩地一揮手,喝道:「大伙兒一起上,給我剁了他!」

「慢!」

沈弘毅目中放出了熾熱的光,自從進入魏王府,他已經很久沒有嘗過做遊俠的滋味兒了。

遊俠兒,快馬高歌,醇酒美人,一怒拔劍,十步濺血!他已年屆中年,兩鬢已隱隱有了銀絲,遊俠兒已經勢微,連長安洛陽這樣的地方,更多的都已是他們當年留下的傳說。沈弘毅很想再嘗嘗少年時候熱血沸騰的那種滋味。

沈弘毅一把扯下了披風,握住手中的長劍,目光緊緊地懾住楊帆,臉上帶著一種危險的笑容,道:「我來解決他!」

李大勇翻了個白眼兒,暗自嘟囔道:「又來了,又不是兩伙痞子打架,逞得什麼威風!」

沈弘毅雙腿一磕馬腹,獨自策馬向前,高聲喝道:「報上名號,與我一戰!」

「你是誰派來的?真夠扯淡的!」

楊帆說這句話的時候,前半句還是正常的語速,身子也依舊懶洋洋地騎在馬上,說到後半句時,聲音一緊,他的身子也突然離鞍而起,人刀合一,如同一股翻卷咆哮的風,向著輕馳迫近的沈弘毅撲去。

與此同時,半空中一聲聲厲喝響起,手攀岩壁,隱在凸凹不平的岩壁上的內衛和百騎同時飛落,半空中便揚起刀劍向各自選定的對手當頭斬落,有那擅長暗器的更是口銜利刃,半空中便雙手頻揚,將飛鏢飛針鐵蒺藜一類的暗器向他們擲去。

沈弘毅忽見楊帆棄了馬和身撲來,氣勢驚人,先自一驚,隨即身後慘叫頻頻,竟是自己的手下先中了埋伏,不由又驚又怒:「你不講江湖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