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零四章迷霧重重

第八百零四章迷霧重重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6 01:48  字數:3378

黃旭昶低聲道:「魏勇,張溪桐,陳群,葉值秋,謝芷菡,雨青禾,四個百騎,兩個內衛。」

楊帆道:「理由呢?」

黃旭昶道:「他們當日都不在黃竹嶺上,他們六個人都是家境貧寒,有的只有父母或一兩個兄弟姐妹,有的甚至是孤兒,事成之後最容易隱姓埋名脫身事外。另外,這六個人還都不曾受過傷。」

楊帆道:「內衛可以排除在外。當初出京時,她們每個人就很清楚我們此行的任務,如果她們想泄密,在京里早就報與武家人了。那樣的話,只怕我們在黃竹嶺上只能看到一具已經暴斃的屍體,而不是一個活蹦亂跳的廬陵王。」

楊帆這一說,嫌疑人的範圍進一步縮小,只能確定在百騎範圍內了,黃旭昶作為百騎旅帥顏面無光,便悻悻地道:「他奶奶的,這麼說,這個吃裡扒外的傢伙,一定是出自我的手下了。」

楊帆笑了笑,安慰道:「財帛動人心,只要利益足夠大,有人被收買也不足為奇,何必介意。」

頓了一頓,楊帆又道:「受傷不是一個用以懷疑的理由,因為這個內衛中的武氏姦細,應該是武氏一族為了擴張勢力網羅耳目,在宮中收買的人。這個人不可能同苦守黃竹嶺十六年的那支駐軍有聯繫,也不可能同武氏一族其他的眼線和勢力有接觸。

也就是說,在收買這個人的時候,武氏一族還不能確定他會起什麼作用。在什麼時候起作用,他只能是和武氏一族的某個人單線聯繫,而且武氏一族也不可能把這個內線的身份透露給他們派出來的刺客,所以即便是內奸也一樣有受傷的可能。」

黃旭昶遲疑了一下。道:「這樣的話,還得再加上一個,本來應該加上三個,不過其中有兩個是內衛的人。校尉既說內衛絕不可能,那就只有這一個了,他叫方懺軒,此人也符合以上條件,不過……他斷了一臂。」

楊帆沉聲道:「嗯!那就對這五個人加強監視,只要他是內奸,總會漏出馬腳的,等我把他揪出來……」

楊帆的聲音冷厲了些,卻沒有說究竟要怎麼樣。黃旭昶抱怨道:「校尉讓王爺秘密上路。看著冒險。其實是個非常可行的辦法。但你不該向每一個人公布,這一來那內奸豈會不去通風報訊?」

楊帆輕輕一笑,道:「不這樣做。我們如何引蛇如洞呢?」

黃旭昶訝然道:「校尉是說……這也是一計?」

楊帆道:「算是不得已才用的將計就計吧。你想,不知根不知底且能力不足的人。是萬萬不能派去護送王爺的,但是可以信任又有能力的人,都是這支隊伍的重要人物,一下子少了幾個重要人物,有點腦子的人都會懷疑了。

再者說,當時我還不確定古姑娘所扮的廬陵王究竟有幾分相像,能不能瞞過咱們自己人,如果被內奸看出端倪,事先他卻一無所知,必然會生起警覺,知道我對咱們自己人已經不信任了。

那樣一來,消息還是一樣會泄露出去,而他的行動卻會更加小心,我們如何揪他出來?所以,這個冒險,不只對廬陵王是一個冒險,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冒險,我就是要讓每一個人都清楚我們的計劃,讓內奸認為我還沒有懷疑自己人,這樣他才會露出馬腳!」

黃旭昶道:「可是,如果在我們揪出他之前,他把消息泄露出去……」

楊帆道:「村鎮這種地方太多了,他們不可能留有眼線,只有進了大城大阜才有可能,那時我們要用可靠的人,採取人盯人的方式盯著每一個可疑的人,只要他們露出馬腳,立即予以格殺。

這樣的話,還怕消息泄露出去么?再說,即便消息泄露,那時王爺也不知到了哪裡,區區三個人,這樣同行的隊伍實在是太常見了,他們想要找到王爺,也無異於大海撈針,無論怎麼說,總比跟著咱們安全些。」

黃旭昶點點頭,輕輕嘆了口氣道:「真不希望,在我們自己的兄弟當中出了一個叛徒!」

楊帆心有所感,也不禁深深嘆了口氣,幽幽地道:「我何嘗不是?」

他不希望任何一個人是內奸,哪怕是當初不曾一起亡命西域的戰友,這一趟下來也算是生死與共了。尤其是魏勇,跟楚狂歌還是朋友,如果他是內奸,楚大哥也會傷心的。可是種種跡象表明他們之中確實有個內奸,這一點已經不容質疑。

不遠處,古姑娘所扮的廬陵王忽然「啊」了一聲,黃旭昶和楊帆扭頭望去,卻見李裹兒正在推醒她,低低地說她說了幾句什麼,古姑娘便起身陪她悄悄向林中走去。看樣子是李裹兒想要起夜,這黑燈瞎火的,自然要有人陪著才放心。

等二人走遠了,黃旭昶輕聲道:「還別說,古姑娘扮的廬陵王真是像極了,連我都看不出一絲破綻。這世間的奇人異士,當真不可小覷。」

楊帆笑了笑,枕起雙臂,望著暗夜星空,悠悠地道:「是啊,原本我還不太放心的,古姑娘既有這般本事,我們的計劃應該可以實施的比較順利,但願王爺能夠順利返回京師,但願我們都能安安全全的回去。」

※※※※※※※※※※※※※※※※※※※※※※※※※※※※

天亮了,晚間被驚飛的宿鳥回到巢穴,發現那些人類還在它們的領地內,只得又遠遠地飛開,只有那些巢里有小鳥等著餵食的鳥類才不捨得遠離,只是在不遠處的樹枝上停下來,吱吱喳喳地叫個不停。

晨霧裊裊,林中猶如仙境。

幾個女侍衛把剩的乾糧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