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零三章假假真真假

第八百零三章假假真真假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6 01:48  字數:3482

楊帆見狀,說道:「既然決定冒險,那麼護送王爺的人反而越少越好,只有兩個人的話,一旦暴露身份,即便他們再如何強壯、武功再如何高明,也很難在重重包圍之中護得王爺周全。

因此,這個人的武功高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人需要膽大心細,能夠隨機應變,能夠應付各種狀況。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我覺得高瑩姑娘更合適一些!」

楊帆是這一行人的首領,他這麼說了,眾人自然再無疑議。

許良卻道:「校尉所言有理,許某也覺得高姑娘是個合適的人選。但許某以為,校尉你卻不是護送王爺的合適人選。」

楊帆微微有些驚訝,道:「這話怎麼說?」

許良道:「即便他們一開始不知道咱們都有哪些人,都是什麼身份,但是自那日我們寄宿於縣城館驛遇襲後,這些事情也該被他們知道了。他們既然知道校尉你是咱們這一行人的首領,如果前方路上,他們沒有在假王爺身邊發現你,不是很容易就惹起他們的懷疑么?」

楊帆憬然道:「不錯!那麼……」

他的目光一掃,張溪桐、魏勇等人馬上挺起了胸膛,尤其是魏勇,當初曾與楊帆同場鞠蹴,有一份故舊之情,他想著楊帆說不定會因為這份交情把這份差使派給他,所以神色間尤顯熱切。

楊帆垂下眼帘,靜靜思索片刻,忽然抬起雙目,望著許良微微一笑,道:「許旅帥能夠想到這一點,足見心思縝密,我看……這個人選非你莫屬!」

許良欣然道:「許某粉身碎骨。也要護得王爺周全!」

楊帆拍膝道:「好!那就這麼說定了,王爺的安危,我就交給你和高瑩姑娘了!其他人須記得,儘管王爺不在我們身邊,但我們的使命就是要讓刺客以為王爺在我們這裡,所以我們所面對的危險更大,每時每刻大家都要提高警覺,對古姑娘所冒充的王爺,任何時候須得如真正的王爺一般恭敬禮待,切切不可露出絲毫破綻!」

眾人轟然應喏。

過了一個多時辰。樹叢分開,李裹兒分花拂柳一般將灌木撥開,從中間緊窄的小徑中款款走出。細腰裊裊,甚是動人。

正在討論細節的人立即收了聲音,紛紛向她的方向看去,但所有人看的都不是盡展少女風情的她,大家看的是她身後。廬陵王李顯正走在她的後面,他穿著一件普通的圓領長衫,頭戴一頂襆頭。

古姑娘刻意修飾了廬陵王的相貌,此時廬陵王的模樣距他的真實相貌已經有了一些改變,但是在場的人都熟悉他,又認定了這個人就是他。所以一眼望去,還是很快就認了出來,他……就是廬陵王!

可是。如果他是廬陵王,那麼走在他身後的那個人又是誰?那個人也穿著一件同樣的圓領長衫,頭上戴著同樣的襆頭,頜下是同樣的鬍鬚,臉上是同樣的皺紋。體態一樣的臃腫,就連走路的姿勢都一模一樣。神情和眼神也是一般無二。

要說不同,就是這個廬陵王的相貌同走在前邊的廬陵王略有不同,但是前邊的廬陵王同樣不是廬陵王的本來面目,這兩個人的長相與廬陵王的本來面目都有六七分神似,彼此卻又不完全相同。

李裹兒分花拂柳般走出灌木叢,往旁邊一站,笑盈盈地看著大家。眾人像看幻術一般看著兩個並肩站立的廬陵王,眼睛尖的仔細辨認了一番,發現兩人的脖頸都是同樣的顏色,頜下同樣是松馳的皮肉和褶皺,要想辨別出誰真誰假真的不容易。

楊帆站起來,微笑道:「呵呵,古姑娘果然神乎其技,這一下連我都認不出來了。王爺?」

兩個廬陵王一起向楊帆看過來,喚道:「楊校尉!」

楊帆不曾見識過古竹技的口技,但她的徒弟天愛奴的口技他是見過的,此時古竹婷一張口,聲音腔調果然與真正的廬陵王一模一樣,楊帆還是沒能辨別出他們的區別。

李裹兒笑嘻嘻地牽了牽站在他旁邊那人的衣角,說道:「古姑娘,你就別跟大家開玩笑了,正事要緊。」

那個「廬陵王」哈哈一笑,依舊學著廬陵王的聲音,只是有點沒繃住,笑聲稍稍有點細,帶上了一點女人味兒。

楊帆奇道:「郡主能認得出來?啊!是了,令尊身形相貌,郡主自是極熟悉的,旁人認不出,郡主又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李裹兒搖頭道:「卻也不然,要讓我認也極困難呢。只不過……」

李裹兒向這個假廬陵王的腳下指了指,眾人隨著她的手勢望去,再對比一下另一個廬陵王的腳,這才恍然大悟,兩個廬陵王旁的方面全都一樣,只有靴子不同,假廬陵王的靴子是全新的,而真廬陵王的靴子是舊的,靴幫上還隱隱有些發黑的血跡,想來李裹兒就是憑此辨識真偽的。

楊帆欣然道:「這一點沒有問題,如此說來,古姑娘一定能以假亂真了!」

※※※※※※※※※※※※※※※※※※※※※※※※※※

楊帆指著遠處的山巒向大家說著:「前邊的路不能走了,他們既然能在沽水鎮設伏,必然也猜到我們會選擇從這裡進山。我們往西走,繞回魯陽關,從魯陽關進入都畿道!」

夕陽西下,大地一片蒼茫。天邊有殘陽如血,遠山似乎也蒙上了一層殘紅,寂寥地矗立在那兒,不知裡邊埋伏了多少人,正在磨刀霍霍地等著他們走進去,一想到這一點,眾人心頭便掠上一層寒意。

楊帆道:「許旅帥和高都尉護著王爺先行下山,下山之後,你們先就近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