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零二章引蛇第一步

第八百零二章引蛇第一步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6 01:48  字數:3408

昨夜一戰太過慘烈,也太過驚險,從來沒有出過黃竹嶺的李裹兒從來不曾見過這等場面,顯然是受到了驚嚇。

雖然她平時古靈精怪的,那日在橋頭遇襲初見楊帆揮刀時也是特別的興奮,可那時她離得畢竟還遠,又是坐在車裡,體會不到那種生死一線的緊張。

而昨夜突圍時血就濺在她的臉上、刀子就劈在她的身邊。她才知道死亡究竟有多麼可怕,所以,此刻她難得地安靜下來,依偎在她的父親身旁。

李顯這時倒是平靜許多,大概他恐懼的是等待危險到來的過程,危險終於到了他的面前時,他反而不那麼懼怕了,他只是獃獃地坐在那兒,有些失神的樣子。

楊帆走到他們父女面前,淺淺一揖道:「王爺、郡主,臣安排不周,讓王爺和郡主身陷險境,實在是罪過。」

「哦!楊校尉!」

李顯像個剛活過來的泥人兒,臉上慢慢擠出一絲笑容:「不要這麼說,這一路上,已經難為了你,你為孤王所做的一切,孤王都記在心裡了。如果……如果我們能活著回到洛陽,楊校尉的這份恩情,李顯必有償報之日!」

楊帆欠身道:「這是臣應盡之義,王爺不必客氣。」說完,楊帆看了看李裹兒,笑笑道:「郡主受驚了,這裡風景不錯,公主起來走一走,心情會好些。」

李裹兒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慢慢站起身來。楊帆向李顯拱拱手道:「王爺先歇息,臣去安排一下接下來的行程。」

「好好好……」李顯連連點頭,在他心中,楊帆已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楊帆轉身離開,李裹兒很默契地隨在他的身後。兩個人一前一後,很快就離開了人群,來到一叢草木之後。

這一面是山坡,坡面比較陡峭,山坡上長滿了各色的花草,紫的黃的野花在風中輕輕搖曳著。楊帆走到坡前負手站定,眺望著遠處的山河,風拂在他的身上,衣袂飄飄。李裹兒慢慢走到他身邊站定。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怎麼捨得主動跟我說話了?」

楊帆道:「在我們的人裡邊,有一個內奸!」

李裹兒沉默片刻,道:「我知道,昨夜……你和黃旅帥、許旅帥談話的時候,我聽到了。」

楊帆毫不驚訝。只是淡淡地「嗯」了一聲,道:「我們想揪出這個內奸,很難!也許等我們知道他是誰的時候,我們已經快要死光了。」

李裹兒眸中微微露出驚恐之意,問道:「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她努力保持了很久的冷靜,楊帆只是一句話,便讓她露出了驚慌之意。她的小聰明。在這種場合完全派不上用場,她的心理素質其實也遠遠比不上經歷過許多大場面的的楊帆。

楊帆慢慢扭過臉來看著她,臉上有一種奇異的神彩,李裹兒被他看著。下意識地伸手摸摸臉頰,迷惑地道:「怎麼了?」

楊帆一字一句地道:「我想有勞郡主,陪我……做一場戲,你看如何?」

※※※※※※※※※※※※※※※※※※※※※※※※※

死去的人已經葬入大地。活著的人還要繼續在地上行走。

就在幾座新墳旁,楊帆召集了所有的人商議接下來的行動。李顯自然是坐在上首,李裹兒挨在他的膝前。

眾人都坐在茂盛的野草叢中,草叢茂密而鮮綠,不知名的野花就開在身畔,如果不是大家沉重的臉色和一些人包紮的傷口還在緩緩滲出的血跡,這無疑是一個踏青郊遊的浪漫情景。

楊帆面色沉重地道:「這一路下來,我們頻頻受到狙擊、埋伏、暗殺,就連避進官府都不得安生,如今馬上就要進入都畿道,到了他們的地盤我們將遭遇的危險之多可想而知。無論如何,我們都得保護廬陵王安全返回洛陽……」

李顯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楊帆道:「可是,如果我們繼續這麼走下去,恐怕我們全死光了,也未必能保證把王爺安全送回京城。因此……我決定冒一個險!」

所有的人都張大了眼睛看著他,不明白他所謂的冒險是什麼意思。

楊帆道:「我們之所以處處受阻,時時遇襲,原因是我們目標太大,像我們這麼一群全部由青壯組成,騎著駿馬、佩著兵器,又非官兵的人,幾乎每一個看見我們的人都記憶深刻,我們的敵人隨時可以打聽到我們的消息、判斷我們的去向,所以我們才寸步難行……」

許良插嘴道:「校尉,可是我們這麼多人,在這方面是沒有辦法掩飾的,我們不可能不騎馬、不可能不配兵刃,也不可能……」

他還沒說完,楊帆便打斷了他的話,道:「所以,我決定要冒一個險!」

眾人面面相覷,繼而輕聲議論起來,黃旭昶聽得不耐煩,粗聲大氣地道:「楊校尉,你有什麼主意就說吧,咱們這些人裡頭,數著你心眼多,你說咱們怎麼干?」

楊帆肅然道:「我打算,只留兩個人,護送王爺回洛陽!」

此語一出,眾人皆驚,黃旭昶一怔,叫道:「甚麼?只留兩個人保護王爺,那……咱們其他的人幹嘛去?」

楊帆道:「我的意思是,既然我們目標太大,那乾脆就以我們為目標,吸引對手的注意。而王爺則喬裝改扮,在兩個人的陪同下悄然北返,這樣一來王爺一行人就泯然眾人了,哪怕是走在刺客面前,他們也未必認得出來!」

眾人一番議論,許良道:「我覺得此計可行,乍一看,讓王爺脫離我們的保護似乎危險了許多,實際上這樣一來,他們很難從萬千百姓中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