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章月黑風高

第八百章月黑風高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5 00:34  字數:3374

許良震驚地道:「內奸能是誰?一定是內衛的人,女人最不可靠!」

黃旭昶是百騎的人,對百騎也有一種本能的信任與袒護,忙道:「不錯,一定是內衛的人,咱們百騎這些人,都是一塊兒出生入死過的兄弟,做內奸,害死廬陵王,那咱們兄弟全都活不了,不會有人這麼坑害自家兄弟的!」

楊帆緩緩地道:「內奸是誰,我現在還不知道,在沒有確定內奸是誰之前,每一個人都有可疑,你我萬萬不可先入為主,這會蒙蔽了我們的眼睛!」

黃旭昶和許良慢慢從激動中清醒過來,應了聲是。

楊帆沉聲道:「今晚的事,我們先應付過去,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揪出內奸,否則我們別想活著回到京城,再往北去,會越來越危險。所以從現在起,我們的一切行動,我只告訴你們幾個最可信任的人。」

許良奇怪地道:「校尉既然察覺有內奸,為何能確定我們兩人就一定可靠?」

楊帆道:「很簡單,因為這一路上你們兩個一直寸步不離地守在廬陵王身邊,包括我離開你們堵截追兵的時候,如果你們其一對廬陵王心懷歹意,早就下手了。」

楊帆屈起手指,一一算計道:「高瑩、蘭益清這兩位姑娘我信得過,當初扶持廬陵王從山上下來的就是她們兩個,如果她們想對廬陵王不利,早就可以下手。

當時保護她們下山的幾個百騎和內衛,今晚之後,你們弄出名單給我,這些人也可以信任,否則他們只要故意弄出一點聲息。驚動山上的守軍,我們就不容易逃離。

再一個,古姑娘可以信任,否則她根本不需要把她的發現告訴我,如果我們全無戒心,即便晚上布了警哨,刺客以有備算無備,我們也不易抵擋……」

楊帆顯然已經仔細算計過,說來有條有理。黃旭昶和許良聽得頻頻點頭。

楊帆數完了說道:「這些人,可以把有內奸的事先告訴他們,讓他們加強對其他人的警惕,如果近身衛護廬陵王和……小郡主的人有不是這些人之一的,你們想辦法調開。換上最可靠的人!」

二人點頭稱命。

楊帆又道:「接下來的話,我先對你們說一遍,之後我還要去找高瑩姑娘,把這番話同樣告訴她。你們對自己手下的人最了解,在監視和防範其他人的時候,重點要注意的……」

楊帆掃了二人一眼,一字一句地道:「是那些家境一般、人口較少。輕易就可以消失得無影無蹤的人!」

黃旭昶和許良雖是武人,性情粗獷了些,但是為官已久,絕非只懂武力不諳絲毫心計的笨蛋。楊帆一說他們就明白了。

廬陵王返京所面臨的局面前所未有的複雜,因為武周一朝的勢力實在是太混亂了,派系太多。武則天也深知這一點,但她既不能整頓武氏。現在也沒有精力再整頓武氏。

為了確保兒子能安全回京,她只能做出廬陵王生返。護從人員個個有功;廬陵王死歸,護從人員個個處斬的決定,以此來保障皇命的執行。

這樣的話,那些家族龐大、輕易不可能「消失」在民間的百騎和內衛侍衛就不太可能受人收買。相反,那些家裡人丁不多的侍衛,收受一大筆好處,葬送了廬陵王性命後,就很容易逃離京城,易名改姓,在他鄉別處享清福。所以,如果有內奸的話,這樣家世的人是最具嫌疑的。

黃旭昶和許良點頭答應,楊帆又對他們囑咐一番,這才起身離開去找高瑩。

右側房間里,李裹兒光著腳丫站在門口,耳朵正貼在門上。楊帆離開後,她輕輕直起腰來,認真地想了想,躡手躡腳地爬上了床。片刻功夫她又下來,在脫下的外衣中翻了翻,摸出高瑩送她防身的那柄帶鞘匕首,重新回到床上,把匕首抱在胸前,這才安心睡下。

楊帆一路行去,腳步沉重。

刺客的事已經令他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內奸的出現更令他憂心忡忡。

內奸難挖,但一定得挖!這個內奸如果不揪出來,一過伏牛山進入都畿道,那就更是危機重重了,因為武氏家族的人特別重視他們在京畿地區的勢力發展,武家的主要勢力恰恰集中在這一塊。帶著一個內奸回京,無異於去闖龍潭虎穴。

可要找出這個藏在百騎或內衛中的姦細又談何容易?打草驚蛇的話就很難挖出這個姦細了,而且讓太多的人知道他們之中有個內奸,大家疑神疑鬼、夜不安寢,恐怕熬不了多久,不用外敵動手,整個隊伍就得崩潰。

※※※※※※※※※※※※※※※※※※※※※※※※※※※※

夜深了,梁府後宅,一群夜行人鬼鬼祟祟地湊到了一起,屋裡點著燈,窗子上掛了被子,避免燈光映出去。

白髮蒼蒼、滿臉褶皺的梁府老管事坐在角落裡,用仇恨的目光看著他們,可他毫無辦法,他一個年邁的老人,根本奈何不了這群強人,他們一家人留守這座宅子,如今老伴兒和兒子、兒媳還有小孫女兒全都落在這群人的手中,他無法反抗。

下午來的那群人正符合這些人所說的條件,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付那位黔中名士。梁老管事特意做出不近人情的樣子,讓那群人自己去做飯,就是希望他們能從廚房裡那些來不及清洗的碗碟察覺不妥。

梁老管事想著,暗暗一嘆:「希望他們提高警惕、得脫大難!我老漢一輩子吃齋念佛,如果他們死在這裡,我老漢可是造了大孽了。」

「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