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九十九章定有內奸

第七百九十九章定有內奸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5 00:34  字數:3493

「不跟你說了,好沒意思!」

李裹兒無言以對,氣鼓鼓地以背相對,小衣柔軟,坐姿婉媚,巧巧地綳出一個小小的臀兒,比桃子還要圓上三分。因為那小腰細的驚人,小桃便也愈顯豐滿,凸顯出了極大的衝擊力。

楊帆不經意地皺皺眉,說道:「我等東奔西走,頻頻趕路,俱都乏了,難道你還不累么?不回房去歇著,你坐在這兒做什麼?」

李裹兒訝然回首道:「你真捨得趕我走?」

楊帆不悅地道:「莫非你還打算在令尊卧榻咫尺之外,重重警衛之下,做點什麼不成?」

李裹兒似乎有點不明白,大眼睛閃了兩閃,忽然「噗嗤」一笑,滿臉紅暈,她咬著下唇恨恨地瞪了楊帆一眼,羞嗔道:「啐!偏你想得下流!人家……人家只是一路同行,卻難得與你說幾句體己話兒,有些想你……,你想到哪兒去了!」

她輕輕垂下頭,將一綹柔亮烏黑的秀髮一圈圈繞在纖細潔白的手指上,又輕輕解下,再度纏起,幽幽地道:「不管你怎麼想,人家總是把身子給了你,或者當時是圖一個終身有靠,可畢竟還是因為喜歡了你。我不管什麼公主郡主的,反正你現在是人家的男人,這一點,誰也改變不了!」

楊帆聽得頭疼不已,只好敷衍道:「眼下我們能不能安然返京都不知道,談這些似乎遠了一些,郡主還是請回房歇息吧,明日一早咱們就要進伏牛山,這一路上將更加辛苦。」

「我才不怕呢!」

李裹兒抿著唇兒輕盈盈地笑:「黃旅帥說,你是最有本事的人,這一路過來。我也是親眼見過的,我知道你會護著我的,對不對?只要你肯護著我,天下間就沒有人能傷害我。」

楊帆不耐煩地道:「郡主謬讚了,人力有時窮,在下只是盡人力而聽天命罷了!」

李裹兒眸波一轉,嫣然道:「你說天命么?哈!我覺得天命就是……讓你成為我的男人,讓我依靠你,讓你保護我。這就是你和我的天命,你說是不是!」

「砰砰砰!」

外堂響起了急促的叩門聲,隨即傳來古竹婷的聲音:「阿郎,阿郎!」

楊帆一驚,揚聲問道:「什麼事?」

古竹婷道:「屬下發現一樁古怪。要面稟阿郎!」

「請稍等!」

楊帆向李裹兒遞個眼色,壓低聲音道:「還不走?」

李裹兒吐吐舌頭,嬌憨地道:「知道啦!」

她爬到後窗前,屈身邁出一條腿,又轉身對楊帆小聲地道:「你看!我就從來不叫你為難,我對你這麼好,你可要對我好喔!」

她笑的很甜。甜甜若蜜,楊帆卻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養過的那隻貓。

楊帆看著她爬出窗子,還向他扮個鬼臉,笑嘻嘻地走掉。這才低頭看看著裝,確認沒有什麼差遲,這才舉步走到外堂打開門閂,門兒一開。古竹婷便閃身掠了進來,又回頭看看外面。飛快地掩上房門。

她還是一身男裝,唇上有兩撇小鬍子,看在熟悉她真實面目的楊帆眼中,那兩撇小鬍子配著她水靈靈的美目,顯得極為可笑。可古竹婷卻是一臉的凝重緊張:「阿郎,方才我們收拾廚房,發現了一些古怪。」

楊帆心中一緊,謹慎地道:「走,到房間里說!」

楊帆引著古竹婷入房坐定,將燈移到兩人面前,這才問道:「發現了什麼古怪?」

古竹婷道:「我們做好了飯菜,就在廚下吃了點兒,順便燒了些熱水,想要沐浴一番。」

女子好潔,這一路奔波就沒好好歇息過一次,更不要提沐浴凈身了,如今難得這樣的機會,這些女子們自然想燒點水好好洗個澡,楊帆點點頭表示理解。

古竹婷道:「浴室就設在廚房隔壁的柴房,姑娘們輪番入浴,我則在廚下燒火。等大家吃過晚飯,陸續送回了餐盤,還有一半的人不曾沐浴過。我想,此間主人對我們本來就不甚歡迎,既然閑著,不如把盤碗都洗涮乾淨,免得惹人嫌。」

古竹婷說話向來簡潔明了,沒想到自那晚頭枕大地,眼望星空地與他一番談心之後,卻漸有發展成話嘮的趨勢,楊帆不禁暗自苦笑。不過他也知道古竹婷只是想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清楚,她既然還有功夫先說前因,那麼此事再重要,至少也不是緊急到了火燒眉毛的地步。

好在古竹婷只介紹了這幾句,便說到了正題:「我想收拾碗碟時,意外地發現,廚下幾隻大桶里盛著放著許多還沒洗涮的碗碟,有的盛著菜汁,有的剩著米飯,都很新鮮,從那些碗碟的數量來看,至少夠兩倍於咱們的人吃用的。」

楊帆一怔,馬上想起那位梁府老管事說過的話,府上加上他,男女老幼一共五人。楊帆的臉色登時沉了下來。古竹婷道:「我這才注意到泔水桶,那裡邊的泔水有大半桶,這戶人家是養了豬的,如果不是一下子積存了太多泔水,豬也吃不下的話,桶里不會剩下這麼多!」

古竹婷一字一句地總結道:「那個老管事說謊,這家人絕不只是五個人,五十個人才有可能!」

楊帆在房中緩緩踱了幾步,慢慢站定身子,目光閃爍地道:「也許……那老管事不是說謊,而是有意想告訴我們點什麼,所以……才要我們自己去做飯。」

古竹婷一點就透,目芒純時一縮,沉聲道:「阿郎是說,有人先我們一步而入府,控制了這府里的人?」

楊帆道:「從村裡人看到咱們時的稀罕模樣來看,這些人還不是光明正大地來到村子裡的,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