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九十八章沽水村(第五更)

第七百九十八章沽水村(第五更)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4 14:57  字數:3535

楊帆知道在這種地方擔任一村一鎮之長的,通常都是當地最有勢力、家境最富裕的人,因此已經料定此地莊戶里,必定是以這位里正家的宅子最大,因此一雙眼睛只是盯著他看。

誰料這位里正看看他們,卻道:「你們要在本村借宿么?你們這麼多人,要在本村住下,那就只有梁老爺家才有這麼大的地方了。」

楊帆奇道:「怎麼本村還不是梁里正家地方最大么?」

梁里正嘿然道:「這村兒里八成的人家都姓梁,要說到門庭最大,那得是人家梁老爺家,梁老爺在京裡頭做官,官居刑部主事,官兒大得很呢!這兒因是梁老爺家的祖宅所在,所以在這裡修了一幢大宅子,不過平時也沒人來住,就使了幾個老家人照看著。」

楊帆想了想,依稀記起刑部確實有個主事姓梁,自己在刑部的時候,他還曾借過年之機去自己家裡送過禮,想不到今日卻是到了他的故鄉。楊帆便道:「如此,能否有勞梁里正給說和說和,讓我們在此住下。」

說著,楊帆跨前一步,一摞銅錢已經塞到了梁里正的手裡。梁里正接了錢,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笑容,爽快地答道:「成,你們跟我來吧!」

梁里正轉身頭前帶路,一路呵斥著那些尾隨看熱鬧的半大孩子,威風得緊,

刑部梁主事家的老宅在村子盡頭靠近山坡的地方,莊園把後面一大片山坡都籠罩其中。山坡上植了果樹,山腳下是一片住宅。

白牆青瓦。樓閣其間,與這小山村大多數簡陋的民居相比,頗有一種大戶人家的森嚴氣派。這麼大的宅院,只是因為是祖居才翻修起蓋,梁家人並不住在這裡,是以總有一種荒涼的味道,可以看見牆頭長了野草,迎風搖曳著。

梁家宅院周圍沒有其他民居。其他民居與梁家的高牆至少隔了數丈,地面鋪得齊整,宅院正門前還設了影壁牆、拴馬樁,青磚漫地,只是青磚地上和影壁牆下部、拴馬樁下部都有大片的青苔,門楣下掛著的兩串紅燈籠也半失了顏色,有些泛白。

如果是晚上到這兒來。恐怕會有一種到了鬼宅的感覺。楊帆見了對這裡倒是很滿意,僻靜的地方才好。

「咚咚咚!咚咚咚!」

梁里正抓起門環用力敲著,那門環上都已生鏽了。大概是前院根本沒設門子,梁里正使勁叩了半天門,裡邊的人才聽到,有個蒼老的聲音喊起來:「別敲了。聽見啦!」

片刻功夫,「吱呀」一聲,大門上的角門兒開了,裡邊探出一張蒼老的面孔,陰沉著臉色。冷冷地看著外面。

梁里正在這戶人家面前可不敢擺里正的譜兒,哪怕這只是梁家一個過了氣的老管事。梁里正點頭哈腰地道:「喬管事。你老好啊。」

「什麼事?」喬管事臉上的皺紋好象是刀刻的,並未因為梁里正的客套有稍許變化,聲音也很是粗啞,透著一種不耐煩的味道。

「是這樣……」梁里正把楊帆一行人的來意說了一遍,陪笑道:「老管事,您看?」

楊帆適時上前一步,拱手道:「晚輩見過老人家,我們一行人要過伏牛山往京城去,路經貴地,天色已晚,想在貴府歇宿一晚,還望老人家行個方便。」

梁里正馬上小聲跟了一句:「他們肯付錢的,我琢磨這府上的房子空著也是空著,所以就領來了,老管事您看?」

老管事一雙渾濁的老眼上下打量了楊帆一番,又看看後邊一行人,李裹兒此時已經跳下車子,穿著一身侍女服飾,歪著脖子好奇地看著門楣上的黑漆牌匾。老管事似乎是看到他們隨行還有女流,打消了戒心,這才輕輕哼了一聲,道:「等著!」

老管事「砰」地一聲關上了角門,片刻功夫,大門打開了,大概是這大門久不開放,一開門時「吱呀呀」響起一陣令人牙酸的摩擦聲。老管事沉著臉色站在門檻裡面,向裡面擺了擺頭,道:「進來吧!」便負著雙手,佝僂著腰向前走去。

楊帆牽著馬剛剛走進門口,老管事又冷冰冰地說了一句:「家裡人口少,算上老漢,老幼全加一塊兒才五口人,沒準備那麼多吃的,鍋灶是有的,飯菜你們自己做。」

李裹兒蹦蹦跳跳地剛跟進來,一聽這話,氣鼓鼓地道:「這人怎麼……」

楊帆一把拉住她,向她輕輕搖搖頭,然後向老者含笑說道:「是!能借宿一晚,晚輩已然感激不盡,晚輩安頓下來便即奉上謝儀!」

※※※※※※※※※※※※※※※※※※※※※※※※※

梁家房屋當真不少,不知道梁主事是抱著一種衣錦還鄉的心態,還是每年還鄉祭祖時親友都要趕來,所以正房跨院的蓋了許多房舍,楊帆一行人不要說才二十人左右,便是再多兩三倍住進來也綽綽有餘。

梁管事安排他們住在東跨院,交待了一句不許在梁家胡亂走動,便沉著臉離開了。不久梁家男僕給楊帆等人抱來了被褥,被褥雖然不新,不過時常晾曬,倒也沒有霉變潮濕的感覺。

晚飯自然是要自己準備的,好在這一行人近半是女人,別看她們都是舞刀弄槍的女英雄,女紅和烹調功夫十個人里至少有八個都是會的,因為她們早晚要嫁人,這些是為人婦的基本功,哪怕是做大戶人家的少夫人,平時不用你下廚,不會這些手藝也是要遭婆家詬病的。

這一行人一路趕來人人睏乏,梁家宅院里燈火又不明亮,吃罷晚飯很多人都選擇早早睡了。廬陵王李顯一路上就沒睡過幾個踏實覺,平時不是睡在車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