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九十五章人性本?

第七百九十五章人性本?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4 04:22  字數:3531

武三思哈哈一笑,不復倨傲神態,站起身道:「也難為了他,如此病軀,還要趕來向我報信。」

武懿宗道:「這只是因為他想讓你也出一把力,並非對你抱了什麼好意。」

武三思笑道:「這我自然明白,可笑啊,他不知道我不但早已知道此事,而且對那些人的行蹤了如指掌,他這馬後炮放得可不及時!」

說到這裡,武三思神色一厲,恨恨地道:「楊帆,枉本王待他一片真心,他竟然做出這樣的事來,若他還能活著回來,我必尋個由頭,取他性命!」

武懿宗懶洋洋地道:「這有何難?他不是想重返軍伍么?若他能殺出重圍,返回京師,你把他調到我的帳下,用不了三天,我必可找個理由砍了他的腦袋小說章節。他不是太平的姘頭么,太平可是專門克夫的!」

「哈哈哈哈……」

兩人猖狂地大笑一陣,武三思笑聲一收,沉聲道:「懿宗,可都安排妥了?李顯可千萬不能活著回到京城,一旦讓他回來,在朝野面前公開露了面,再想殺他就大不易了。」

武懿宗傲然道:「你放心!我已布下十面埋伏,又有你的內奸為耳目,他是插翅難飛!」

「好!」

武三思用力一拍他的肩膀,慨然道:「只要幹掉廬陵王,而相王與我武氏又成水火不容之勢,姑母別無選擇,便只能由我武氏來做太子。武承嗣那個病秧子,我看是拖不了多久了,到時候,皇太子非我莫屬,你的大功,我不會忘記。等我登基稱帝,你就是大元帥,代我統領全國兵馬!」

武懿宗欣然抱拳道:「臣謝聖人!」

二人又是相視一頓大笑。

暢然大笑聲中,兄弟二人各懷心思。

武懿宗心想:「姑母在世,我不敢妄動,若是姑母殯天,兵權在手,我還會捧你做皇帝?做你的春秋大夢!」

武三思則想:「皇位面前,親兒子都未必靠得住,把天下兵馬交付你手?那我是活得不耐煩了。事成之後,老子打發你去瓊州養豬,做個名符其實的騎豬將軍!」

兄弟二人各自盤算的得意,笑聲更加愉快了。

……

楊帆一行人疾行了大半天,騎士們尚不覺十分疲乏。倒是坐車的李顯有些承受不住了,車子正疾駛著。同樣坐在車上的李裹兒便掀開窗帘兒大叫:「楊大哥。停一停,我爹有些不舒服!」

眾人急急勒住坐騎,一直守在車子左右,形影不離的黃旭昶和許良連忙上前問道:「盧先生,你怎麼了?」

楊帆圈馬從前邊兜回來,只見李裹兒正扶著李顯從車裡出來。李顯臉色蒼白,額頭滿是冷汗,艱澀地道:「我……胃裡不舒……」

話聲未了,便撲到車邊。扶著車轅哇哇大吐起來。

李裹兒捏著鼻子向楊帆大發嬌嗔:「這車子顛得跟騰雲駕霧似的,連我都顛得頭暈目眩,我爹怎麼受得了呢,楊大哥,你想想辦法呀。」

楊帆看看車裡足足墊了四層,厚得比女人坐月子還講究的被褥,蹙眉道:「早行一步,便安全一分。路上艱苦,也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了,不知盧先生可能乘馬么?」

李顯吐了半天,許良剛剛遞過水囊讓他嗽了口,聞言喘息著苦笑道:「我自然會乘馬,只是這些年來,身體每況愈下,如今乘車尚且難捱,何況乘馬?」

楊帆提著馬韁左右看看,向前一指道:「那邊有個村落,我們且去歇息一下,如有醫士最好,可以為盧先生開一副調理腸胃、清止眩暈的葯來。」

李顯道:「好好好,得歇一歇,再這麼下去,我就受不了啦。裹兒,扶我下車,我要步行過去,不能……不能乘車了。」

裹兒哪裡扶得住他,試了兩把根本拖不起來,黃旭昶和許良連忙上前把他扶下車子,楊帆等人無奈也都下了馬,隨著李顯緩緩向村中走去。

村口,有槐有榆也有柳。

槐柳成蔭,林蔭下歇著楊帆等一行人。

李顯又躺回了車上,簾兒全部掀開,讓清涼的風透進去。

村裡還真有一個醫士,比較對症的葯也配得出來。這位醫士名叫羅九,還兼職獸醫,古竹婷到村中尋找他的時候,他正在一戶人家幫驢子接生。古竹婷剛掏出一枚金餅子,羅獸醫就拋下剛生到一半的驢子,屁顛屁顛地去給盧先生配藥了,丟下他兩個小徒弟蹲在那驢子屁股後面,忙得滿頭大汗。

李顯喝了葯,臉色明顯好多了,不過看樣子一時半晌還走不了,只得先在樹下歇息,眾人也正好吃點東西休息一下。

村口旁邊就是一片野草地,幾個光腚娃兒正在那兒玩打仗遊戲。

村口這群陌生人的到來,對他們並沒有造成什麼影響,光腚娃兒依舊很專註地扮演著他們的大將軍,都是將軍,沒有兵。每個大將軍騎著一頭豬,大將軍們在豬背上大喊大叫,肥豬就在他們屁股底下哼哼唧唧。

裹兒看得很有趣,她坐在林下一塊石頭上,裙子捋得很貼身,頎長優雅的頸、挺拔流暢的背、不堪一握的腰、翹圓迷人的臀,勾勒出一道流暢的曲線,引人入勝。

「格格……」

這已不知是她第幾次發笑了,很少有女孩子會對那些身上沾滿了泥巴、氣味臭烘烘的肥豬感興趣,也不會喜歡騎在豬背上的那些小屁孩兒,唯獨裹兒看得津津有味。

楊帆剛拿起水囊喝了口水,咽下口中最後一塊肉乾,聽到笑聲,忍不住扭頭看了她一眼。

李裹兒雙手托著下巴,好象兩片白玉似的葉子托著一朵白玉似的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