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九十四章爾虞我詐

第七百九十四章爾虞我詐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4 04:22  字數:3464

楊帆離京秘赴房州的這段時間,京城裡發生了許多事。

王孝傑身故以後,安西四鎮沒有一員稱得起份量的大將鎮守了,而對武周一朝最大的軍功,武則天又甚為看重,無奈之下,武則天只好啟用西突厥可汗斛瑟羅為平西軍大總管,鎮守碎葉城。

斛瑟羅自從留居洛陽城以後,最大的嗜好就變成了醇酒美人。

最近他剛剛得到一個日本美人,名叫阿醬,是個笑起來陽光般燦爛的女孩子,不同於中土和西域美人兒的風情和她爽朗的性格、明媚的容顏,使她迅速成為斛瑟羅的新寵小說章節。不想正與美人纏綿恩愛著,突然就接到聖旨,讓他去碎葉城上任。

斛瑟羅這些年來他久居京城,在族人中的威望日益降低,當初他就無法同烏質勒抗衡,眼下更不可能,可是聖命難違,他只好硬著頭皮上任。

他很清楚,此一去必受烏質勒排擠,好在這一次他是奉聖命以平西軍大總管的身份赴碎葉城,烏質勒絕對不敢殺了他,倒是不怕有性命之憂。不過用不了多久,他肯定得被烏質勒擠兌得待不下去。

所以,他連最寵愛的日本姑娘阿醬都沒帶,反正用不了多久就得捲鋪蓋滾回來,他孤身上任去了,也不知道如今已經變成了美女收集家的他,回來的時候會不會再帶回來個斯拉夫美人或者其他什麼民族的美人兒。

另一方面,契丹降將李楷固和駱務整深感朝廷信任,感激涕零之下,從反周的急先鋒搖身一變成了平叛的強力人物。

契丹如今分裂為三兩部,一部投奔突厥,一部投降朝廷。一部保持中立,此外還有一部分曾參與造反的人馬成了游匪。李楷固和駱務整眼下就是掃蕩這些游匪的中堅力量。

他們熟悉契丹人,也熟悉北方地形,因此連連取勝,武則天闖訊,心中大讚狄仁傑和楊帆有眼光,這兩個曾經的禍害如今果然成了朝廷的棟樑。

只不過,為朝廷保下了這兩員降將的狄仁傑現在卻不大好了,他病了。

狄仁傑一向身體強健,平時很少有個頭疼腦熱的毛病。結果這不常生病的人一旦得了病還就不容易好了,狄仁傑卧榻多日,武則天大為焦急,特意派了御醫去為他診治,可狄仁傑已經老邁。非藥石所能回,依舊不見什麼起色。

在此期間。武則天還改控鶴監為奉宸府。以張易之為奉宸令,張昌宗為奉宸監,更名之後,開始由張氏兄弟搜羅大量的京師美少年充斥其間,二張趁機把許多與之交厚的倜儻少年引入宮中,充作武則天的后妃。並為他們討取各種官職,進一步擴張了自己的勢力。

同時,內政方面,朝廷施行了七年實際上早已名存實亡的「禁屠令」也停止了。七年來,有權有勢的人始終有魚有肉,真正倒霉的是那些安份守己地以捕漁為業的漁民,這些可憐人大多集中在江南水鄉,等禁令解除的詔命送達時,他們早已困頓不堪了。

另一件事則與楊帆有關,房陵縣令把牢里發現「神人腳印」的祥瑞報上京師之後,不知道武則天出於什麼考慮,或許是近兩年來已經不再有人報祥瑞的緣故,她對這次祥瑞竟然甚為重視。

在派員勘察,確認發現巨足腳印,並且問過兩名犯人之後,武則天大喜過望,宣布以明年為大足元年,更改年號。只不過此時楊帆還不知道他在房陵,為了脫困靈機一動想出的一個辦法,竟然促使國家改了一個年號。

朝中在人事方面還出了一件事,剛剛上位不久的吉頊被貶職了,貶到了安固做縣尉,緣由是因為他在朝堂上和剛從河北回來的武懿宗因為一樁事情發生了爭吵。

武則天當堂沒說什麼,心中卻大是不悅,她正在考慮立兒子為皇儲,而吉頊也是支持立李氏為皇儲的,武懿宗在河北表現的再不堪,那也是姓武的,如今吉頊竟敢和武懿宗當堂對峙,來日自己大行之後,吉頊倚仗對李氏的功勞,那時會如何對待武氏族人?

一念及此,武則天次日便找了個由頭,把吉頊貶為縣尉,轟出了京城。

騎豬將軍武懿宗經此一事,自恃姑母信任,又掌握了京都屯兵的大權,行事更是肆無忌憚,狂妄之極。

※※※※※※※※※※※※※※※※※※※※※※※※※※※※

病榻上,武承嗣兩頰凹陷、二目無神,神色十分憔悴。

他把手帕捂在手上,聲嘶力竭地咳了一陣,喘息著對張嘉福道:「懿宗如今是京都屯兵的統帥,可為大用,得招攬他。三日後是他的生日,我已準備了一份厚禮,到時由小兒和你一起去,給武懿宗賀壽。小兒愚鈍,不堪大用,還需你從中說和,道明本王的結納之意……」

張嘉福擔心地道:「微臣自當為王爺效力!只是,微臣以為,當務之急,是先治好王爺的病,王爺您近來身子越發地差了。」

武承嗣擺擺手,不以為然地道:「沒事,老毛病了,當初被流放時太過艱苦,落下的病根兒,如今年紀漸漸大了,這病就又找了來,死不了。」

房門「咚咚」地敲了幾下,未等回答,門便拉開了,大管事匆匆走入,向武承嗣遞上一根一指長的竹管。

張嘉福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王府管事膽敢未經允許便擅自闖入,顯然是早就得了武承嗣的吩咐,告訴他在什麼情況下可以不經允許立即報見,如此說來必定是出了大事,張嘉福不由跟著緊張起來。

武承嗣見是一根竹管,先是一陣茫然,似乎是什麼事情太久遠,已經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