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九十三章天真少女

第七百九十三章天真少女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3 01:39  字數:3877

幾個隊正嘻嘻哈哈地向賈旅帥的家走來。這幾個隊正都是當年跟著賈星一塊兒浴血沙場的好兄弟,彼此交情深厚。這十多年來他們朝夕相處,感情日益深厚,如今更是如同親兄弟一般了。

他們守在這黃竹嶺上,因未有所建樹,編製也不增不減,所以官職不曾升過,但是武家每次來人對他們都會有所賞賜,幾個人如今都在竹下縣置辦了土地房產,生活優渥,倒也個個知足。

這幾個人本以為賈星早就在府上等著他們了,不料他們剛走到賈星門前,就看見賈星從岔道上飛奔過來,一雙大腳踏得地面嗵嗵直響,幾個人不由大笑起來:「旅帥,怕那野味兒被我們幾個先吃了么?」

「哈哈,老賈,瞧你火燒屁股似的,莫非家裡有個漂亮的新娘子在等你不成?」

幾個人說笑聲未停,賈星已然衝到他們面前,也顧不得和這幾個老兄弟說話,便一頭撞開自己的家門,跟一頭瘋牛似的沖了進去,一路狂奔,嚇得雞飛狗叫。幾個隊正面面相覷,眼見賈星如此倉惶,心知必定發生了意外,急忙追在他的後面。

賈星跑進自己家,繞過前樓直奔後宅,後宅屋檐下掛著一隻頗見規模的鳥籠,裡邊養著幾隻鴿子。賈星跑到樓上,迅速衝進房去,等幾個隊正追上樓時,他已經從房中衝出來,手中拿著幾個指節大小的竹管。

賈星依舊沒有理會他們,只是打開鳥籠,依次抓出鴿子,在鴿腳上匆匆拴好竹管,便即放飛,鳥籠中一共有五隻鴿子,賈星一個沒留,五個鴿子全都抓出來系了竹管,一一放飛了。

寨子里的人都知道賈旅帥喜歡養鴿子。只有這幾個隊正才知道他養鴿子真正的用處是什麼。賈旅帥養的這些鴿子,實際上每隔一個月就要換一批,以免鴿子養久了,已經認了這裡為家,放飛它也不走。

賈星取來的鴿子都來自同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是這裡聯繫京城的一個中繼站,每隔一個月,這裡都會放飛一隻鴿子。不管有沒有什麼意外發生,但是五隻鴿子一口氣兒全部放飛,這卻是前所未有的事。

一見如此情景,幾個隊正頓時臉色大變,急忙問道:「旅帥,出了什麼事?」

賈星艱澀地答道:「廬陵王,逃走了!」

他派了人去找李裹兒,誰知親兵不久就回來了,說是廬陵王患了重病,李裹兒要在床前盡孝。賈星聽了大為不悅,廬陵王是皇子不假。可是一直就是他手中的一個囚犯,十多年來廬陵王一家人在他的看管之下,何曾對他敢說半個不字?

廬陵王生病,裹兒要在床前盡孝?

盡個屁的孝!

廬陵王有四個兒子、七個女兒,他就是吃喝拉撒全在床上,用得了這麼多人侍候?那個小蹄子膽子肥了,居然敢不聽他的召喚。不就是嫌他賞的珠子小了么?啊呸!不賞你又如何,你還不是得乖乖奉迎,如同老子豢養的一個歌伎舞娘?

賈星氣憤憤地闖去廬陵王處。卻被廬家兒女連番阻撓,這一下賈星不禁疑心大起,結果他率領親兵闖進廬陵王的住處仔細一搜,頓時如五雷轟頂:李裹兒不見了,更要命的是廬陵王也不見了。

當時賈星就急瘋了心,他拔出刀來以死相迫,這才逼問出廬陵王已經逃走的真相,賈星頓時嚇得魂飛魄散,當即沖回自己家裡,放飛了信鴿。望著振翅高飛的五隻白鴿,賈星知道,他這回算完了。

若能抓得回廬陵王,他也得前程盡毀!若是抓不回廬陵王,他連人頭也得留下!

賈星長嘆一聲,無力地跌坐在地上。

幾個隊正大驚互望,人人臉色蒼白如紙。

夏隊正急了,上前一把扯起賈星,吼道:「這時候是他娘的學女人的時候嗎?追啊!無論如何,咱也得追上,把廬陵王抓回來!」

※※※※※※※※※※※※※※※※※※※※※※※※※※

輕車疾馳,揚起一路輕塵。

車中時不時會閃出一張俏麗的容顏,新奇地打量路邊一路所經的風景。

要把李裹兒這樣的人間絕色從少女變成少男,難度太高了,古竹婷背囊中根本沒有準備充足的物事,也沒有那個時間,古竹婷靈機一動,乾脆仍讓她扮成女人,反正廬陵王扮的是個富貴士紳,身邊有個丫環侍候也屬正常。

古竹婷要做的只是讓李裹兒變得醜陋一些,不要讓人一見驚艷。想讓人變漂亮不容易,想讓人變醜卻容易的很,只不過太丑了同樣會引人注意,也不符合一個士紳侍女的身份,所以古竹婷只是把李裹兒照人的風彩變得黯淡了一些。

車前車後,數十騎駿馬護衛著馬車,一陣風似的向前馳去,只給路人留下一片驚嘆與議論,不知道何方貴人,竟有這般排場。

古竹婷策馬駛在楊帆身邊,目光有意無意的總在楊帆身上有所留連,眉尖兒微顰,似乎心事重重。只是,她此刻是一副男人扮相,因為策馬而行,無須注意神態舉止上也要像個男人,所以這輕顰眉尖的神情活脫脫一個女子,未免引人發噱。

「阿郎!」

眼看前方影影幢幢,即將趕到谷城,古竹婷忍不住了,終於喚了一聲。

楊帆含笑望了她一眼,道:「怎麼?一路上我就看你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有何話說?」

古竹婷鼓起勇氣,認真地道:「阿郎,我覺得……她這人,不可信任!」

楊帆「哦」了一聲,明知故問道:「誰不可信任?」

古竹婷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道:「你明知道的。」

楊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