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九十一章真真假假真

第七百九十一章真真假假真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3 01:39  字數:3763

李顯急步走上去,一把抓住九彩兒的削肩,震驚地道:「真的是你!裹兒,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四下的人都驚訝地向他們看過來,連古竹婷也暫時停了手,不過大家的神態並不特別驚訝,包括楊帆在內。因為九彩兒是從黃竹嶺帶出來的,廬陵王這些年來一直也關在黃竹嶺,認識一個住在黃竹嶺的女孩兒不是很正常么?

楊帆心中疑惑的是:「裹兒?九彩還有另外一個名字么?」

但是,緊接著九彩兒的一句話,就讓全場所有人都石化了。

九彩兒同樣滿臉的震驚與困惑,失聲叫道:「阿爹,你怎麼在這裡?」

阿爹?這一句出口,所有人都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了。

楊帆吃驚地看著九彩兒,瞳孔驀地縮成了一線針芒:「她是廬陵王的女兒?李裹兒才是她的本名?她怎麼……她究竟說過多少謊話?」

楊帆想起兩人相識以來種種,想到她說的什麼亡父亡母、什麼叔父嬸娘,再看著那張稚純嬌美仿如天上仙子的無瑕容顏,腦海里一團混亂,他無法相信,可眼下的一切讓他不能不信。

他不明白這位廬陵王的女兒究竟想要幹什麼,自己和她發生了最親密的關係,兩個人今後又該如何相處,她對自己到底有什麼用心,她說過的話,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又或者……根本就沒有一句真的?

「爹爹,你怎會在此?」

李裹兒沒有回答廬陵王的話,而是急切地反問,她現在也是一腦袋漿糊,當日黃竹嶺上,她和楊帆半斤八兩,楊帆瞞過了她,她也瞞過了楊帆,以致今日突然見到父親。李裹兒也是滿腹疑雲。

李顯遲疑了一下,有心把真相告訴女兒,但楊帆一再叮囑過他,因為事關重大,切切謹慎。他離開黃竹嶺的事,韋氏就堅持不准他告知兒女,他也不蠢,豈能不知此事的利害。裹兒年輕識線。知道真相後萬一路上不小心露了口風怎麼辦?

李裹兒一見李顯遲疑,也顧不得一旁楊帆疑惑的眼神和眾多內衛及百騎驚訝的目光,扯著李顯的衣袖撒嬌道:「哎呀,阿爹,人家可是你的親生女兒,有什麼事情爹爹連女兒都要隱瞞么?」

李裹兒一撒嬌李顯就沒轍了,只好說道:「好好好,為父告訴你。事情是這樣……」

李顯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對她說了一遍,這才關切地問道:「裹兒,你怎麼會在這裡的?你的娘親和兄弟阿姐們呢。他們可好么?」

李裹兒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霧氣氤氳,迅速凝成了汪汪淚水。忽然向前一撲,一把抱住李顯放聲大哭起來。

李顯急了,深山苦困十六年,他什麼都沒有了,只有妻子和兒女,在他心中,他的親人已經重於這人世間的一切。一見李裹兒大哭,他只道消息泄露,一家人遭了毒手。不由心中一沉,急急追問道:「裹兒,你快說,家裡究竟出了什麼事?」

李裹兒哽咽道:「阿爹放心,家裡沒有事。」

李顯心思一寬,一見女兒哭得梨花帶雨,真是好不心疼,連忙抬起衣袖幫女兒輕柔地拭去淚水,問道:「那你哭什麼?」

李裹兒抽抽答答地道:「裹兒去竹林采菇,恰好遇到這位壯士。」

李裹兒看了楊帆一眼,又對李顯道:「女兒不慎被毒蛇咬了,是這位壯士救了女兒性命。」

李顯一聽自己最寶貝的七女兒竟被楊帆救過一命,心中感激莫名。雖然說赦他還京的決定是他的母后做出的,可具體負責此事的畢竟是楊帆,人在危難之中,對向他伸出援手的人是最懷感激的。

如今聽說楊帆不只是救他全家脫困的大恩人,還是他女兒的救命恩人,李顯忙不迭整束一下衣冠,向楊帆鄭重地一揖,感激地道:「楊校尉對我李顯一家,恩比天高!如此高義,李顯……銘記在心!」

楊帆趕緊還禮道:「王爺言重了,這是微臣應盡之義!」

說到這兒,楊帆飛快地瞟了李裹兒一眼,眼神稍稍一碰時,李裹兒恰好收回目光,舉袖拭淚

李顯又回頭看看李裹兒,疑惑道:「後來呢,你怎會出現在此?」

李裹兒道:「女兒也不知楊恩公身負拯救父親離開的重任,向恩公問起名姓來歷,恩公不知女兒身份,自然不會說出真相。只道他是來自京城,上這山上採藥。女兒聽了頓時動了心思……」

李裹兒道:「爹爹和母親困居深山,飽受欺凌恐嚇,過得苦不堪言。女兒想,父親當年犯了大錯,受到祖母懲罰,讓爹爹在黃竹嶺修身養性、反思己過,這才是祖母本意。爹爹是祖母的親生兒子,祖母斷然不會對爹爹不利,也不會如此苛待爹爹,定是那些下臣假傳聖意,狐假虎威。

女兒想,如果我能讓楊恩公帶我離開,來日去到京城見過祖母,把這裡發生的一切面稟祖母大人,這些欺主的惡奴一定會受到法辦,爹娘的日子一定會好過一些。女兒還會告訴祖母,爹爹這些年來已經悔過,而且非常思念母親,祖母心軟,說不定就會讓爹爹回到京城,膝前侍奉,以盡人子之孝道。」

「女兒,爹爹沒白疼你,你真是爹爹的好女兒啊……」

李顯聽得老淚縱橫,一把抱住女兒,老懷大慰。楊帆看著李裹兒真情流露的模樣,一股寒氣卻是陡然從心頭升起,上至泥丸下至湧泉,渾身上下都有一種寒氣嗖嗖的感覺,好象進了冰窖一般。

李顯欣慰地拍了拍女兒的後背,對楊帆道:「楊校尉慎重小心,雖是為了我的安全,可是我女兒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