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九十章意外

第七百九十章意外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2 00:23  字數:3521

出竹山縣,沿築水一路北上,直奔谷城附近的雍山。

等到天光大亮時,楊帆一行人已經遠離黃竹嶺四十里地,跑得人疲馬怠,汗流浹背。

楊帆刻意選擇的這條路線,前方沒有村鎮,等到人困馬乏之後,他們就拐進了一處山坳,載著廬陵王的那輛馬車上還有幾個大包袱,這時歇了戰馬,取出包袱,更換衣物,由古竹婷對大家略作化妝小說章節。

戰馬蹄上的軟墊解去了,身上的勁裝夜行服也都換了跑長途的行旅慣穿的常服,這麼一行人想要完全不引人注目是不可能的,但是把女衛易容成男人,就不會太過吸引眼球。

倉促之間,古竹婷也不可能對所有的人做精細的易容,要知道她當初給楊帆易容,第一次足足用了兩個時辰,以後每次補妝修飾也得小半個時辰,這二十多人,哪有功夫一一進行。

九彩兒乘了一路的駿馬,一開始提心弔膽,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跑得久了,發現並沒有什麼危險,倒是這乘風般的感覺相當不錯,於是放鬆了身體和心情,享受起這種從不曾有過的新奇滋味來。

一路趕來,與黃竹嶺上迥然不同的景色一一躍入她的眼帘,每一種都是一種新奇,就連那輛垂簾密密、不知道藏著什麼重要人物或者東西的車子,她都饒有興緻地觀察了很久,對那一路顛簸卻依舊轉動如常,沒有如她所料般散架的車輪甚有興趣。

特殊的經歷,使她比同齡的少女多了很多也許常人要幾十年才能增長的人生閱歷,但是在另一些方面,她的見識連一個三歲小孩子都不如,因為她自出世到現在。根本不曾見過那些東西。

古竹婷正在為一些女侍衛修飾著容貌,楊帆先是趕去車子那兒,同車中人秘密談了些什麼,然後就避到林中,換下勁裝武服,換上一身很普通的常服。

這時還沒輪到九彩兒易容換裝,她正無所事事地在山坡上東張西望。楊帆等人的舉動,處處透著奇怪,以致於九彩兒開始懷疑他們是不是一群江洋大盜。

不過她只是好奇,並沒有恐懼。她所處的險惡環境,使她練就了一種本領,別人對她是心懷善意還是心懷不軌,她一般都能感覺出來。或許,一個人兩個人的態度她會看錯。但是這麼多人對她有沒有惡意,她還是能夠確定的。

因之。只要對她沒有惡意。那麼對方是任何身份她都不會在意了,不管對方是什麼人、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不管對方把她帶去哪裡,還有比她困居的黃竹嶺更叫她厭煩的地方嗎?

「哎喲!」

只顧東張西望的九彩兒沒有注意腳下,一個淺坑讓她的腳崴了一下,沒有傷著筋,但是有點疼。九彩兒單腿跳了幾下,表情微現痛苦。

「這麼不小心,走路還東張西望的!」楊帆說著走過來,對她道:「嚴重么?」

九彩兒試著用腳尖踩了踩地面。向他甜甜一笑,道:「沒事,不疼的。」

楊帆道:「那就好,走,我帶你去換身衣裳,容貌也得變變。」

「哦!」九彩兒踮著腳尖輕跳了幾下,這才換成了正常的步伐,乖乖地跟在楊帆身邊,輕聲道:「橋哥哥,你們為什麼行動要這麼隱秘?他們……都是跟著橋哥哥採藥的?」

楊帆腳步一頓,遲疑道:「呃……這裡邊情形很複雜,一時半晌也和你說不清楚,你不要多問了,放心,你現在是我的女人,我不會害你。這件事,回頭我會向你說個明白!」

「嗯!」九彩兒輕咬薄唇,乖巧地點頭,細聲細氣兒地道:「人家不問,反正都聽橋哥哥的,不過……人家只有一件事想求哥哥……」

楊帆原還不覺得什麼,如今兩人已經有了最親密的關係,再聽她叫自己橋哥哥就有些彆扭,只是現在若想說明,免不了又是一堆囉嗦,只要暫且聽著,聽她有所要求,便道:「什麼事?」

九彩兒俏臉微暈,小聲道:「再趕路時,人家想跟哥哥共騎,行嗎?」

楊帆笑了笑道:「好!那有什麼不可以的。」

※※※※※※※※※※※※※※※※※※※※※

黃竹嶺上,廬陵王的家。

韋妃沉著臉色看著濟濟一堂的子女。雖說近幾年來李顯的身體每況愈下,漸漸連行房的能力都沒有了,不過以前他還是很高產的,是以子女並不少。

他的兒子有李重潤、李重福、李重俊、李重茂四子,女兒則有七個,其中只有長子和三女兒、四女兒以及最小也是最受他夫婦寵愛的七女兒是韋氏親生的。此刻一家人如此緊張,是因為……七公主李裹兒不見了。

早上起床的時候,姊妹們沒有看見裹兒,當時還沒有太往心裡去,因為廬陵王一家人中,只有這個李裹兒得天獨厚,在黃竹嶺到處遊走卻不會受到詰難,就連駐軍統帥賈星賈旅帥都喜歡她。

裹兒是公主,賈星不敢正式收她當乾女兒,但是在寨子里,裹兒卻是一直稱他乾爹的,賈星對此也並不否認。因此,廬陵王一家人都夾起尾巴做人,輕易連門都不敢出,只有李裹兒例外。昨夜寨子里有戶人家失了火,一早李裹兒就不見了,姐妹們也沒當回事,都以為小妹跑去看火情了。

早餐的時候她沒回來,一家人還是沒在意,但是到了午後還是不見她的蹤影,韋氏就有些著急了。因為「廬陵王正在家裡生病」,韋氏也不敢大肆張揚,更不敢胡亂向人詢問,只是派了長子出去尋找了一圈,結果當然沒有她的蹤影。

這時家人才發現在李裹兒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