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八十七章綠色的網

第七百八十七章綠色的網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1 02:08  字數:3598

「橋哥哥!」

九彩兒像一隻快樂的小喜鵲,一頭扎進楊帆的懷抱,皓腕勾住了他的脖子,笑逐顏開的臉上還帶著斑斑淚痕。一雙柔軟的小鴿子緊緊地貼在楊帆胸口,裡邊一顆心跳得嗵嗵直響。

楊帆看見她喜悅的眼中漾起的淚花,一時來不及反應她如此熱情的擁抱:「怎麼了?」

「我以為……橋哥哥不會再來了!」

九彩兒扁扁嘴,用帶著鼻音兒的萌萌語調傾訴,還在眼中閃爍的淚花眨出了眼睫,旋即便破啼為笑:「是我自己嚇自己,橋哥哥沒有騙我!」

楊帆有些好笑,無奈地搖搖頭,不著痕迹地解開勾住自己脖子的一雙柔軟玉臂,說道:「我只是有些事情耽擱了,答應你的事情,哪能不來!」

「嗯!」

九彩兒喜悅地點頭,跟小雞啄米似的憨態可掬。

「橋哥哥,你說這一兩天,就能帶我離開,現在已經過了一天了,我……我今天或者明天,能跟你走了么?」

九彩兒有些興奮難捺、又有些擔憂惶恐,一雙令人著迷的大眼睛瞬也不瞬地盯著楊帆,期盼著從他嘴裡聽到滿意的回答。

楊帆眸光一閃,還未開口,九彩兒又低下了頭,怯怯地道:「叔父屢次三番不能得逞,有些惱羞成怒了。他說……他說要把我許人,那個男人是寨子里的一個伙長,長得像個殺豬的。又胖又凶,他以前有個女人。被他酒後發威給活活打死了,我怕……真的好怕……」

九彩兒把衣帶一圈圈地繞到纖細晶瑩的手指上,垂著頭怯怯地說,沒有注意到楊帆已經在點頭。

楊帆道:「嗯!我今天來,正想跟你說,今天晚上,你能出來么?」

九彩兒霍然抬頭,緊張地睜大眼睛。期期地道:「橋哥哥,你是說?」

楊帆道:「我想今天晚上來帶你下山!」

九彩兒微微張著嘴巴,怔忡半晌,突然快樂地叫起來:「可以可以,當然可以,我……我晚上就在這裡,就在這裡等著橋哥哥帶我走!」

楊帆鬆了口氣。微笑道:「你能出來就好,我還擔心到時候你無法出門。」

九彩兒撇撇嘴道:「他們才不會在意我的死活,我能溜出來的!」

說著再度撲到楊帆的懷裡:「橋哥哥,你真是太好了,你是我的大恩人,一輩子的大恩人!」

楊帆微有些不自在。不太適應這樣親熱的舉動,正想輕輕推開她柔軟的身體,九彩兒忽然放開他,切切地道道:「橋哥哥,今晚我們就走了。那你現在不要再找『竹寶』了好不好?」

楊帆心道:「我要找的『竹寶』已經找到了,這竹林中。哪有什麼我想要的東西。」

見他點頭,九彩兒歡喜無限,一把拉起他的手,說道:「橋哥哥,你跟我來!」

九彩兒在竹林中奔跑起來,楊帆被她拉著,不由自主地跟在她的後面,不一會兒,來到一處地方,一人多高半探出來的崖壁,崖壁自上而下垂下許多藤蘿,藤蘿交織成了一張綠色的網,一直垂掛到地上。

九彩兒放開楊帆的手,翩然一轉,隨著轉身的一旋,大大的裙擺像五彩的花瓣似的張開來,露出一雙玉筍似的小腿。

九彩兒嬌喘著,兩頰嫣紅,眸光發亮:「橋哥哥,進來看,這是我一個人的小房子。」

九彩兒分開藤蘿,貓腰鑽了進去,楊帆有些好奇地跟進去,岩頂一人多高,站著倒不辛苦,縱深約有七尺,地上鋪了厚厚的竹枝,上邊又墊了柔軟的青草,如同一張大大的床鋪。

九彩兒雙腿並起,快樂地一跳,裙兒揚起複又落下,裙兒落下時,她已開心地在這柔軟的草床上坐下,七彩的裙兒鋪灑在她的四周,青草如荷葉、裙擺似荷花,而她坐在中央,就像花的蕊。

「橋哥哥,來!」

九彩兒笑盈盈地拍著柔軟的草床,楊帆在「床」邊坐下,嗅著天然的青草香氣,微笑四顧道:「不錯,如我修道人所言的洞天福地,沒想到在黃竹嶺上,竟有這般所在。」

「而且,這洞天福地裡面,還有一位美麗的仙子!」楊帆回首笑望著九彩兒道。

九彩兒撫著自己的臉頰,喜孜孜地道:「橋哥哥,人家真的很美嗎?」

她知道自己長得很美,從小就知道,後來漸漸出落成妙齡少女,她就更明白這一點了,寨子里那些男人色色的目光她又不是看不到。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這裡畢竟是一個閉塞的山村,一個村姑再美能美到哪兒去?

聽說在長安和洛陽有的是絕色佳人,天下各地的美女或自願或不自願地都會集中到那兒去,「馬橋哥哥」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又是心志比較堅定的修道人,九彩兒可沒有信心自己的美貌也能讓他著迷。

這時聽楊帆這麼說,九彩兒心裡美滋滋的,信心為之大增,但她猶自含羞低頭,輕卷衣帶,作出羞怯模樣道:「才不是呢,橋哥哥經多見廣,想必見過許多美麗的女子,人家……比她們如何?」

楊帆微笑道:「的確,天下間有許多美麗的女子,尤其是大城市裡面,本來就美女眾多,又懂得穿衣打扮,更是麗人無數,許多時候,看著美如天仙的人,一旦卸了妝,那就慘不忍睹了,所以要看一個女子是否真的美麗,要她卸了妝才知道。」

九彩兒咬著薄嫩如肉脯的櫻唇,側首想了一想,忽然向楊帆爬了過來。

一個俏麗到極致的美少女,在一處藤蘿垂掛、野趣盎然的洞穴里,如一隻野性未馴的狸貓兒似的。扭動翹臀,以一種充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