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八十五章廬陵王

第七百八十五章廬陵王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01 02:08  字數:3368

楊帆本想確定一下此人的身份,李顯這麼一問,楊帆馬上就知道他是李顯了。

楊帆知道自己的貿然闖入會使此間主人受到驚嚇,卻未想到會把這位曾經的皇帝陛下嚇成這副樣子,簡直跟見了鬼似的。

楊帆趕緊欠身道:「臣奉聖諭,見過王爺。這裡有一道聖上的密旨,請廬陵王……」

楊帆從懷中取出裹束嚴整的聖旨,李顯如同中了箭的兔子,「嗖」地一下跳了起來,急退兩步,雙手連擺,顫聲道:「我不看!我不看!你要殺就殺,本王不接聖旨!」

楊帆啼笑畢非,捧著聖旨站在那兒,一時不知該如何解釋。

古竹婷掩上門扉,閃身進來,見此情景,連忙說道:「殿下勿驚,我等此來,所奉聖諭絕非是對殿下不利的。」

在這種情況下,女人是比男人有優勢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古竹婷穿著一身夜行衣,腰間也插著劍,可那緊束的衣靠襯托出婀娜的曲線,盡顯女兒家的柔美。李顯夫婦見是一個容顏嫵媚、體態窈窕的女子,畏懼之心大減,韋氏強作鎮定地上前問道:「你們……你們奉諭而來,為何……為何如此……」

楊帆會意道:「這位想必就是王妃娘娘了,臣楊帆見過娘娘。臣確是奉聖諭而來,至於臣為何潛行匿蹤,冒昧闖入,還請王爺和娘娘看過聖諭,微臣再稟明苦衷。」

韋氏見他對自己恭敬有禮。膽怯之心愈加淡去,便伸出雙手。接過了那道聖旨。

楊帆這時才看清韋後的容貌,既驚於她的年輕,又驚於她的美貌,沒想到這位曾經的嗣聖皇后,如今依舊這般美貌,於這靜室爐火下看來,紅顏依稀,恍如二十許人。

韋氏接過密旨。緩緩退到一邊,扯開系口,褪下筒衣,又拔下筒蓋,慢慢抽出一軸黃綾,就著爐火的光亮緩緩打開。李顯站在她旁邊,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

韋氏把密旨細細地看了一遍。眉頭先是一跳,繼而雙目一凝,重新看了起來,一個字一個字的彷彿要把它們吞到肚子里去反覆咀嚼,過了半晌,她才緩緩抬起頭。紅紅的火光映著她嚴肅俏麗的臉寵,一字一句地問道:「母后要你們護送王爺秘密返京?」

楊帆糾正道:「是皇帝!」

李顯當了三十六天皇帝,就被他的母親一腳踢開,換了他弟弟李旦做皇帝,而他則被踹到房州蹲大獄了。他根本沒有趕上武則天登基為帝,一家人困在這黃竹嶺上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依舊習慣稱武則天為母后。

楊帆這一提醒,韋氏反應過來,忙道:「是!是當今聖上!聖人要你們秘密護送王爺返京?」

楊帆道:「是!這正是下臣的使命!」

李顯驚慌道:「母后……母皇為什麼要叫你們秘密護送我返京?我不走!我死也要和家人在一起,我不跟你們走……」

楊帆的眉頭倏地皺了一下,這位廬陵王的膽子怎麼這麼小?

韋氏扭過頭去,狠狠地瞪了丈夫一眼,只是當著楊帆和古竹婷,不好對丈夫出言不遜,但她的語氣已經充滿了責備:「王爺不要總是想著死,母皇如果想要殺你,這兩位侍衛此刻已經動了手,何必還秘密護你還京?」

韋氏說完,轉向楊帆,歉然一笑道:「王爺原本不是這樣,這些年來,王爺幽居山中,又時常聽到些不該聽到的傳聞,疑神疑鬼,久而久之落了心病,以致如此失措。」

楊帆欠了欠身沒有答話。

韋氏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快步走到牆角,撿起兩個馬扎,拿到房中央,對楊帆二人殷勤招呼道:「來來來,你們遠來辛苦,快坐下說話。說來慚愧,這裡說是王府,寒室簡陋的尚不如尋常村居,怠慢了你們。」

楊帆二人原不知她要去幹什麼,這時才知是給他們拿凳子,不管人家如何落魄,畢竟曾是大唐皇后、如今的王妃,楊帆二人忙不迭接過馬扎,道謝一番,這才坐下。竹室空空,四下堆的都是雜物,也分不出個上首下位,二人只得與廬陵王和王妃對面坐了。

二人坐定身子,韋氏客氣地道:「既然母皇有聖諭,王爺當然得遵旨而行。只是王爺在這黃竹嶺上已達十五年之久,消息閉塞,不聞世事,與母皇更是多年未見。不知母皇這次密召王爺回京,可有什麼打算?有請天使說個明白,王爺也好有所準備,免得行止唐突,惹得母皇不悅。」

武則天只要下一道聖旨,宣廬陵王回京就是了,那是真正的召之要來,揮之則去,根本不可能把還未宣之與眾的決定寫在上面,雖然韋氏已經猜到了一點,可愈是如此,她愈是不敢相信,因為她已經期待了太多次、也失望了太多次。

「這個……」

楊帆猶豫了一下,韋氏忙道:「這聖旨上說要王爺秘密赴京,可王爺身在黃竹嶺不得自由,如何離開、如何秘密,諸般事宜還要與兩位天使商量。不敢叫天使為難,只要說些能夠讓我夫妻知道的事情就好,無論如何,我夫妻二人都感激不盡。」

這件事需要李顯夫婦的配合,當然得讓他們知道目前的局勢,楊帆故意作態,只是不想給這位從太子而皇帝,從皇帝而王爺,從王爺又要變太子的傳奇皇子留下一個不能謹言慎行的印象。

韋氏說罷,楊帆便欠身道:「不敢不敢,王妃娘娘太客氣了,臣正想把陛下的交待說與王爺和王妃知道。」

李顯也顧不得往灶里塞柴火了,那雙老寒腿似乎也不是那麼難受了,眼巴巴地盯著楊帆,像個洗耳恭聽的小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