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八十三章巧探

第七百八十三章巧探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30 12:25  字數:3324

「馬橋哥哥!」

九彩兒跑到楊帆面前,喜孜孜地挎住了他的胳膊,這樣的動作,若叫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來做當然無可挑剔,可是楊帆已是一個成年男人,而九彩兒已是二八少女,這就顯得有些唐突了。

然而,這些動作九彩兒做來落落大方,優雅自然,似乎理所當然如此,反而叫你若是有所遐思,就會暗慚自己心思齷齪。也許,對九彩兒來說,楊帆就是她新生的希望,因此見他依約而來,不免喜極忘形,真情流露小說章節。

可是對楊帆來說,那還未長成的兩團軟肉輕柔地擠擦著他的肘彎,一種只可意會的感覺卻不可避免地襲上心頭。那種感覺無法形容,明明只是身體的觸感,偏偏讓人心頭湧起一種甜香的味道。

楊帆不是個乍近女色的初哥兒,本不該如此把持不住,可這少女明眸皓齒,光艷照人,實是他生平僅見,被她這般挨著,楊帆竟也忍不住一陣心猿意馬。楊帆不禁暗念一聲佛:「面片兒姐姐,實在對不住,我昨日只是信口一說,卻讓你家橋哥兒犯了色戒……」

九彩兒隨在楊帆身邊,看著他在竹林中東翻西找的樣子,忍不住好奇地問道:「橋哥哥,你究竟在找什麼啊?」

不知不覺中,她對楊帆的稱呼又親近了幾分,楊帆事先已經做了番功夫,坦然答道:「找一種寄生於竹根旁邊的植物,葉子像貓耳朵,一尺多高,其莖土黃,其形如蟲,是煉製長生丹的一種必須藥物。」

九彩兒訝然道:「那是什麼東西?我在竹林中從未見過這種東西。這東西有用處?」

楊帆道:「當然,竹葉可治口瘡目痛、失眠中風,竹瀝可治胸口大熱,止煩消渴竹實內通神明,輕身益氣竹茹可治溫氣寒熱,吐血崩中;竹根則有清熱除煩之效。竹子一身是寶,是以生於其下的這種『竹寶』,才是練丹寶物,只是此物極難尋找,萬株之下難覓其一。」

楊帆說得煞有其事。九彩兒信以為真,不由嘆了口氣道:「成仙得道、長生不老,我總覺得有些虛無縹緲呢,橋哥哥一表人才,既隨空舟仙長學道。想必學問也是高深的緊了,何不求仕作官。圖個富貴前程呢?」

楊帆洒然一笑。道:「我雖不是出家人,卻也性喜淡泊自由,做官圖什麼,富貴榮華么?家師信眾無數,供奉無窮,我若想要富貴。自可有一輩子花用不盡的錢財,又何必去官場中俯首卑膝。」

九彩兒聽了歡喜的心都要炸了,撿到寶了,真的撿到了一個活寶貝。這郎君年少多金,又有財又有貌,若能隨了他,還怕不能錦衣玉食過好日子么?一念及此,她已暗下決心,無論使些什麼手段,也要拴牢眼前這個男人。

楊帆說著,很自然地拐到了廬陵王的身上:「就說這黃竹嶺吧,為何立下嚴令,不許閑雜人等上山?還不是因為山上關著廬陵王么。廬陵王可是皇室貴胄,曾經做過大唐天子的,現在又如何?」

九彩兒聽了神色頓時一黯,只是楊帆正扭頭看向另一邊,恰恰沒有看到她的表情。楊帆向著斜下方那片竹屋比划了一下,說道:「便是一個在鄉間有百十畝田地的人家,也得三進院落,青磚瓦房吧?你看看昔日的大唐天子如今的廬陵王爺,住在什麼地方,俱都是些粗陋的竹屋,王府與旁人家可有區別?」

九彩兒低低地應了一聲,楊帆站住腳步,轉過身來,一副不經意的樣子,道:「廬陵王是住在這兒吧?」

他們此時已經來到一處高地,從這兒可以俯瞰下方一片掩映於竹林中的屋舍,那些房舍區的竹子並不多,軍戶只在房前屋後留出幾叢竹子裝飾風景,因此從上邊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片屋舍區的情形。

「嗯!」

九彩兒見他蠻有興緻地觀望,便伸出纖纖玉指,向山間一處屋舍指了一指,說道:「是呀,你瞧,那就是廬陵王府,呵呵,與別人家的房子有什麼區別么?我從小生活在這兒,從不覺得那王府的房子和別人家有什麼不同。

房子一樣,人也是一樣,旁人家養雞,廬陵王家要是不養,那麼王爺家裡的孩子就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別人家的孩子有雞蛋吃,自己則饞得咽唾沫,呵呵,天皇貴胄呵……不過如此!」

楊帆順著她的手指,緊張地記下那間房子周圍的景觀,房舍差別都不大,如不記下細微的差異,回頭就休想再辨認究竟是哪一間了,是以九彩兒略帶些自嘲的語氣和那慘淡的神色都被他忽略了。

楊帆迅速把那處房舍周圍景緻特點牢牢記在心裡,這才裝作不感興趣的樣子轉過身,一邊繼續東張西望地尋找著根本不存在的所謂「竹寶」,一邊認同地道:「是啊,一個皇室王爺結局也不過如此,我又何必做官呢?做了官,一旦遭難,還不及一個平頭百姓自由,何苦來哉!」

「嗯!」

九彩兒輕輕地「嗯」了一聲,聲音不大,但點頭的動作異常用力。

※※※※※※※※※※※※※※※※※※※※※※※※※

楊帆弄清楚了廬陵王的住處,就沒有心思繼續尋找那子虛烏有的「竹寶」了,他正準備下山的時候,九彩兒終於忍不住問道,「橋哥哥,你什麼時候才能帶我走啊?叔父他……他又在逼我了,人家這一次險些沒能逃出來。」

說著,她的眼圈一紅,情不自禁地低下頭,輕輕地卷著自己的衣角,眼淚在她的眼眶裡打起了轉轉。這副模樣著實惹人憐惜,楊帆忍不住勸道:「你別急,明天或者後天,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