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八十二章九彩兒

第七百八十二章九彩兒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30 00:15  字數:3596

「你……現在就要帶我走嗎?」。

「現在不行,你也知道,我是偷潛進來採藥的,而且我事情未了,如果我現在帶你離開,就必須得馬上離開這裡,可我想找的那份主葯還沒著落。你先回去,等我安排好一切,好么?」

九彩兒眸中的神彩頓時消失了,失望的神情無法掩飾,或許是突然萌生的希望使她過於患得患失,所以她不太相信楊帆的承諾,她擔心楊帆下了山就會把她拋之腦後。也許楊帆方才那番話都只是為了安撫她,為了安全脫身才安撫她的話。

畢竟……山底下立著「擅入者殺」的牌子,他若是出於這理由,也是完全說得過去的。

楊帆看得出她的擔心和不信任,不過他也因此覺得,這個少女在這個火坑裡真的是活不下去了,也許真的可以利用她同廬陵王取得聯繫。

楊帆摸了摸身上,錢袋不算豐厚,不過對這山居的少女來說,已經可以算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了。

楊帆掏出錢袋放到她的手上,說道:「這點錢,你先拿去,也許有些用處。明天這個時候,我還來這裡採藥,如果你方便的話,可以來見我!」

「嗯!」

九彩兒似信非信地接過錢袋,或許是因為自幼居於深山,不習人間禮數,她毫不避諱地當著楊帆的面打開了錢袋。

「哇!這……這是金子?好大一塊!」

九彩兒拈起一塊金餅子,驚嘆地道。

楊帆的錢袋裡有一塊金餅,兩顆龍眼大的明珠,還有幾十文錢。

金子雖不能直接用來當錢使用,卻可以兌換成錢,因此遠赴外地的人很少會背著一袋子沉重的貨幣。而是攜帶金子、明珠等很值錢的東西。看這錢袋,倒也恰好側面印證了他方才的話,他的確是從遠方來的。

九彩兒大概長這麼大都沒見過這麼大的一筆財富,兩眼熠熠放光。

楊帆看著她雀躍的樣子,微微一笑,道:「是啊,你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吧?」

「嗯!嗯嗯嗯!」

九彩兒抿著嘴唇連連點頭,一副眉開眼笑的樣子,「嗯嗯」的鼻音發出來,萌極了。

楊帆取笑她道:「看你現在的樣子。金子才是給你解毒的良藥啊。」

九彩兒俏臉一紅,微嗔地白了他一眼,有點兒忸怩。

楊帆笑臉一收,道:「好了,我得走了。你也回去吧,自己小心些。明天我還會來這裡!」

楊帆向她招招手。便閃進了竹林之中。

「馬橋哥哥,不見不散!」

九彩兒追上兩步,揮舞著金餅子向他甜甜的招呼。

※※※※※※※※※※※※※※※※※※※※※※※※※※※※※

楊帆假意回去尋他的葯鋤和竹簍,在竹林中穿行一陣,等九彩兒已經不可能看到他的身影,立即返回去。悄悄盯著九彩兒。

九彩兒大概是窮怕了,陡然得到這麼一大筆錢,她跪坐在地上,捧著金餅子看一陣兒。愛不釋手地放下,再舉起明珠端詳一陣,就連那些銅錢,她都一枚一枚仔細看了許久,彷彿是寶貝一般。

楊帆暗暗嘆了口氣,只瞧她這副模樣,就可以知道她平時是如何的拮据了。

不過,艱苦的生活,卻沒有對她的生長發育造成什麼影響,或許天生麗質,指的就是她這種女子。

九彩兒一樣樣地把錢袋裡的東西寶貝似的鑒賞了幾遍,便裝進錢袋,在竹林中逡巡起來,楊帆先還有些納悶兒,不知道她在找什麼東西,看了一陣兒才恍然大悟,原來她是想把錢袋藏起來。

想到她那人面獸心的叔父和刻薄嚴厲的嬸娘,這小丫頭這麼做也就理所當然了。

楊帆沒有再看下去,他現在已經確信這個姑娘不會泄露他的行蹤了。如果她想告密,就不會有這種耐心在那兒鑒寶似的對錢袋看個沒完。

其實楊帆早就相信了九彩兒的話,只是此事畢竟干係重大,直接關係到一批人的生死乃至國運的變化,他不能不格外小心。

楊帆趕到他和古竹婷分手的地方,又靜靜地等了大約半個時辰,便聽到一陣悉索的腳步聲響起,楊帆悄悄撥開草叢一看,見是古竹婷,這才現身出來,古竹婷一見他,便輕輕搖了搖頭。

楊帆道:「不用著急,如果廬陵王那麼容易見到,咱們也不用如此慎重其事了,回去再說,我可能已經有了法子。」

兩個人又順原路悄悄潛出了黃竹嶺,回到黃竹鎮上的住處。

二人各自沐浴一番,歇下不提。直到共進晚餐的時候,楊帆才把今日如何遇見九彩兒,如何為她解毒,如何知道她可憐的身世,以及想利用這個「山裡人」打探廬陵王準確消息,再行聯繫的打算和古竹婷說了一遍。

古竹婷道:「這個女子可靠么?」

楊帆笑道:「你不會認為一個年方二八的少女,在那種環境之下,就能隨口編出一套天衣無縫的謊話來吧?再說,一個妙齡少女的謊話,還瞞不過我的眼睛。」

古竹婷微微一笑,道:「自然是阿郎應變的本事更高一籌,你找的這個身份細想起來還真像那麼回事,只是你下回去時,難免要背個葯簍裝裝樣子了。我是說,這個少女畢竟是駐軍的民戶,她會不會泄露阿郎上山的消息?」

楊帆把他去而復返,對九彩兒又暗中監視了一番的情形說了一遍,道:「所以,我可以篤定,她絕不會告發我。只是,一旦讓她知道我上山的本來用意,只怕她膽子太小,哪怕不對人言,神色間若是露出些異常,也是大大不妙,所以,我會巧妙套問。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