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七十九章絕色

第七百七十九章絕色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9 18:15  字數:3433

古竹婷花了半夜功夫製造出的幾件迷綵衣只消示範幾遍,楊帆就能運用自如了,其實這東西就是一個應用技巧,像有的魔術一般,外行人百思不得其解,一旦戳穿其中的訣竅,這戲法就人人會玩了。

但是潛行的功夫就相當於魔術師玩紙牌的技巧了,那需要長期刻苦的訓練,一時半晌楊帆是學不會的,因此他只能跟在古竹婷後面,等她示意前方並無異常時,才向前躥進一段距離。

不過這樣也好,古竹婷的真容其實蠻可人的,尤其是她的身體,因為所練功夫的特殊性,所以肢體窈窕,柔軟婀娜,只要擺動起來,就有一種催人情慾的韻律小說章節。行進間彷彿一條美女蛇的她,看著著實賞心悅目。

只是楊帆必須得專心盯著她,否則一不小心就會失去她的蹤影,除非她自己主動示意,要不然就連楊帆也找不到她的影兒了。

兩個人順利地潛過了第一道防線,又花了一番功夫越過了第二道防線,果如楊帆預料,白天山上的防範非常鬆懈。

兩人在潛入期間還看到幾隻大黑狗,楊帆不由暗自慶幸,這些大狗在晚上很可能也是用來警衛山寨的一個工具,任你功夫再高,因為身上有氣味的原因,也很難瞞過這些六感敏銳的動物。

潛進山寨後兩個人的行動就方便了很多,但黃竹嶺範圍很廣,裡邊的諸多建築也沒有什麼規劃,完全是依照山勢地形就便建造的一些房舍,這些房舍錯落於竹林之中,瞧來世外仙境一般,但兩人想要從中找出一個特定的目標來就難了。

兩個人看到一幢在眾多的竹屋中顯得比較大氣寬廣的所在,結果好不容易接近。卻發現是駐守此山的旅帥居處,兩人撲了個空,還險些暴露行跡,眼見如此盲人瞎馬地尋找不是辦法,二人只得暫且退到竹林中商議起來。

古竹婷道:「阿郎,這山上的房子都差不多,有許多房子又是連成片的,村民進進出出,咱們想毫無形跡地靠近太困難了,想從這麼多房舍中找出廬陵王的所在實是難如登天。咱們不能抓個人問一下嗎?」

楊帆馬上否決了她的建議:「不行!這山上要是丟了個人,他們馬上就會提高警覺,那樣的話,我們甚至沒有可能再見到廬陵王。」

他仔細想了想,又道:「我的潛行功夫不行。拖了你的後腿,這樣吧。你遊行探察。便宜行事,我在這竹林中尋一高處,居高臨下窺視他們的居所。廬陵王一家在此住了十多年,可能看起來早就跟普通的山民一樣了,但是……多少總會有些不同,也許認真觀察一番。會發現一些端倪。」

「好!」古竹婷頷首道:「那……你自己小心,我去了!」

楊帆點點頭,就見古竹婷腳步輕盈,似一隻狸貓般閃出了竹林。身形晃了幾晃,便消失在楊帆的視線之內。

楊帆抬頭看了看那些筆直聳立的修竹,返身向竹林深處潛去,到了一處修竹密集處,楊帆選了一棵異常粗大的竹子,手腳並用爬了上去。

那根竹子雖然粗大,高處多了一個人的體重也有些承受不住,楊帆便把附近的兩根竹子扯過來,用竹枝把三根竹子纏到了一起。

這一來,果然沒有那些顫顫巍巍的感覺了,即便有風來,竹子也穩定了許多,楊帆這才專心向視線所及的那片屋舍望去。

從這兒當然不能俯瞰整個黃竹嶺的居民區,他們的居民區根本就是圍著整個山嶺環形建築的,但是從這裡可以觀察一大片,如果沒有什麼發現,再換個地方就是。

楊帆看到有戶人家出來一個胖大的婆娘,端著個木盆,走到了院落一角,彷彿是個豬圈。

他還看到一戶人家,有幾個婦人坐在院子里聊天,有人納著鞋底,有人端著簸箕從裡邊撿著霉米。

還有一戶人家,男人正從山裡回來,扛著鋼叉,背著弓箭,叉尖上倒吊著兩三隻野兔、野雞一類的野味兒。

打獵的這個漢子,會是廬陵王的兒子么?餵豬的那個胖婆娘,怎也不會是韋妃吧?至於那幾個在路口和泥巴的小屁孩……,也不知廬陵王家裡這幾年有沒有添丁進口。

楊帆觀察了半晌,心裡頭胡思亂想著。

這時,一個紅裙少女不知從何處冒出來,堪堪走到了楊帆身下的那根修竹處。

楊帆作為一個習武的人,六識遠較常人敏銳,雖然他沒有聽到什麼,心中還是突然掠過一絲警意,楊帆下意識地一低頭,就見一個少女正彎著腰站在竹下,似乎在找著什麼。

楊帆心中一驚,急忙挾穩了竹干,生怕發出什麼聲息,那少女一抬頭便會發現他的蹤跡。

他希望匡複李唐,是因為他對武家的失望,天下間有資格繼承江山的非武即李,而武家那些人一旦成為統治者,連守成都做不到,所以他矢志匡複李唐。

然而,他不認為因為自己的這個志向如何偉大,就可以犧牲無辜者的性命。作為一個皇權鬥爭的受害者,他最恨那些以大義名義或者什麼更高層次的目標,就理所當然地把黎民百姓視如螻蟻的行為。

他害怕這個少女發現他,一旦這少女發現了他,他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了,冷血地殺人滅口,他是做不到的,這些無辜的百姓不應該是測試他是否殺伐決斷的試金石,那種草菅人命的官吏在他眼中向來畜牲不如。

所以,他只能摒住了呼吸,暗暗祈禱這位少女早些離開。

少女彎著腰,一直在竹根處尋找著什麼,後來還撥翻著草叢,樣子十分專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