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七十七章黃竹小鎮

第七百七十七章黃竹小鎮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9 02:59  字數:3490

「客官是路經此地?」

客棧掌柜的滿面堆笑地把楊帆和古竹婷迎進去,楊帆昂首挺胸走在前頭,古竹婷提著包袱落後他半步,小鳥依人般跟在他的身邊,就像一個溫柔楚楚的小媳婦兒,任誰也看不出她是個百變魔女,而且是一步一殺人的超卓女殺手。

「哦!不是,我們來這兒,是打算進一批竹子!」

楊帆神態從容,坦然答道:「貴地的黃竹製成竹席,再加以薰制,其色如金,溫潤如玉,且不生蟲子,既有賣相,又很實用,只是在當地買的話,價錢貴了許多,我便賺不到幾文了,所以趁著夏天熱銷之期未至,我和娘子先來進一批貨。」

楊帆哈哈一笑,道:「直接到你本地來買,總該不會那麼貴了吧?」

掌柜的一聽他是來收購竹子的,那在店裡必然是要多住些時日的,這個人巴結好了,怕他再來黃竹鎮時不選擇自家這處客棧?他既然是做竹器生意的,肯定要年年進貨嘛。

掌柜的更加熱情了:「好好好,這位客人真是好眼光,老漢覺著我們這兒的竹子,質地不比舒州、小溪一帶所產差嘛,可惜識貨的人不多,老漢這裡先預祝客官財源廣進了,呵呵呵,客官請看,這間上房可還滿意,前廳就可用餐,本店的膳食也是很地道的地方風味。從後院出去不遠,就是一道溪流,兩岸景緻優美,賢伉儷一定會喜歡這兒的。」

古竹婷先聽楊帆稱她娘子,已是面熱心跳,再聽這掌柜的稱他們是賢伉儷,這一顆心暖烘烘得說不出是什麼味道,只是在楊帆身邊。她還得強作鎮定,著實苦了他。

楊帆看了看,這小地方的客房就是舒坦,在洛陽城裡,就一張床鋪、一張矮几的斗室,每天的租金也是二十文以上,這兒的房舍內外兩間,外間待客,內間休息,中間有十二扇的木屏分割。清凈雅緻,一天的食宿費才十文錢,當真物美價廉。

楊帆滿意地點點頭,對古竹婷道:「娘子,把東西放下。歇息一下吧!」

古竹婷也不敢搭話,更不敢抬頭看他。只是溫馴地點點頭。邁步進了房間。

掌柜的在後面陪笑道:「小娘子稍候,夥計一會兒就送來熱水,想要沐浴的話,窗子一關,房門一閂就行了,老漢這店裡安靜的很!」

楊帆卻沒進屋。只在外屋逡巡了一遍,便又踱出去,在院中一棵高大的桂樹下站定,假意與那掌柜攀談:「呵呵。我聽說,你們本地因黃竹嶺而成名,那兒的竹子最多,也最是便宜,可是如此么?」

掌柜的翹了翹大拇指,恭維道:「客官是下過功夫的,咱們這黃竹縣,盛產竹子最多的就是黃竹嶺。客官做竹器生意,想必是新竹老竹都需要的,別處山竹常受人砍伐,老竹可是不多,唯獨這黃竹嶺上,尋常人上不去,多少年的老竹你想要都尋得到。」

「哦?」

楊帆聽了轉身在樹下一塊青條石上坐下,拍拍旁邊,對那掌柜的道:「來來來,掌柜的請坐,在下初來乍到,對貴地情形還不了解,掌柜的若肯幫襯一下,從中牽線搭橋,若是做成了這樁買賣的話,呵呵呵……,雖說在下是小本生意,賺不得幾個錢,可這辛苦錢還是會付的。」

古竹婷放下包袱,見那房間採光充足,一片明媚,後窗外就是一片樹木,枝葉婆挲,前窗後就是天井,陽光斜照,心中甚是滿意。款款踱到窗前,目光向外一瞟,恰看見楊帆在樹下與小店掌柜談笑風生。

陽光透過桂花樹葉照下來,斑斕一片。斑斕的陽光映在楊帆身上,有種特別的效果。

陽光、爽朗、英俊……,叫人心動的男人味兒。

古竹婷急忙抽回身子,回到榻邊坐下,臉頰有些發燙。

輕輕按著怦然跳動的心房,她有些羞怩、有些懊惱地自責:「該死的,你在胡思亂想些什麼,人家明明不曾對你動過情意,你怎麼這般不堪,終究是守不住曾經的誓言了么?」

身為大家族的武士,如果只做保鏢還好,那些做刺客當死士,專為家族行走在陰影之下的人,哪怕藝業再高,也總有失手的時候。古竹婷從小見慣了這種事情,因此從少女時起,便立志一生不嫁。

既然已經投胎到這樣的人家,走上了這樣的命運,那便有一天活一天,活足這一世罷了,何必來日拋夫棄子,含恨而終。

可是有些事是人的本能,天天和一個模樣不太壞、身份地位不太低、智慧能力不太差的年輕男人在一起,又偏偏一起經歷過那麼多,而這個男人恰恰又能解除她的後顧之憂,她豈能縛得住自己的心?

臀下的榻面被斜照進來的陽光曬了許久,撫上去有種乾爽的溫暖。

古竹婷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宗主他……晚上睡哪兒?」

匆匆起身,繞過屏風向前堂一看,似乎沒有什麼可以用來抵作床鋪的東西,古竹婷心弦一松,說不清是開心、是憧憬、還是心猿意馬想入非非。

「你這不要麵皮的……」

古竹婷在心裡羞罵了自己一句,直想扮那小兒女姿態,捂住自己的臉頰,急忙回到內室,她情不自禁地便往妝台上望去,八角雲紋的一面銅鏡,映出一張俏若桃花般的嬌麗面孔,朱顏真真,眼波瀲灧。

古竹婷情不自禁地仔細端詳了一下,略作評估:「似乎……能入得他的法眼吧……」

風從窗外徐來,這春風帶著鄉野的新鮮味道,沁人心脾。

風要吹進來,那便關不住,縱然是掩了窗子,又怎禁得它悄悄鑽進那窗間縫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