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七十二章心上那隻蜻蜓(第四

第七百七十二章心上那隻蜻蜓(第四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9 02:59  字數:3516

「宗主,為什麼不大量動用我們的人手?」

聽完楊帆的介紹之後,古竹婷蹙起細細的眉尖,與楊帆獨處一室時心慌慌的感覺也消失了,她開始認真思索起這個行動。

楊帆道:「我們的力量是分散的,分布在各行各業、分布在朝野,所起的作用雖然巨大,但是都是緩慢而長遠的影響,對這種事情,可以動用的其實只有一班武人,而這批人數量並不多。

其次,我們的『繼嗣堂』並不純凈。我們的人手來自七大世家,這些人聽命於我,但是背後都還有一個真正的主人,就是他們所在的世家,即便他們不會背叛我,可是向家族通風報信總是不難吧?

而七大世家雖然一致反武周反女皇,所擁戴的人卻各有不同,其中有些人是想擁戴相王的,他們不會把雞蛋全放在一個籃子里,繼嗣堂就是七宗五姓的一個大雜燴,各世家耳目眾多,所以繼嗣堂不可用。

否則那些決心擁戴相王的人,在已經付出如許之多以後,得知女皇想立廬陵王為皇儲,必然會想辦法殺掉廬陵王。既然女皇已決心傳位於皇子,那麼一旦殺掉廬陵王,相王就是女皇唯一的選擇,這個險,他們一定會冒!」

古竹婷默默地點了點頭,知道楊帆所言都是事實。

楊帆又道:「還有一點就是,我還要帶著內衛和百騎的人去,如果我們動用太多人手。他們必然會發覺,我思來想去。覺得與其動用不知根底的繼嗣堂中人,不如一個不帶!」

古竹婷飛快地乜了楊帆一眼,嘴裡沒有說話,心裡卻敲起了鼓,又有些慌慌的:「我不就是繼嗣堂的人么?宗主……宗主這是把我完全看成自己人了?他……居然是這般的信任我……」

楊帆卻沒那麼多想法,在他看來,有著殺死盧賓宓這個共同的秘密,已經足以使這個本來是清河崔氏家奴的女子永遠忠心耿耿地站在他的一邊。

楊帆道:「自從我在河北出事以後。『繼嗣堂』中很是緊張,他們建議我辭去官職,同時派人加強了對我的保護。辭去官職,我至少現在還沒有這個打算,留在官場,我才會同各界保持秘切的聯繫,發揮我的作用。這個要求我沒理會。

另一件事,就是他們對我的貼身保護,不管是內衛還是百騎,裡邊不乏身手超卓者,他們的功夫並不遜於咱們『繼嗣堂』的人,如果讓咱們的人跟著。他們很快就能發覺,可我沒有正當的理由,又不能避開他們,所以,還要借你一雙妙手……」

古竹婷會意地點頭。

楊帆幾乎是忙碌了一個通宵。對「繼嗣堂「做出了詳盡的安排。此去房州,最長一個月時間足矣。對「繼嗣堂」這個龐然大物來說,一個月內除非出現重要大事,否則楊帆只要交待清楚,並且安排好代他處理事務的人員,是不會延誤什麼的。當然,他還是做了萬一的防備,設定了應急措施和緊急情況下的聯絡方式。

楊帆把以上情形寫成了一封秘信,等以上事情全部籌措完畢,天已經蒙蒙亮了,楊帆看看伏在案上已經睡去的古竹婷,便去屏風後面的卧榻上取來一床薄衾輕輕為她蓋上,便去榻上靜靜地躺著,思索帶廬陵王還京的一些細節。

不知不覺中,天光已亮,「喔喔」的公雞啼鳴聲響起,楊帆本就是和衣躺在床上,這時起身下去,悄然走到屏風外面。房門只一開,輕微的「吱呀」聲便驚醒了古竹婷,楊帆止住腳步,向她微微一笑:「辛苦你了,去榻上歇歇吧,家裡我還要做些安排,走的時候我會叫你!」

古竹婷點點頭,看著楊帆出去,輕輕摸了摸蓋在肩上的薄衾,唇角漾起一抹甜蜜的微笑。

她站起身,舒展了下微麻的身子,款款地轉到屏風後面,榻上還有楊帆身體的餘溫,古竹婷躺在上面,感受著楊帆的溫度,忽然把頭縮到被下,深深地吸了口氣,似乎嗅到了楊帆的味道似的,微帶些羞澀和滿足的,掩住了發燙的臉頰……

※※※※※※※※※※※※※※※※※※※※※※※※※

從武則天開始攫取帝王權力開始,不知有多少人便想阻止她的腳步,當她登上皇位,又不知有多少人想把她從皇帝的寶座上趕下來,一批批的人為此獻出性命,不知經過多少人的努力,垂幕之年的武則天已經沒有精力把這場戰爭繼續打下去,於是,她終於妥協了。

現在是收穫成果的時候,而且他自己的性命也繫於此事之上,楊帆不敢大意,此去的真相,他連阿奴和小蠻都沒有說,倒不是不信任她們,而是不想她們擔心,而且楊府駐有「繼嗣堂」的人,這件事牽涉到的派系太多,如果她們知道真相,一旦不小心露出點什麼口風也大是不妥。

剛剛回到家就又要離開,小蠻頗為不舍,但是聽說他負有皇帝的密旨,而且此去最多一個月就回來,在內衛當過多年女兵的小蠻便不再抱怨了,曾經身在其中的她,當然明白什麼叫君命難違。

阿奴那裡倒沒有什麼,這幾個月里,他們一直在一起。楊帆現在要做的,只是再三叮屬她一定要安份地守在家裡,絕不可以再易容喬裝,試圖打探他的下落。阿奴並不是不知輕重的人,楊帆說得極其慎重,又知道有古師陪伴,阿奴便乖乖地答應下來。

隨後,楊帆便帶著任威等一眾侍衛出門了,臨走時才去喚醒了古竹婷一同出門。古竹婷是女子,以前都不用陪楊帆出門,這次著實特殊,不過這是楊帆的安排,任威等人自然不好過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