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七十一章莫得清閑

第七百七十一章莫得清閑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8 02:51  字數:3501

武則天森然道:「楊帆!」

「臣在!」

「朕聽說,你和太平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這可是真的?」

楊帆一窒,愕然抬頭。

帷幔之後人影一閃,姍姍走出一個麗人,一身鵝黃宮裝,粉靨黛眉,明眸皓齒,只是玉面之上一片肅殺。

楊帆定睛一看,認得是宮中女官符清清。

符清清雙手舉起,翠袖垂下,露出一雙皓腕,「啪啪」地三擊掌,立即從六根殿柱後面閃出六個一身雪白武服的女子,個個英姿颯爽,容顏俊俏,蘭益清和高瑩也赫然其中,人人手持利劍。

「你好大的膽子!」

武則天拍案而起:「朕的女兒,你也敢沾惹,壞我皇家名聲,敗壞朕的體面,大逆不道之輩,當真死有餘辜!給朕殺了他!」

六女一聽,手中劍颯然一閃,六個人剎那間便形成一個梅花狀的小陣,以高瑩為陣心,將楊帆團團圍住,六口利劍直指楊帆周身要害。

楊帆大駭,雙足一較勁,就待出手,電光火石間一雙目光忽地與符清清的目光一碰,看到符清清肅冷如霜的玉面上,一雙明眸透露出的神色,楊帆如冰水澆頭,立即冷靜下來。

可是,他反應太快,雙足用力一點地面,身形已然縱起,雙足剛一離地面,楊帆心思電轉,已然作出反應,本來縱向空中的身形猛地向前一沉,雙足腳尖剛一離開地面。整個身子便向前沉去。

「砰!」

這一下跪得不狠都不行,楊帆卸力不及。雙膝結結實實地跪在地上,楊帆借勢一拜,高呼道:「臣罪該萬死,吾皇恕罪!」

楊帆反應的不可謂不快,再加上武則天不諳武功,昏花的老眼哪看得出楊帆方才是決意一搏,一見他跪地求饒,而且態度如此真誠。雖利刃加身而不反抗,眸中不禁掠過一絲滿意的神情。

她重重地哼了一聲,擺擺手,高瑩六女立即收劍後退,高瑩暗暗鬆了口氣,心道:「這個笨蛋,進門時我就示意過他了。居然還想反抗,虧他終於想明白了,要不然險些不好收拾。」

心裡想著,轉眼一看,如釋重負的蘭益清也正向她悄悄吐了吐小舌頭。

武則天揮揮手,摒退眾人。依舊怒容滿面,對楊帆道:「若不是你在吐蕃、突厥一而再地為朝廷立下莫大功勞,朕今日定要把你千刀萬剮,絕不輕饒!」

楊帆一聽這話,心中更加篤定。更是連聲認錯求饒不止。

立於御案之後的便宜丈母娘「余怒未息」地讓符清清也退了下去,忽然長嘆一聲。緩緩坐下,道:「朕知道,這事也不全怪你。太平那孩子是任性了些,對朕安排給她的駙馬不甚滿意……」

楊帆垂首不語,眼珠亂轉,心中只想:「虧得符清清那一眼,女皇弄出這麼一出,究竟是想幹什麼?」

武則天嘮嘮叼叼地說了一陣,左右不過是楊帆該死,而且是千刀萬剮、萬箭攢心、挫骨揚灰都難贖其罪地該死,但是呢,他畢竟是為朝廷為社稷立過莫大功勞的。

而且他與太平公主的苟合,英明偉大的女皇陛下是很清楚女兒在其中的作用的,說起來,也是難為了楊帆,白天要為朝廷效力,晚上還要為皇女「效力」,仁慈英明、賞罰分明的女皇陛下不忍懲罰他,但是他又的確犯了大錯,讓女皇陛下很為難balabalabala……

楊帆就跟上門女婿似的跪在那兒,越聽越糊塗:「女皇究竟要幹嘛?莫非打算讓太平改嫁?」

武則天嘮叼半晌,終於話風一轉,道:「如今,朕決定,讓你將功贖罪,替朕去辦一件大事,事情辦得好,朕便功過相抵,免你之罪,事情若是辦得不好,兩罪並罰,絕不饒你!」

楊帆暗暗鬆了口氣:「終於扯到正題了!」

楊帆立即頓首,作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道:「謝陛下宏恩,臣願將功贖罪,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武則天沉聲道:「楊帆,抬起頭來!」

楊帆微帶些茫然地抬起頭,武則天凝視著他道:「朕交給你一件差使,秘密趕赴房州,接廬陵王回京!」

楊帆心頭怦然一聲巨震,失聲道:「接廬陵王?」

武則天臉色一沉,寒聲道:「怎麼?」

楊帆心中狂喜,不敢讓武則天看出端倪,趕緊低下頭道:「是!臣謹遵陛下敕命!」

武則天錯把他的反應當成了自己所擔心的那樣,不禁嚴厲地道:「朕清楚,你跟梁王一向走動密切,梁王是朕的侄兒,你是朕的臣子,同梁王走動密切,朕樂觀其成,並不反對,但是這件事,你絕對不可以讓梁王知道!」

楊帆有些驚訝,這時他已平息了興奮的心情,有些迷惑地抬起頭來。

武則天很滿意他此刻的表現,繼續點撥道:「朕為什麼要接廬陵王回京,你想必已經清楚了?」

楊帆連忙道:「臣不敢妄自揣摩聖意!」

武則天冷哼一聲,道:「這事還用揣摩么,只要知道朕的安排,人人都能明白朕的心意,所以,這件事務必絕對保密!」

楊帆道:「是!」

武則天痴痴地想了片刻,又道:「朕不許你向人泄露此事,是因為此事干係重大。朕的幾個侄兒,都是不希望廬陵還京的,一旦被他們知道這件事,後果可想而知。所以,朕才要你絕對保密,如果……廬陵不能安然返京,朕一定會殺了你!」

說到最後一句時,武則天聲色俱厲,楊帆心中一凜,聽得出武則天這句話絕非開玩笑,雖然他自己也是最願意把廬陵王接回京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