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七十章女帝秘召

第七百七十章女帝秘召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8 02:51  字數:3421

這場春遊,直到河面上吹來的風帶起了一絲夜晚的涼意,才有了結束的意思。

小蠻和阿奴醺意盎然,念祖和思蓉則歡笑歡跳了一天,雙雙抱著那隻一身沙子的小貓咪,躺在柔軟的被褥中,由那老牛拉著車,滿足地進入了夢鄉。

婉兒的車隊比楊家的車隊早走了一刻,或許婉兒此刻回去準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得白凈凈、香噴噴的,痴候著郎君今晚的幽會。這種期盼,總是讓人無盡喜悅的。

楊帆的車隊回到府門前時,黃昏的顏色才染上天空。

門楣下,一塵不雜的階面和光亮如鏡的大門前面,站著一個身著內宦服飾的高大少年,正手執拂塵,翹首遠望。階下,另停著四匹毛髮油亮如緞的駿馬,每匹駿馬前面都挺拔如槍地站著一個禁軍侍衛。

老遠的,一支車隊緩緩駛來,得到楊家門子莫玄飛的指點,得知那就是楊帆的車隊,那個內宦馬上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

「高力士見過兄長!」

還沒走到車前,那身材高大的內宦便站住腳步,喜孜孜地向前面的車子施禮。

車中的楊帆也早得到了任威的稟報,止住車子,捲起了車前竹簾。

「啊!力士兄弟!」

楊帆連忙躍下車子,快步上前握住他的手,親熱地道:「力士,你怎麼來了,提前打聲招呼,我也好在家裡等你。」

高力士道:「哪敢有勞兄長,力士此番來。是受陛下差遣,傳兄長進宮的。」

楊帆看看天色。奇道:「現在?」

高力士道:「正是!力士也是剛來,聽說兄長攜家小出遊去了,看天色差不多也快回來了,就沒出去尋找,免得再跟兄長走岔了,兄長這就隨力士回宮吧,免得陛下久等!」

楊帆答應一聲,匆匆對家人做了一番安排。讓阿奴她們先回府去,自己乘了一匹馬,與高力士並轡而去,這一次,他卻是不便帶著侍衛了。

路上,楊帆詢問道:「陛下急著宣召,有什麼事嗎?」

高力士道:「這個小弟著實不知。」

楊帆道:「陛下心情如何?」

高力士想了想道:「倒未見陛下有什麼大喜大憂之色。哦!對了。之前,陛下先召見了御史中丞吉頊,隨後就傳旨召見兄長了。」

楊帆聽了微微蹙起了眉頭。

自來俊臣死後,吉頊便連受重用,如今已官至御史中丞,取代了當初來俊臣的職務。看樣子女皇是想把他塑造成第二個來俊臣,為她充當耳目。

御史台唯一的差使就是參人,皇帝先見了吉頊,然後就急著召見楊帆,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可是楊帆思來想去,也想不出自己跟吉頊有什麼過節。又或者能有什麼把柄落在吉頊手上。

高力士見楊帆臉色有些凝重,忍不住問道:「兄長可有什麼心事?要不要……尋個理由暫避,力士回宮就說不曾找到兄長,等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兄長再現身?」

楊帆搖搖頭,微微回頭,睨了眼跟在不遠處的那四個侍衛一眼,拍拍高力士的肩膀,說道:「這樣不妥,萬一陛下動了心思,召這四名侍衛去見,一問便知端倪了。沒關係的,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便進宮去弄個明白便是!」

為了不讓高力士替他擔心,楊帆笑著岔開了話題,問道:「你和令姐,如今都還好么?」

高力士高興起來,道:「多虧兄長幫忙,力士與胞姐現在生活的都很好。姐姐在如眉大師處學習歌樂,甚得大師器重。姐姐自幼便喜歡歌樂,在那兒生活的很快樂。小弟在宮裡面有義父和上官待制照料,也沒有人敢欺生,如今小弟在御前行走,與東宮裡的諸位皇孫關係也極融洽。」

楊帆聽得很是欣慰,這個苦命的刺史之子,雖然成了一個宦官,不過他在入宮前就已經被閹割了,也只有在宮裡,他才會少受些岐視的目光,如今他能有這樣的結局,也算是不錯的結果。

害死他父母的雖是來俊臣手下那班酷吏,但真正的罪魁禍首卻是當今皇帝。然而,這個年僅十歲就敢暗藏磨尖了的石頭去刺殺欽差為父報仇的少年郎,如今卻以侍奉御前為榮,絲毫沒有與武則天為仇的覺悟。

這,在唐人眼中看來或許天經地義,但是看在楊帆這種長成於南洋、心中沒有那麼嚴重的皇權思想的人眼中,卻是不禁暗自吁嘆。

※※※※※※※※※※※※※※※※※※※※※※※※※

武成殿上,武則天仰靠在御椅上,背後墊著高而厚的絲絨墊子,彷彿已經睡著了,只有那已經松馳的眼皮下面眼珠時不時的一下轉動,表示她正醒著,而且正在縝密地思索著什麼。

今兒午後,與易之和昌宗兩個小郎君嬉戲歡娛了一陣,床闈之中,兩個俏郎君忽然拐彎抹腳地談起了立儲的問題,再三勸說她立兒子為皇儲。

武則天雖已年邁,精力不濟,但心智還沒有衰老到那般糊塗的地步,馬上向兩人追問起來。

這對少年哪裡招架得住武則天的盤問,只得乖乖承認,是受了吉頊的勸說。

吉頊如今是武則天寵臣,想當成來俊臣一般培養成心腹爪牙的人物,因此平素與二張關係密切,常常有所走動。

有一次宴間,二張偶爾說及天子對武氏子侄大失所望,似乎有意重立李唐宗室為皇儲的事情,吉瑞便對他們說:「五郎六郎貴寵如此,並非因為對朝廷立有什麼大功勞,天下間不知有多少人因為你們的富貴而心生妒恨。沒有大功勞於天下,你們用什麼來保全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