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六十九章芳心可可

第七百六十九章芳心可可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8 02:51  字數:3631

春天的陽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就像是一床剛剛絮了新棉的被子,柔軟的覆在你光溜溜的軀體上,叫人情不自禁地打起哈欠,有了睡意。

春風熏得遊人醉,便是這般滋味了。

楊帆和阿奴、小蠻帶著兩個孩子去洛水河邊春遊,很快便「巧遇」了出宮省親的上官待制,於是兩處並作一處,帳圍子連起來,佔據了洛水河邊最寬敞、風景最優美的一處所在,足有兩畝方圓。

這樣的時刻,兩個孩子是最高興的,他們光著小腳丫踩在細沙的地面上,清楚地感知著這個世界,只是跑了兩圈,那隻和他們一般笨拙的小狸貓就滾了一身的沙子,兩個小傢伙自然也不例外。

小蠻沒去管他們,由著他們去瘋。因為一家之主楊大人說了,人這一輩子就這麼一個童年,這段時光的快樂如果失去了,以後再也不可能找回來,不要總讓他們按照大人的想法這樣那樣,像個小老頭兒似的。

帳圍子就設在洛水河邊,家人挖了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溝渠,把清澈的河水引了進來,但水面上並沒有酒觴飄流,在沙地上還放了一隻投壺,那才是小蠻和阿奴喜歡的節目,她們正在興緻勃勃地投箭。

她們兩個玩不來太平公主所喜歡的那種詩簽遊戲,而這投壺則不然。投壺放得位置很遠,普通人是投不進去的,兩個女人正在較量腕力和眼力,她們投壺的勁道。足以把這投箭當成暗器使用。

帳圍子深處,鋪著一卷灰黃色的駝氈。駝氈壓倒了一片野草,青草味兒散發出來,坐在氈上,鼻端就能清晰地嗅到青草的芬香,迎面就是河上吹來的清爽的風,非常舒適。

婉兒微笑著看了眼剛剛輸了一箭正舉杯飲酒的小蠻,又憐愛地看了眼那兩個瘋玩瘋鬧的小傢伙,眸中滿是艷羨。

她從小充沒於宮廷。從小看著別人的臉色生活,在她而言,最奢望的就是現在這種自由自在的生活,最渴望的就是一個屬於她的家庭,可這一切現在都還無法實現,雖然她現在也坐在這兒,並得到了這個家庭的認可。可她還不是這個家庭的一員。

「你見過太平了么?」

婉兒把痴痴的目光收回來,溫柔地瞟了一眼身旁的楊帆。

楊帆微微搖搖頭:「我昨天才回來,還不曾見過她。」

婉兒問道:「她也沒有主動尋過你?」

楊帆目光微微一凝,問道:「出了什麼事?」

婉兒淺淺一笑,妍若春花:「沒甚麼事,只是……鳳閣舍人韋嗣立正準備上一道奏本……」

楊帆聽懂了婉兒的弦外之音。不動聲色地道:「哦!這個人……是太平的人?」

婉兒嫣然道:「天下奏本,都須經過我手,與太平呼應的主張,一次兩次或是巧合,次數多了。他是誰的門下,其實不難猜的。」

楊帆笑了笑道:「幸虧天子已經老了。沒有精力去注意這些細節,要不然……」

婉兒聽出楊帆語氣裡帶著一絲淡淡的譏誚,卻不知道他譏笑的究竟是誰,眸波不由閃了一閃,又道:「他打算上的這道奏本,是要請天子對垂拱以來經來俊臣、周興等人誣判的案件予以平反,猶生者官復原職,已死者赦免家人賜歸故里。」

楊帆斷然道:「這不可能,案子是周興、來俊臣一班人辦的,可幕後真正的主使卻是今上,許多人之所以受到懲辦,關鍵不在於他們是否被誣陷,而在於是天子想要把他們踢開、踩死!」

婉兒微笑著,一副智珠在握的安祥,彷彿脅侍於佛前的觀音:「這道奏本上面,還附了一件事,恭請天子整頓國學,禁止權貴子弟今後不經科舉而薦舉入仕。」

楊帆一怔,啞然失笑道:「這麼說,剛剛那件事只是用來跟皇帝討價還價的了,這件事才是他們的真正目的。」

楊帆思量片刻,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她是想……,太平難道不曉得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么?」

婉兒悠然道:「或許不是不明白,而是急於有所得的時候,總是不好把握其中的分寸。」

楊帆眉頭一皺,擔心地道:「你都一眼便看穿了她的目的,此舉用心,能夠瞞得過皇帝?」

婉兒大發嬌嗔,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這叫什麼話,什麼叫我都一眼看穿了她的目的,帆郎覺得人家本來很笨嗎?」

楊帆笑道:「怎麼會?我家婉兒最是冰雪聰明,我只是覺得……天子雖老,也不是那麼容易哄騙的。」

婉兒拍開楊帆不規矩的大手,向追逐著小貓在沙灘上瘋跑的楊念祖和楊思蓉呶了呶嘴兒:「有孩子在呢。」

楊帆沒趣地道:「他們那麼小,懂什麼。」

婉兒沒理這個不要麵皮的男人,繼續說道:「遞交天子的這道奏本,打算上固然是這麼一個打算,做法上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我之所以知道,不是因為我看出來了,而是太平使人主動告訴我了,因為她需要我的幫助!」

楊帆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從這句話里,他忽然品出了些不一樣的味道。

太平公主想讓這道奏本得以通過,必須得對婉兒坦誠相告?因為她需要得到婉兒的幫助?

那也就是說,今時今日的上官婉兒,已經不是昔日只與一班詞臣在史館裡吟詩作賦、無憂無慮的上官待詔,她已經能夠影響或者左右一些政令的發布或否決,她必然已經掌握了相當有力的一股力量。

而太平公主把擴充勢力的目標轉向了國學,那就說明。她在朝廷中已經拉攏了相當龐大的一股勢力,否則即便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