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六十八章老子大不易

第七百六十八章老子大不易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7 08:47  字數:4222

楊帆跟作賊似的竄進房間,閃目觀瞧,但見廳中空空,並無一道人影。

楊帆趕緊回身掩好房門,墊步擰腰,一個箭步竄進卧房,身子剛一閃過屏風,兩眼便是一直。

麻姑獻壽的青銅燈樹映得滿室通明,小蠻早已躺在榻上,錦衾齊胸,只露出兩痕雪白圓潤的香肩,肩頭有細細的一道紅繩,敢情只穿了一個肚兜。

驀然看見楊帆作賊似的闖進來,小蠻頓時張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有些奇怪地看著他。

「哈哈!知我者,小蠻也!到底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阿奴就沒有這般自覺!」

楊帆見狀心花怒放,笑言道:「娘子當真識情知趣,原來早已在此等我了!」

楊帆話音剛落,從錦衾中便「嗖」地鑽出一顆小腦袋,驚訝地看著楊帆,奶聲奶氣地道:「爹爹!」

楊帆伸向錦衾的手驀然滯在空中,愕然道:「思蓉?」

緊接著從小蠻身子另一側又嗖地鑽出一顆小腦袋,驚訝地道:「疊疊!」然後他就咧開嘴巴,開心地笑起來:「疊疊也來,捉迷常!」

「啊?」楊帆的嘴巴張得大大的,能一口塞下兩顆雞蛋,他吃吃地道:「你……你們這兩個小傢伙怎麼在這兒?」

楊念祖沒心沒肺地笑,咧著大嘴道:「聽娘親講故事,捉迷常。」

楊帆頹然耷拉下腦袋,小蠻瞧見楊帆的神情變化,忽然「噗哧」一笑,眼波盈盈地向他一橫,頰上泛起兩抹嬌羞的紅暈,那種嫵媚的少婦美姿。再襯著那雪嫩粉膩的肌膚,當真是春色無邊。

思蓉瞪著一雙大眼睛,很警惕地看著楊帆道:「爹爹來幹嘛呀?」

楊帆吃吃地道:「我……天色不早了,我來睡覺啊!」

「不要,娘親要陪我睡!」

思蓉馬上抱住了小蠻的脖子,另一邊的念祖見狀,忙也撲上去抱住小蠻,驕傲地揚起下巴,向楊帆宣示著他們的領土主權。

楊帆很沒底氣地向一雙兒女解釋:「可我……本來就是睡在這兒的呀。你們兩個小淘氣,不是一直跟奶娘睡的么?」

思蓉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傲嬌地揚起頭道:「人家早就斷奶了。」

「嗯!斷奶了!」念祖用力地點頭。

楊帆苦笑一聲,在榻邊坐下來,努力地想了想,決心通過談判來解決領土爭端。他諄諄善誘地道:「阿爹應該和阿娘一塊兒睡覺的,本來以前就是的。後來呢。爹爹出門去打仗,阿娘才把你們接過來。現在爹爹回來了。你們就應該回去跟奶娘睡了!」

思蓉烏溜溜的大眼睛一轉,疑惑地道:「你騙人!我怎麼不知道?」

楊帆道:「那時你們兩個還小,當然不記得了。」

思蓉想了想,又把小蠻的脖子抱緊了些,撒嬌道:「我不管,反正人家就要跟娘親一起睡!」

念祖跟屁蟲似的嚷著響應:「我也是!我也是!」

楊帆低聲下氣地哄道:「你們兩個要乖喔。你們聽話,明天爹爹就帶你們去南市玩,給你們買好多好多好吃的,還有好玩的。」

念祖吞了口口水。看向思蓉,思蓉瞪了他一眼道:「大笨蛋,娘親也可以給咱們買啊!」

念祖恍然大悟,馬上表明立場:「我不換!」

眼見軟的不行,那就只能來硬的了,楊帆瞪起眼睛,兇巴巴地道:「你們敢不聽話,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屁股打兩瓣?」

念祖指著他嘎嘎大樂:「疊疊是大笨蛋,屁屁本來就兩瓣嘛!」

楊帆泄氣不已,一直笑看父子鬥法的小蠻忍住笑道:「好啦好啦,蓉蓉乖,小寶也乖,爹爹回來了,要跟娘親說點悄悄話,你們兩個小淘氣今晚和奶娘睡,要不然的話,爹爹一生氣,明天又要走了。」

楊思蓉和楊念祖聞言大喜道:「好啊好啊,那讓爹爹走吧!」

楊帆聽得好不傷心:「我這爹當得……也太失敗了吧?」

小蠻幽怨地瞟了他一眼,半真半假地道:「看吧,整天不著家,連閨女和兒子都跟你不親了!」

楊帆嘆了口氣,本來只是假意傷心的,這時心中真的生起了幾分傷感。他輕輕摸了摸念祖的「茶壺蓋」,感傷地道:「是啊,爹爹以前陪你們的時間太少了,以後,爹爹一定要多陪陪你們。」

思蓉可沒有被老爹的「花言巧語」所矇騙,依舊很警惕地重申道:「那我們也要跟娘親一起睡。」

念祖見老爹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卻不禁同情心大起,於是很大度地揮揮手,指著自己身子內側靠牆的位置道:「那……讓疊疊睡……裡邊好啦!」

楊帆聽得忍俊不禁,看著一雙可愛的兒女,想跟小蠻親熱一番的念頭不覺就淡了,何必非要他們離開呢,一家人睡在一起也好,摟著一雙兒女,跟他們說說話,吹吹自己在戰場上如何威風的牛皮,看著他們安然入睡,那也是一種溫馨的幸福。

色狼被感化為慈父了,他正要答應下來,屏風上忽然輕叩了幾聲,楊帆一扭頭,就見一條婉約的人影正站在外面,隨即外面傳來阿奴的聲音:「咳!小蠻姐姐?」

「啊,妹妹來了!」小蠻連忙翻身坐起,從榻邊取過衣服穿上,下榻相迎。

楊帆望著姍姍走入的阿奴,愕然道:「你怎麼進來的?」

阿奴向他眨眨眼道:「走進來的唄。」

楊帆頓時語塞,心中拚命地回想:「我方才忘了閂門么?」

阿奴沒再理他的糗樣,而是轉向小蠻,笑吟吟地道:「好久沒看到思蓉和念祖了,怪想他們的,我想今晚讓他們去我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