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六十五章家?情

第七百六十五章家?情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6 00:26  字數:3907

「好!」

武三思大喜過望,重重地一拍楊帆肩膀,興奮地道:「二郎所思,與本王正好不謀而合!哈哈,本王也正有此意,只是擔心你不願舍了文官仕途重返軍旅!這下好了,既然二郎也是如此打算,本王保你重返『百騎!』」

說到這裡,武三思忽然收了聲音,向四下一掃,微微傾身向前,詭秘地道:「朝中恐將生變,二郎重返軍旅,正可大展身手!」

楊帆微微一驚,道:「怎麼說?」

武三思的臉色陰沉下來,咬著牙根道:「契丹造反,打出『還我廬陵、相王』的口號,突厥入侵,又打出『代李伐周』的口號,就連狄仁傑那老賊都趁機打出太子的旗號以蠱惑人心。

據本王得到的消息,陛下在剛剛聽聞這些消息時,一連幾天沉思不語。不久,陛下便過問起了東宮的飲食,允許幾位皇太孫出城騎馬、踏青,對房州那邊的消息也開始關注起來,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楊帆神色一凜,道:「陛下決心定下皇嗣了?」

武三思搖搖頭,道:「從本王得來的消息看,似乎還未決定。不過,陛下心思如海,最難猜測,我們不可不防,你回軍中,務必儘快抓起一支忠於你的人馬,陛下百年之後,一旦生變,咱們也能……」

武三思伸出一隻攥緊的拳頭,慢慢張開,掌心朝上,然後緩緩翻轉,重重地按到膝上。

楊帆忙作心領神會狀。道:「微臣明白!」

武三思抬起手來,往他肩頭一壓,沉聲道:「孤若坐了天下,必不虧待了你!」

楊帆凜然道:「自當為王爺效力!」

武三思滿意地點點頭。道:「嗯!你且回家安歇,重返百騎的事,包在本王身上。」

楊帆道:「是!王爺如此匆忙,是要進宮?」

武三思露出幾分得意之色。道:「不錯!陛下將重建明堂、天堂和鑄九鼎的事交付本王負責,如今明堂和天堂還來不及建成,不過這九鼎已即將完工了!」

武三思笑道:「九鼎耗銅共計五十六萬七百斤,以永昌鼎為鼎首,高一丈八尺,其餘八鼎高一丈四尺,恢宏之極、壯觀之極。本王想著,河北大捷,九鼎須趕在授獎建功之日前完成。正好彰顯陛下威鎮九州、獨尊宇內!」

楊帆嘆了口氣。淡淡地道:「王爺對陛下一番孝心。陛下真該擇選王爺您為皇太子才是!」

武三思哈哈大笑,笑聲未了,忽又臉色一沉:「可恨旦、顯二子不死。否則,這皇儲何至於如此難決!」

※※※※※※※※※※※※※※※※※※※※※※※※※

洛陽城南。嘉慶坊。

寧珂已在這裡住了一個冬天。

其實,在冬天到來之前她就該返回長安的,只是病情突然加重,船娘不敢再讓她長途跋涉,於是只能在這裡繼續住下去,延請洛陽名醫診治。可是寧珂的病情一直沒有好轉,獨孤宇聞訊,憂心妹子的病情,也從長安趕了來。

洛陽名醫姜世淳在獨孤世家的重金禮聘下,如今已長住府上,專為寧珂開方配藥。

院子里一片靜謐,樹上有幾隻鳥兒嘰嘰喳喳地叫了幾聲,就被小丫環舉著長竿將它們轟開了。

閨床上,寧珂懨懨地醒來,只覺室中一片昏暗,似乎已經到了黃昏。

她痛昏過去時,好象還是上午,寧珂虛弱地摸了摸身上,頭部劇痛難忍時汗出如漿,不過現在身上並沒有粘粘的感覺,衣服也已經換過,船娘知道她好潔,定是已經給她拭過了身子,換上了衣服。

寧珂輕輕呻吟了一聲,舉手輕輕撫過自己的額頭,瘦瘦的腕上,那隻本來就不大的翠綠色手鐲猶顯空蕩,這一個冬天,她飽受煎熬,身子越發地瘦了,下巴尖尖的,容顏憔悴,只有兩隻眼睛依舊大大的。

船娘聽到了那聲微弱的呻吟,連忙走到榻邊,輕聲喚道:「姑娘!」

寧珂低低地道:「天黑了么?」

船娘急忙搖頭:「沒,我怕影響姑娘歇息,把窗子掩了。」說著,她忙走到窗邊,拉開厚厚的絲絨窗帘,又將窗子輕輕打開,陽光透進來,新鮮的春風也微微吹進來。

寧珂微微地眯起了眼睛,輕輕吸了一口那帶著春天氣息的新鮮空氣。

船娘回到榻邊坐下,輕輕握住寧珂枯瘦如柴的小手,低聲道:「姑娘,楊帆回京來了。」

「哦?」

寧珂的眼睛驀地亮了一下,船娘道:「婢子要不要去見見他,也許姑娘想跟他聊聊天。」

寧珂的眼神又黯淡下去,輕輕撫摸著自己削瘦的臉頰,幽幽地道:「不見了,見他作甚?這一次,我終於能走出家門,能走這麼遠的路,看到這麼多的山山水水,我……已經很開心了。」

船娘道:「姑娘……」

寧珂輕輕抿著唇,堅決地搖了搖頭,沉默半晌,又幽幽地道:「我……就是一個廢人,拖累兄長拋下那麼大的家業,守在我的身邊,每天為我擔心。我對所有人都是一個拖累……」

船娘急了,把她的手捧在自己心窩上,說道:「姑娘怎麼能這麼說呢,這天底下,婢子就沒見過一個比姑娘更聰慧、更伶俐的女子,姑娘是天下間最好最好的女子!」

寧珂痴痴地望著被春風微微拂動的窗帘,輕輕地道:「可那,都不是我想要的啊。我只盼……只盼來世,不要活得這麼辛苦……」

輕輕地一聲嘆息,寧珂又疲憊地閉上了眼睛。

船娘輕輕握著她枯瘦的小手,不知不覺間,淚水已爬滿臉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