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六十四章鷙鳥將擊

第七百六十四章鷙鳥將擊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5 07:01  字數:3474

「楊帆?」

武則天看到楊帆,微微露出詫異的神色。

楊帆欠身道:「正是微臣!臣在河北受了點輕傷,因騎乘戰馬不便,不能追隨李多祚將軍作戰,承蒙將軍體貼,准予臣先行返回京師!」

楊帆說著,飛快地瞟了一眼上官婉兒,婉兒眼中已經漾出喜悅的淚花,她正急忙低下頭去,假意撫著衣袂,掩飾失控的驚喜。

武則天沉著臉色,冷冷地盯了他一眼,徐徐說道:「你可知道,朕於天津橋頭處決的是什麼人嗎?」。

楊帆道:「臣已經聽說了。臣以為,閆知微當誅,陛下誅其全家,也是為了以儆效尤,然閆氏全家已經伏誅,任其曝屍街頭,總是不妥。臣與閆知微素不相識,代其收斂屍體,並無任何私情其中,純係為了……維護陛下的仁恕之道!」

武則天又冷冷地瞟了他一眼,靜靜凝思片刻,錯過此事不提,轉口問道:「楊玄基於陣前生擒了契丹大將何阿小,之後又有契丹大將駱務整、李揩固攜部歸降,繼而又有費沫斬殺孫萬榮,攜其人頭歸降朝廷。

此前,朝廷在河北道東西兩峽傷亡慘重,這些契丹將領都是當日斬殺我兵將最眾者,朝中文武大多以為對他們不可原諒,應予誅殺,以雪前恥。你從河北道來,對他們知之甚詳,你以為朕該如何?」

對這件事,楊帆倒是不敢敷衍,他想了想,認真地答道:「戰場廝殺,各為其主,以此作為殺俘殺降的理由。臣認為不妥。不過……何阿小生性殘暴,契丹諸將中,此人殺戮最重,常以虐殺百姓為樂,罪大惡極,不應寬赦。臣以為,應把他明正典刑,以懾宵小!」

武則天微微點了點頭,又問:「那麼其餘諸將呢?」

楊帆道:「費沫既斬其首領,攜族眾向朝廷乞降。臣以為,朝廷理當接受。若不如此,一旦再生邊患,恐夷狄寧可戰死,也不肯乞降了。再者。仍然定居於營州地區的契丹六部未免也會兔死狐悲,對朝廷生起異志!」

武則天苦笑了一下。見楊帆這麼說。就知道他還不知道奚族已經歸附了突厥,契丹六部如今已經形同獨立,大祚榮也趁機建立了振國,大周如今已經失去了整個東北。

不過在武則天的想法中,也是想放掉這個費沫的,一來他殺了孫萬榮乞降。憑這份大功,若不寬赦,天朝的形象就將大受影響。

再者,她已經聽說費沫整合了孫萬榮和李盡忠的大賀氏余部。從名義上來說,大賀氏才是契丹人的首領,可是從實力上,他們現在已經名不符實了。

如果允許他們返回營州,那麼實力得以保存的契丹六部和名義上擁有統治契丹權的大賀氏之間必然爭權,這番爭鬥持續個百八十年也屬尋常,那麼他們的內耗對武周朝就是極有利的。

因此,楊帆的理由雖還不及她的想法充份,還是得到了她的認可。

楊帆又道:「至於李楷固和駱務整,這兩個人驍勇善戰,確是人才。而且,這兩個人在領兵作樂期間,紀律還算嚴明,雖有擄掠財物的行為,卻很少傷害平民百姓,如今既主動歸降,臣以為,朝廷可以收留。」

武則天道:「可朝中文武多以為他們是契丹人,不可加以信任,你怎麼看?」

楊帆道:「凌煙閣上,尉遲恭、屈突通都不是漢人。黑齒常之、李多祚、沙吒忠義,也不是漢人,而剛剛被陛下處死的閆知微,倒是一個漢人。臣以為,忠與奸,勇與懦,與其本屬哪族毫無干係,陛下若待之以誠,他們豈會不為陛下效死呢?」

楊帆是就事論事,覺得對契丹人也該區別對待,駱務整和李楷固驍勇善戰,如能收服,於國家有利。卻沒想到,虧得他今日這番言語,保下了李楷固的性命前程,否則大唐名將李光弼就再也沒有出世的機會了。

武則天聽了楊帆的話,稍稍思忖片刻,滿腔雄心又復升起!

她相信,憑她的魄力,完全可以征服這兩個降將,於是慨然點頭道:「狄國老上書朝廷,述及對待降將一事時,與你所言頗有相通之處,狄公老成謀國、你又熟悉這兩員契丹大將,朕對你們的建議深以為然。」

武則天最擅長的就是人心人性的把握,但她或許是太老了,老到已經沒有精力去洞察別人的心思,當她再度啟用狄仁傑並且賦予他重任的時候,她完全忘記了當初狄仁傑入獄時憤懣寫下的供詞:「大周革命,萬物維新,唐室舊臣,甘從屠戮!」

在狄仁傑的心底,其實是一直把他自己當成唐室舊臣的。而此刻,武則天也沒發覺深藏在楊帆眼底的那份冷漠。

武則天的臉色柔和了起來,深深地望了楊帆一眼,緩聲道:「好啦,你在河北所做的事情,朕都知道了。朕一向賞罰分明,不會忘記你的功勞。你既受了傷,且回府歇息吧,等河北事了,朕對你會有重用!」

楊帆欠身答應,趨身退下時,才與上官婉兒痴痴地對視了一眼。

「婉兒,隨朕回宮!婉兒?」

武則天緩緩地轉過身,走了兩步,忽然發覺上官婉兒沒動,不禁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啊!婉兒在想……在想突厥之事,既然契丹眾將可以區別對待,對待突厥的請求,陛下是否也可以暫施羈縻之策呢!」

婉兒慌忙追上武則天,隨口找了個理由。

武則天用力頓了頓拐杖,憤怒地道:「突厥!突厥!他們軟禁了延秀,朝廷遣使再三催促,他們就是不放人!奚族本是我周國藩屬,他們居然大剌剌地從朕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