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六十三章賞罰有別

第七百六十三章賞罰有別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5 02:20  字數:3497

閆知微縱然該死,如此慘烈的死法,也足以把那些痛恨他的百姓嚇得心中只剩下恐懼而不是泄怒的興奮了,如今又見劊子手上前,聚集在天津橋兩側的百姓們不知道對一具屍體還有什麼行刑手段,都摒住了呼吸看著。

閆知微死狀奇慘,可那劊子手一生殺人無算,是刑部第一劊子手,現在刑部那些劊子手都是他的徒子徒孫,這一輩子他也不知道殺過多少王侯將相,對此場面自然全不在乎小說章節。

那劊子手走到閆知微直立的屍體面前,伸手去拔他胸前的箭矢,一枝枝利箭勾著血肉拔出來,被他丟在地上,隨即便從盤中取過一柄牛耳尖刀,隨著眾圍觀客的一聲驚呼,他手腕一沉,已然一刀豁開了閆知微的胸膛。

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中,劊子手剖開閆知微的胸腹,探手進去,摸到他的心臟,麻利地用刀割下,狠狠地擲在地上。

萬箭穿心,繼而開膛破腹,這樣的場面著實震驚了觀刑的百姓,雖然人群中有幾個潑皮無賴還在不斷地叫好,大部分人已不忍再看下去。

這時候,一排囚車從刑部方向駛來,洛陽尉唐縱帶著幾十名衙役頭前開道,用力分開人群,確保囚車通過。

囚車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是閆知微的家眷親人,其中最顯眼的是幾個孩子,幾個孩子單獨囚在一輛車上,大的五六歲,小的才兩三歲,同其他囚車上成年人獃滯的神色不同,幾個孩子似乎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幾個小孩子抓著囚車的柵欄,好奇地看著路邊擁擠的人群,臉上還帶著天真的笑意。一個老婦人看著他們。渾濁的老眼中突然湧起了淚花,她轉過身,用力往外擠,口中喃喃地道:「造孽!真是造孽!老身看不下去了!」

她的兒子本來還有些捨不得離開,一見老娘要走,只好追過去,一手護住母親,一手分開人群,人群異樣的沉默,竟然被他們母子輕易推開一條道路。走了出去。

一個挎著籃子賣餅子的小販看著那幾個無知的孩子,不禁黯然嘆了口氣,就算是謀逆大罪,也沒有禍延這麼小的孩子的道理,這麼小的孩子。憑什麼要替他們的父輩承擔這麼重的罪刑,然而。這是女皇的旨意。誰敢違抗?

一個囚車上的小孩子看到了他手中的籃子,眼巴巴地看著,還把一根手指伸到了嘴裡,輕輕咽了口唾沫。那賣餅的小販一陣衝動,湊上前去,從籃子里抓起幾隻胡餅遞進車裡。用發哽的聲音道:「孩子,吃吧,大叔送你們的。」

看來幾個孩子是真的餓了,他們紛紛搶過餅子。吃得津津有味。小販遞完了餅子,才有些後怕地看了眼囚車旁護送的衙役,那些衙役神色肅然,但是卻像壓根沒看到他似的,走到他身邊時,只是擺了擺手,讓他退開。

見此情景,更多的百姓受到了鼓勵,一些身上帶著吃食的百姓,在載著孩子的囚車從面前駛過時,紛紛把食物遞進囚車,糖果、乾果、點心……

囚車上的小孩子笑逐顏開,有兩個小孩子爭搶幾顆大棗,還嬉笑著互相推搡,根本不知道他們幼小的生命即將走完,一些心軟的百姓看了忍不住掉下淚來。

設在天津橋北側的監刑台上,監刑御史見此情景,嘴唇抽搐了幾下,也露出不忍的神色,他伸出顫抖的手,抓起刑簽,霍地背轉了身子,這才把刑簽向身後一拋,沉聲道:「奉旨,閆家老幼,盡皆縊死,立即行刑!」

「噹啷!」

刑簽落地,聲音清脆,卻似敲在人心上的一記重鼓,現場沒有行刑殺人前的觀者山呼,所有人都沉默了,囚車上幾個無知小兒開心的笑聲,在此時此刻,顯得異常的刺耳……

端門上,武則天遙遙看著天津橋頭,狠狠地一頓拐杖道:「哼!遺延秀於突厥不得還朝,歌舞樂於趙州城下,讓我朝廷體面全無!如此亂臣賊子,喪師辱國,縱然剮其肉,剉其骨,骨斷臠分,滿門抄斬,猶不消朕心頭之怒!」

上官婉兒靜靜地侍立在她側後方,雙眼微微垂著看著地面,根本不忍抬眼去看。扶著武則天的張易之和張昌宗兩兄弟則連聲道:「閆知微該死!閆家該死!陛下勿怒,免得傷了龍體!」

就在這時,兩個禁軍小校扶著一個風塵僕僕、滿面疲憊的邊軍小校趕上城頭,那邊軍小校肩頭的三角紅旗因為蒙塵太多,都變成了暗紅色。

武則天一瞧這般情形,只當邊疆又出了大事,不由神色一緊,那邊軍小校疾馳一路,雙腿現在還有些麻木,只能由人扶著,見到女皇,那小校喘息著跪下行禮,從肩後取下黃綾包裹,雙手高舉,奉上道:「武攸宜大將軍密奏!」

張昌宗連忙放開武則天,上前取下包裹,就在一旁打開,取出封匣,啟開漆封,從中取出一封密信,雙手遞與武則天。

武則天眯起老花眼,認真地看了半晌,臉色陡然變得鐵青,雙手也禁不住發起抖來。張易之站在一邊偷眼瞄著,也只是隱約看清一些欄位,似乎是武攸宜密奏武懿宗什麼事情,隱約可見一些字眼似乎提到了奚族、突厥還有靺鞨人建國的什麼事情。

「豎子該殺!當真該死!喪權辱國,一致於斯!」

婉兒和張昌宗都有些驚訝,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武則天緊緊攥著武攸宜的秘奏,呼呼地喘了一陣粗氣,忽地有些頹然。

沉默半晌,她才用盡量平靜的語氣道:「婉兒,傳旨,河北戰事已然了結,著四路討逆征北行軍大總管武懿宗立即向武攸宜交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