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六十章十面埋伏

第七百六十章十面埋伏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3 02:11  字數:3586

突厥五萬鐵騎還差一天路程才趕到松漠都督府的時候,馬橋率領數十名健卒已經風塵僕僕地趕到幽州。

駐紮於此的婁師德得到馬橋送來的消息,立即傳書給依舊掌握著近半兵馬拒不交出兵權、龜縮在檀州城裡的武攸宜,以及在南線作戰的沙吒忠義、東線的李多祚,幾路大軍同時行動,布下十面埋伏。

這邊各路大軍剛剛調動停當,費沫便一路狂奔,趕到了青龍灣孫萬榮駐地。

孫萬榮一聽新城被襲,父母、家人盡陷敵手,妹婿乙冤羽下落不明,這幾個月來所擄獲的所有物資器仗也盡數落入突厥人之手,登時如五雷轟頂。

他年歲已高,整日奔波馳戰,早已身心俱疲,再被這個消息一激,喉頭一甜,一口鮮血登時噴了出來。等他悠悠醒來,已然大勢已去,在他暈厥期間,這個消息已經傳遍全軍。

那些隨著費沫殺出重圍的契丹勇士根本不懂這件事對軍心士氣的衝擊有多大,他們和以前與其他部落為了爭奪水源和草場發生爭鬥一樣,迅速而直接地把發生的一切告訴了他們的族人。

他們甚至還添油加醋,把族人的狀況說的更凄慘些,把突厥人說的更兇殘些,他們的目的其實很簡單:激發族人的仇恨,一起殺回營州,救回他們的親人。

然而,他們現在不是游牧在外的牧人,他們是遠征在外的軍隊,他們身邊也不是丟下兩個人就可以照料的成群的牛羊,而是虎狼般環伺的大周軍隊,這個消息把他們毀了。

正如楊帆所言:「我們敗得起,你們只須一敗。就再也沒有挽回的餘地!」

這支所謂的軍隊沒有嚴明的紀律、沒有長期軍旅生涯養成的軍事素養,打順風仗時他們如狼似虎、個個爭先,一遇重大挫折,馬上成了一盤散沙,一群烏合之眾即便每一個個體都很英勇,也無法發揮出一支軍隊應有的戰鬥力。

孫萬榮醒來後,得知全軍皆已聽聞這個噩耗,他就知道大勢已去了。

明知道歸途必然有朝廷大軍阻截,可孫萬榮無法做出別的決策。眾多的將領捶胸頓足、怒不可遏地咆哮著,紛紛表示要殺回營州。

孫萬榮獨力難以回天,只能被迫作出明知是錯誤的決定:「選擇最近的道路,日夜兼程,殺回營州!」

李多祚早已伏兵於前。先是在他們必經之路上打了他們一個埋伏,復又退至早已設好的防線奮力阻截,雙方鏖戰一日一夜,沙吒忠義率軍從後面圍上來,咬住他們的尾巴又是一通狠打。

幸虧孫萬榮多是騎兵,機動力強,不等沙吒忠義形成包圍圈。他便跳出重圍向西挺進,結果在玉田又迎面碰上婁大胖子揮軍殺至,一戰之下損兵折將,孫萬榮只率領兩萬餘騎繞過漁陽奔向東北。

這時。他已不是為了回兵救援族人了,而是要如何保全自己僅存的這支武裝力量,結果他繞過漁陽,剛過長城。迎頭又挨了一記悶棍:奚人打了他的伏擊。

奚王獲悉突厥與大周聯盟,抄了孫萬榮的老巢。大驚之下立即收兵,召集一干謀臣緊急商議了一番,決定向朝廷投誠。為贖前罪,就得立功,於是他再度派出兵馬,只不過原本是協同孫萬榮作戰的奚兵,現在成了他的敵人。

孫萬榮萬萬沒有想到奚王竟是一根牆頭草,一番力戰,人馬都打散了,孫萬榮率本部兵馬向西逃竄,試圖通過奚國廣袤的原野穿插過去,回到契丹人的地盤,誰料迎頭又碰上神兵道總管楊玄基。

楊玄基是隨同武攸宜北上的,結果武攸宜一到河北,就跑進城裡躲起來,再也不肯出來,手下幾員大將也被他約束在身邊,不准他們輕舉妄動,楊玄基無可奈何,只能蹲在檀州城裡「養精蓄銳」。

這一次,有婁師德的軍書說明契丹人老巢被抄,軍心大亂,先前又有武則天的詔書嚴辭訓斥,兩相結合,才使武攸宜下定決心派出手下幾員大將參與圍剿,楊玄基正是其中一路兵馬。

孫萬榮迎頭受阻,又向東逃,結果又遇到了武攸宜麾下另一路兵馬,統兵將領是前軍總管張九節,此時契丹兵馬已經徹底喪膽,根本無心戀戰,雙方纏鬥片刻,孫萬榮便率部再次逃逸。

四野茫茫,似乎處處都是伏兵,孫萬榮慌不擇路之下,見路就走,結果越走與營州越遠,黃昏時分,孫萬榮率殘部在一片松林下宿營,清點人馬,幾員大將都走散了,手下最驍勇的戰將駱務整在混亂中也不知殺到了何處,此時留在他身邊的已不足三千人,幾乎個個有傷,見此情景,孫萬榮不禁老淚縱橫。

月上柳梢時,出去打聽消息的費沫回來了,他在附近一個山坳里找到了幾戶山民,一打聽才知道他們竟然逃到了潞縣,距幽州僅一步之遙。

孫萬榮聽了費沫的稟報,不禁沉默不語。現在夜色昏沉,或還能躲避一時,明日天明,他再想逃就難如登天了,不出所料的話,大周的軍隊已經封鎖了所有向北的通道。

林中,一堆篝火凄涼地燒著,紅紅的火光也掩不住孫萬榮蒼白的臉色。火星在空中飛舞,拂到人臉上時,就變成白色的灰燼,孫萬榮坐在那兒一直沒有動過,頭髮上很快蒙了一層燃盡的飛灰,像是染了一層霜。

費沫看著沉默不語的孫萬榮,不安地道:「大元帥,咱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兄弟們都有些廂迨Т耄還需大元帥定策,才好決定行止!」

孫萬榮默默地搖了搖頭,黯然道:「今欲降唐,可唐軍喪命於我手者逾二十萬,我若降唐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