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百五十九章老鷹嘴

第七百五十九章老鷹嘴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09-22 10:03  字數:3807

營州西北,一片荒蕪地帶。

這裡後世叫通遼,現在這裡還沒有地名,本來也沒有人定居,但是現在有了,那就是李盡忠部和孫萬榮部的數萬婦孺。

這個地方南北兩向較高,中部低平,呈馬鞍狀,北部是大興安嶺南麓余脈的石質山地丘陵,南部為遼西山地邊緣的淺山、黃土丘陵,中部是遼河流域沙質的沖積平原。

李盡忠選擇的這處地方還是很不錯的,依山可守,山前可以種植、可以放牧,山中可以狩獵,而且一旦有事,以此處地理向哪個方向退卻,都有比較不錯的緩衝帶小說章節。

他們的城池就築在北部石質山地中一處最險要的所在:老鷹嘴。

這座山上僅有少量樹木,大部分地方都是光禿禿的石山,背後連綿的山脈,前方是突兀峭立的山峰,僅一條險要的道路可以上山,確實如同老鷹倒鉤似的鋒利的喙,易守難攻。

駐守此處的主將是孫萬榮的妹夫乙冤羽,副將是費沫,因為他們沒有築城經驗,再加上冬季施工不便,而且部落里除了傷兵就是老幼,雖然他們抓來了些人做勞工,新城的建造進度還是很慢。

如今「老鷹嘴」上的新城還沒有成形的樣子,整個部落還住在山下,只不過被擄來的財物和糧食,已經大多儲存在了山上。

清晨,部落里的半大孩子趕著不多的羊群開始到向陽的枯草坡上去放牧,而婦人則背起藤筐,到山林中去採摘松子等雜果,老人們也在部落中忙碌著,縫製皮衣、飼養牲畜,或者做些其它的什麼活計。而一些青壯則和被抓的勞力上山,繼續建造他們的希望之城。

向陽的山坡上,藍天、白雲、白雪、枯草、一群山羊,還有一群放羊娃兒。

走在頭裡的是個袖著雙手肋下挾著鞭子的男孩,大概八九歲年紀,頭髮亂糟糟的像鳥窩,袖子亮晶晶的像冰面,那是蹭的鼻涕,後邊跟著的孩子有四五個,有男有女。年歲都比他小一些。

男娃驕傲地指著一隻大肚子的母羊道:「藍藍,你來,你們快看,那隻羊馬上就要生羊羔了,我養的羊個個肥嘟嘟的。部落里數我養的羊最愛下崽兒。」

一堆小屁孩少不得要驚嘆一番,那個叫藍藍的小女孩崇拜地道:「之戰哥哥就是厲害。你長大了準備幹啥呀?」

之戰抬起袖子。亮晶晶的袖筒從鼻子底下一划,嘴唇上便多了一道濕痕:「長大了還放羊唄!」

「還放羊啊,放羊幹啥啊?」

「賺錢娶媳婦唄!」

「娶媳婦幹啥呀?」

「生娃唄!」

「生娃幹啥呀?」

之戰不耐煩了,瞪她一眼道:「還能幹啥呀,放羊唄!」

藍藍嘟囔道:「放羊有啥意思,我就不喜歡放羊。」

之戰剛要說話。忽然側著頭停住了,他凝神傾聽片刻,問道:「藍藍,你聽到啥聲音了?」

藍藍茫然道:「啥聲音?」

這句話說完。隱隱的轟隆聲就變得清晰起來,兩個孩子吃驚地向山坡下的雪原望去,只見千軍萬馬,一眼望不到頭,就像灰色的蟻潮,迅速向前,覆蓋了觸目所及的一切。

那「蟻潮」就從他們面前的平原上一陣風般卷過,沒有為他們停留片刻。

之戰張大了嘴巴,肋下挾著的鞭子吧嗒一聲落在了地上。

※※※※※※※※※※※※※※※※※※※※※※※※※

鼓角轟鳴,人馬如潮。

倉促組織起來護衛族人的契丹勇士竭力抵擋著來自突厥人的攻擊,可是突厥騎兵十倍於他們,任他們如何抵擋,從四面八方一浪緊似一浪地向他們逼近的突厥鐵騎還是壓迫得他們的防禦圈越來越小。

敵人來得太突然了,山城還沒有建成,不足以抵禦敵騎,整個部落都駐紮在山坡下,無法及時地逃離,他們無路可退,唯有一戰。

漫山遍野都是衝突來去的騎兵,山谷中震耳欲聾的都是喊殺聲,原野上屍骸遍地,鮮血斑斑,處於嚴重的兵力劣勢的契丹人被突厥人沖亂了陣形,穿插分割,打得七零八落,已經有人棄械投降,因為他們再不投降,唯有一死,根本改變不了局面。

乙冤羽和費沫在亂軍之中也失散了,只能率領眼前可及的族人奮力突圍,費沫手中的長矛已經折斷,拔出的馬刀已經卷刃,殺得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可是不管他沖向哪一方,面前都是一浪高過一浪的敵騎,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楊帆與古竹婷佇馬於高坡之上,俯視著面前混亂的屠殺。

天似穹廬,澄凈純藍,彷彿一塊晶瑩剔透的藍水晶。

唯一的一朵白雲,正停在天空正中央,孤零零地懸著,四顧茫茫,靜謐蒼涼。

而在這亘古的靜謐之下,卻是各種顏色織染出的戰爭場面,人喊馬嘶,鮮血飛濺。

在山坡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被割裂開來的契丹騎士,彷彿一群受了驚的魚苗,在平原上四處遊動,驚慌地閃避,可突厥人就像是水,始終包容著他們,無論他們逃到哪兒。

殺人與被殺的都是異族,可是站在高坡上,悵望著這一切,楊帆卻有一種悲涼的感覺。

他不是帝王,所以也從來不會有,為了什麼千秋萬代的偉業,寧願自己的族人多做犧牲的崇高覺悟,契丹人的反叛,由突厥人來結束,似乎是一件好事。可是,事實並不是這樣,他的族人並未因此而少死。

契丹人反叛的是周國,圍剿他們的卻是突厥,朝廷真的弱到這種程度了么?絕對沒有。朝廷陳兵於西域,以一國之力獨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