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七十章如臨大敵

第七十章如臨大敵 (1/1)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23 03:32  字數:3100

管事老劉臉色沉重地從書齋中走出來,幾個管事的立即迎上去低聲詢問了幾句,劉管事搖了搖頭,沉聲道:「行了,都別問了,這兒夠亂得了,你們就不要跟著添亂了,趕快把大家都安頓下去,各歸各位,各司其職,不要亂,也不能亂。老羅,明兒一早,你帶人去購置些東西,操辦劉備身的後事。」

那羅管事瞠目道:「什麼?這……合適嗎?他奉宸衛的人死了,就在咱們府上辦喪事?這多晦氣!」

老劉訓斥道:「劉備身的老家遠在千里之外,人是為了咱們阿郎死的,不在咱們這兒辦又能在哪兒辦?」

他說完了回頭往書樓里看了一眼,見書樓中似無人聽見,便急急走下台階,把老羅拉到一邊,壓低聲音道:「你呀,就別嫌晦氣啦,那飛天大盜擺明了沖著咱們老爺來的,咱們還得指著這些兵將替咱們擋災呢!

那個中郎將蔡東成和其他三位千牛備首,跟這個劉奎是二十多年的老交情,咱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吶。這件事兒是阿郎同意了的,你可得認真著辦、隆重著辦,萬萬不可叫人挑咱們的毛病。」

老羅連聲道:「原來如此,曉得了,管事放心,這事兒我老羅一定辦得叫他們沒挑兒。」

「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么……」

側耳聽見了這句話,一絲冷意從楊帆眸底倏然閃過。

第二天一早,飛天大盜再入楊府,夜盜劉備身人頭的事情就在坊間傳開了,等到中午的時候,消息就已傳遍整個洛陽城。

口口相傳、層層渲染之下,這個夜入楊府殺死奉宸衛千牛備身劉奎的刺客已被傳的神乎其神,據說這個刺客修有一口飛劍,可以殺人於千里之外,據說他有飛天遁地的本領,百萬軍中可取上將首級,據說……

而楊府裡面,此刻正在為千牛備身劉奎隆重地操辦喪事,書齋兩層小樓整個兒變成了一座靈堂,一樓正廳里擺香案設祭,貢獻三牲、時令水果,香爐蠟台等等,香案前又設了火盆,金銀錁子燒得本來很雅緻的小樓里烏煙瘴氣的。

劉奎的屍體由老羅去找了一個膽大的裁縫來,許之以重金,一針一線地給縫成了全屍,裝棺盛斂,置放於香案之後……

其實楊郎中根本不需要這麼做來邀好蔡東成,他也是毀容瞽目之後,心神已亂,再不復昔日的精明沉穩。劉奎死在這兒,而兇手明顯還會再來,就算他往外趕,蔡東成、沈家輝等人也不會走了,他們與劉奎情同手足,這個仇豈能不報?

楊帆依舊干著夜晚打更、白天打雜的活兒,置辦靈堂的時候,他就在裡邊跟著忙碌,蔡東成帶著沈家輝三兄弟在劉奎靈位前咬牙切齒地發誓,一定要把兇手千刀萬剮,為兄弟復仇,可他們怎想得到,兇手就在他們旁邊。

午後,突然有大批刑部差人趕到楊府,武侯坊丁和楊府下人,統統被趕到側院,從楊府正門經前廳直到後宅這處書齋,沿路五步一崗、十步一哨,書齋更是被刑部公人團團圍住,不許閑雜人等靠近。

一看這架勢,就是有重要人物將至,可惜就連作為二管事的老羅也不知道來的人是誰,因為就連他這個負責操持喪禮的人也被轟出書齋了。

楊家後院的景色還是很秀麗的,雖然唐初園林並不怎麼精緻,不對環境進行太多的人為修飾,不設置太多的人文景觀,但是勝在野趣盎然。

被轟趕到兩廂側院的武侯坊丁、楊府下人們知道將有大人物趕到,也沒人敢胡亂走動,院內便尤其顯得寂靜。

馬橋趁機回家去了,因為有大人物過來,暫時不需要他們這些人的時候,馬橋向劉管事告了個假,要回去看看老娘。馬橋的孝在修文坊是出了名的,劉管事也知之甚詳。那時的人特別在乎一個「孝」字,反正府上暫時不需支派給他差事,所以劉管事很痛快地答應了。

秋天的園林,隱隱帶些肅殺的味道,楊帆獨自一人行走於林中,一副東張西望的樣子,完全是一副初到豪門處處新鮮的樣子,實際上他卻是在熟記周圍的環境。

很明顯,隨著劉奎的被殺,府中的戒備將更加嚴密,偷襲下手的機會將越來越少,他對府中的環境越熟悉,就越有利於他的行動。

楊帆正東張西望,佯觀風景,默記著院中的道路樹木、假山花草的位置,忽然一個稚嫩的聲音道:「喂!」

楊帆循聲看去,就見路旁草叢中立著一盞路燈,楊家小姐雪蓮就站在路燈旁。

路燈高及成人肩膀,呈石龕狀,頂部瓦蓋,六面設孔,罩之以細密銅網。這條路是通向書齋和後宅寢居之處的,因為楊郎中時常在書齋辦公至深夜,常常行走於這條道路上,所以道路兩旁隔不太遠就設一個路燈。

楊帆走過去,彎下腰來,微笑著問道:「小小姐,你在這兒幹什麼呢?」

楊雪蓮道:「家裡要來一個大官,娘親陪著爹爹到書齋等候去了,我一個人好無聊,在這兒捉蟈蟈呢。」

「哦,捉到了么?」

「捉到了!」

楊雪蓮快樂地笑起來,回頭指著那根路燈道:「喏,你看,我已經捉了五個,都關在這裡面了。」

楊雪蓮小心翼翼地打開路燈的罩網小門,一隻蟈蟈想要跑出來,她趕緊又把小門關上,咭咭地笑道:「想跑,哪有那麼容易。」

楊帆笑道:「小小姐好厲害,一下子就捉到這麼多。」

「唉!也不算多吧,現在蟈蟈越來越少了,再過些天就沒有了,秋天最討厭了,院子里的蟈蟈聲越來越少,到最後你只能聽到一隻蟈蟈在叫,叫著叫著,不知道哪一天它的叫聲就突然沒有了。」

楊雪蓮提著裙子從草叢中走出來,眨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楊帆,有些憂傷地樣子:「你說,天冷了以後,蟈蟈會到哪裡去了,是不是死掉了呀?」

「這個……」

楊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想了想道:「也許……是因為太冷,所以藏到洞里去了吧。要是蟈蟈都死掉了,來年怎麼又會有蟈蟈的叫聲呢?」

楊雪蓮歪著頭想想,高興起來,雀躍道:「對呀!你說的對,它們一定是跑回家藏起來了。」

楊帆看著她的樣子,忍不住問道:「你常常一個人在院子里捉蟈蟈么?」

楊雪蓮點點頭道:「是呀!爹爹不喜歡我,娘親又老是跟人打葉子牌賭錢,也不陪我,我從小就一個人在院子里玩,我喜歡捉蟈蟈,有時候……」

她回頭看看那正在路燈里鳴叫的蟈蟈,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道:「有時候,我覺得我跟它們其實是一樣的,都是關在一個籠子里。可它們至少還有個伴兒呢……」

楊帆皺了皺眉,問道:「令堂常去打葉子牌么?」

楊雪蓮道:「也不老是打葉子牌,有時候還顛錢、打雙陸、擲骰子……」

楊帆默然。

小雪蓮睇了他一眼,問道:「你一個人在這兒逛什麼呢?」

楊帆道:「哦!這不是因為你家來了大官兒了么,我現在沒事做,只好到處走走。對了,你知道來的是誰么,怎麼這麼大的排場?」

楊雪蓮道:「知道呀,聽我娘說,來的是我爹的頂頭上司刑部周侍郎,我娘說,周侍郎很厲害,雖然現在還只是侍郎,可是就連尚書都要看他的臉色呢,我家出了這麼多大事,周侍郎很不高興,今天特意上門來看看,親自部署抓賊,這位周侍郎那麼厲害,一定能抓得到那個壞人。」

楊帆剛要說話,劉管事的身影便出現在小徑上,他一見楊雪蓮,便叫道:「小姐,你在這兒幹什麼呢,今天府上來了貴人,小姐可不要亂跑,夫人正在找你,小姐快去花廳一塊兒等著那位貴客。」

楊帆欠身道:「劉管事。」

劉管事看著楊雪蓮跑遠,回頭看看楊帆,叮囑道:「你最好不要跟小姐胡亂搭訕,雖然說我家小姐還是一個年幼的女孩兒,不過……你最好離她遠點兒,我們楊家的規矩大,阿郎給家裡女人定下的規矩一直……,唉!」

p:凌晨,求今天的推薦票、投光推薦,裸體入眠!

p:推薦水葉子的《隱相》,書號2145303,敬請品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