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六十九章動如脫兔

第六十九章動如脫兔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22 10:59  字數:3456

劉奎一手持刀,鹿皮抹布在血槽里一遍一遍機械地擦拭著,同時冷眼瞟著少年的動作。

少年走到几案邊,輕輕放下木槌兒,然後手掌貼著銅鑼,把它擱到几案上,這樣可以防止銅鑼發出聲音。

几案上有一壺水和一盤倒扣著的杯子,旁邊還有一隻掀開的杯子,裡邊有半杯水,那是劉奎剛剛用過的。少年輕手輕腳地翻過一個杯子,倒了一滿水,然後又給劉奎把杯子斟滿了。

劉奎眼中的冷漠稍減:「這是個懂規矩的年輕人。」

劉奎自詡是一個訥於言而敏於行的人,所以特別在意別人的行動表現,這個小家丁,在他看來已經順眼多了。

少年喝完水,輕輕放下杯子,對劉奎欠了欠身,微笑道:「多謝將軍,在下這就去巡邏了。」

劉奎「嗯」了一聲,眼皮抹了下來,淡淡地道:「官府安排你們這些人來守夜,根本就是讓你們送死,自己小心一些吧。」

p:誠求推薦,登錄點擊!

劉奎一向拙於言辭,對上官、同僚也不假辭色,如今卻對一個地位與有他天淵之別的小家丁特意囑咐了一句,實在是破天荒頭一遭。這個少年的笑容有種很特別的親和力,叫人很容易就對他產生好感。

少年笑得更加燦爛:「多謝將軍關心。楊郎中能請到將軍這樣神武的人物來府中坐鎮,想必那個飛賊根本不敢再來了,小的有什麼好怕的。」

一抹笑意浮上了劉奎的眼睛:「你這小子懂得什麼,那人既敢把楊郎中傷成那副模樣,分明是有不共戴天之仇,還怕有人捉他么?你還是小心些吧,真要碰上那個人,哼!你就自求多福吧。」

少年想了想,怵然道:「不錯!將軍虎威,固然令人懼怕,可是那人與楊郎中有血海深仇,想必……想必是不會就此罷手的,我還是應該小心些才是,多謝將軍提醒。」

「嗯?你等等!」

劉奎停了擦刀的動作,抬起臉來,問道:「你知道那人與楊郎中有何仇恨?」

說起來,劉奎還不知道楊郎中到底是被何人,因為什麼緣故而傷害的,人都有好奇之心,聽到這句話,難免一句。

少年有些驚訝地道:「我聽府上管事說,那個大盜潛進府來時,曾對楊郎中說過,他說他是為了永淳二年的韶州血案而來,所以與楊郎中有不共戴天之仇,怎麼?將軍受楊郎中邀請而來,居然不知道那個大盜是什麼身份?」

「永淳二年……,韶州血案……」

劉奎低頭想了想,臉色突然變了,他霍地抬頭道:「那人是韶州桃源……」

劉奎甫一抬頭,雙眼便猛地一瞪,因為他看到那個本來還站在一丈開外的少年突兀地出現在他的面前,五指如喙,迅猛之至地向他的咽喉插來。

「你敢……」

劉奎怒喝出聲,掌中刀猛地揚起,

少年疾退,倏然又站到一丈開外,還是原來的那個地方,彷彿他根本就不曾離開過那個位置。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

劉奎掌中雪亮的千牛刀在空中揮起一片雪白的光輪,但是刀下的人已然不在,劉奎一刀揮空,驚怒的想要站起來,可他忽然發覺自己全身的力氣好像一下子都被抽空了,他的雙腿已完全使不上力氣。

他想張口大叫,可是口張得很大,卻一個字也喊不出來,喉中咕咕地叫了幾聲,血便順著嘴角溢了出來。

他的手中還握著刀,但他那雙鋼鐵般的手臂也忽然軟下來,原本擦得很亮很乾凈的鋼刀「噹啷」一聲掉在地上,沾上了一點泥土。

那少年撮指如喙,以迅雷難及的速度點中了他的咽喉,又在他的刀揮起之前,飛快地退開了去。

劉奎怒目圓睜,一雙眼球好像就要突出眼眶似的,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也吐不出一個字來,因為他的喉骨被那一喙已然擊得粉碎,聲帶被碎骨刺成了一團肉糜,根本無法再發出任何聲音。

劉奎憋得面孔像塗了雞血一般脹紅,他勉強地吐出幾個意義難明的音節來,身子便開始搖晃起來。

少年似乎知道他想說什麼,他走過來,輕輕地走到劉奎面前,輕輕地彎下腰,拾起那口千牛刀,挺直腰桿,看著劉奎的眼睛,輕輕地問道:「你既然知道韶州有個桃源村,難道還不知道我為什麼動手?」

劉奎喉中發出低沉的嗚嗚聲,那是氣浪穿過咽喉的聲音,他還是說不出話來。

少年更不遲疑,倏然揚起那口刀,刀在空中一揮,便幻起一團光暈,雪白的光暈,瞬間變紅。

劉奎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桃源村一百四十七個冤魂在等你,請上路!」

一顆燕頷豹髭、怒睛赤面的人頭飛上半空,

刀,的確是好刀!

※※※※※※※※※※※※※※※※※※※※※※※※※

半柱香的時間之後,一個巡弋的坊丁就發現了劉奎的屍體。

這個坊丁脖子上掛著一個哨,但他只用一聲尖叫,就完成了召喚使命。

當許多人應聲趕來的時候,看見劉奎端端正正地坐在胡凳上,成了「一字並肩王」,他的項上空空,那顆人頭滾到了旁邊一根柱子後面。

血濺了一地,從那血液濺射的情況看,劉奎並不是死後被人擺回坐位的,而是坐在座位上,就被人一刀砍下了項上人頭,而且……那人用的還是劉奎自己的刀,那個人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辦到這樣的效果?

隨著劉奎的死,楊府中一片喧騰,幾個聞聲闖進書齋,結果目睹血腥場面的丫環吐得一塌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