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六十七章老虎來了

第六十七章老虎來了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21 10:30  字數:3353

「哦!楊郎中的千金?」

楊帆看她幾眼,瞧她鴨蛋清兒似的小臉蛋兒,眉目清秀,眸如點漆,這是一個很漂亮很可愛的小姑娘,再想到楊明笙那副凹目鷹鼻,帶些胡人血統的樣子,楊帆不禁暗想:「恐怕那些大嬸大娘們的猜測不是空穴來風,這小姑娘的長相跟她爹還真是不太一樣。」

楊帆擰著衣服上的水,問道:「那你在這兒幹什麼?」

小姑娘道:「阿爺被壞人打傷了,我想去看看他,可阿爺不讓我進房間,我很不開心。」

楊帆安慰道:「或許……你爹是怕自己的樣子嚇到你吧。」

小姑娘默默地搖搖頭,小小年紀,居然一臉憂傷:「阿爺對我不好,從小就不好。阿娘去看他,阿爺也不許她進去,其實……我從小就很少看見阿爺,他總是忙他自己的事情,捧著一大堆厚厚的書,看得津津有味……」

小丫頭抿了抿嘴唇,忽然壓低聲音,神秘地道:「我聽人說,我不是阿爺的親生女兒呢。」

楊帆愣在那兒,一時不知該如何答對她。小姑娘看看他,又輕輕嘆口氣,百無聊賴地托起下巴,粉腮被她的小手托起,顯得憨態可掬:「大家都是這樣,背地裡起勁兒地說你,你真想問問他們時,就一個個嘻嘻哈哈,什麼話都不肯說了。」

楊帆看著這個似乎不太成熟,比起她的年紀,似乎又太成熟的女孩兒,輕聲問道:「令尊對你不好,旁人又說你不是令尊的親生女兒,那麼他受了傷,你擔不擔心他,會不會恨那個害他的人?」

「當然會啊!」

小姑娘的眼帘忽閃忽閃的,認真地答道:「不管阿爺是不是我的親生父親,我總是他養大的呀,我不擔心他又去擔心誰呢?壞人害了阿爺,我當然要恨那個大壞蛋啦!」

楊帆沉默了一下,重重地點點頭,道:「是啊,就算沒有生育之恩,還有養育之恩呢。做人,恩,要報!仇,要還!」

「嗯!」

小姑娘用力點頭,向他甜甜地笑道:「雖然你的本事不怎麼樣,不過你說話很對喔!我叫楊雪蓮,你呢?」

楊帆笑了笑,輕聲答道:「我姓楊,我叫……楊帆!」

※※※※※※※※※※※※※※※※※※※※※※※※※

楊帆回到前宅五梅亭的時候,馬橋正把飯菜擺到几案上去,他挺會來事的,哄得劉管事開心,陪在他身邊做事,活兒清閑,吃的也比其他坊丁好些。看見楊帆一副落湯雞似的模樣,馬橋趕緊迎上來,驚訝地問道:「這才多大功夫,你怎麼成了這副樣子?」

楊帆嘆口氣道:「唉!我到後宅送飯去,刑部的那幾位差官見我佩著刀,非要跟我較量較量武藝。」說著從腰間摘下朴刀,拔出刀來把刀鞘一倒,「嘩」地一下,腳底下又是一汪清水。

劉管事持箸正要夾菜,聽到這句話把筷子往案上重重地一擱,怒聲道:「哼!這些小人,這是知道我家阿郎大勢已去,才敢如此放肆!在我楊府,居然還惹出這樣是非,要不是阿郎現在需要靜養,老夫一定……」

他語氣一頓,看看楊帆,又嘆口氣道:「你這孩子,也是太過老實。不惹事生非固然是好的,可也不能由著人欺負呀。」

楊帆靦腆地笑笑,還適時的撓了撓頭,一副憨態可掬的鄉下孩子模樣。

劉管事恨鐵不成鋼地瞪他一眼道:「你這孩子,真是叫人又心疼又生氣。這都深秋時分了,你這樣濕淋淋的還不著了風寒么,可有帶來換洗衣裳,去換了衫子再吃飯吧。」

楊帆道:「小的年輕,身子壯,不礙的!」

馬橋卻清楚,他是根本沒有衣服換,便道:「走,我剛好多帶了一套換洗的衣裳,咱們回去換換!」

馬橋拉著楊帆回了柴房,取出自己的換洗衣裳給他換上,除了稍顯肥大,倒也還算合身,兩個人又回到五梅亭,劉管事已經快吃飽了,看見他們回來,招呼道:「快坐下吃東西吧,再擱一會兒就涼了。」

楊帆和馬橋道了謝,在几案兩邊分別坐下去,剛剛拈起筷子,一個家丁就急急地趕進來,稟報道:「劉管事,右奉宸衛中郎將蔡東成大將軍,前來探望咱家阿郎。」

「哦?」

劉管事剛剛吃完,聽了急忙放下筷子,站起身來道:「我去相迎,你快報與阿郎知道。」

劉管事匆匆擦了擦手,起身向外便走,口中喃喃自語道:「奇怪!平素與阿郎來往的官員里並沒有什麼武將啊,這位將軍聞訊即來,倒與我家阿郎很熟悉似的。」

楊帆的耳朵微微動了動,把劉管事這句話一字不漏地聽進耳去。

一會兒,劉管事回來了,笑容可掬地引著一位客人,馬橋和楊帆正坐在五梅亭里吃東西,這亭子無窗,也是八面通透的,將路上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兩人都好奇地向那位大將軍看去,雖然就活在天子腳下的洛陽城,這麼大的官兒他們還是頭一回看見呢。

劉管事微微欠著身,引著那位將軍正走在樹蔭下,兩行大榆樹,從正廳一直到前門,筆直的兩行,中間是砌著石板的一條整齊路面,樹蔭茂密,陽光透過樹蔭斑斕地灑到路面上,因為微風搖曳的緣故,枝條在空中婆娑起舞,陰影花了一地。

楊帆一眼看去,目光自下而上,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隻黃牛皮的薄底戰靴,戰靴一腳踏來,一片樹葉翻卷著還未落地,正被他一腳踏在下面,靴再抬起時,落葉已粉身碎骨。戰靴抬起,再落下,踏出一種韻律的力感,楊帆的目芒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