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六十六章扮豬

第六十六章扮豬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21 01:45  字數:3722

「楊二,把這壺茶送到西廂房裡去。」

「楊二,庫房裡剛搬出來的那四床被褥,你扛到側院裡頭去曬一曬,去一去霉氣。」

「楊二,把這兩個食盒送到後宅里去,這是刑部幾位差官的午餐。」

楊帆在郎中府上忙得團團亂轉,成功地從一個游哨變成了一個流動打雜的。

原因很簡單:他好支派。

刑部和洛陽府的差官們是絕不可能親自動手干這些活的,真要抓捕大盜,倚仗的是他們,這些位差爺,乾的是刀頭舔血的買賣,還能幹些低賤的活兒不成?

調到郎中府的武侯們地位比他們低賤一些,可是自覺比坊丁們又要高尚一些,自然也不肯動手。坊丁們裡邊呢,大家又要論資排輩一輩,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蠕蟲,蠕蟲吃泥巴,最後楊帆這個年紀輕、資歷淺的「泥巴」就成了跑腿的。

當然,這裡邊也不無楊帆的主動配合,這個身份,更方便他了解整個楊府的情形。

「小帆,哪裡去?」

迎面走來一個五旬老者,穿一身青布圓領長袍,戴一頂青色束髮巾子,身後還跟著一個佩刀的壯漢,楊帆抬頭一看,見是郎中府大管事劉痕劉老爺子,後邊跟著的佩刀武士卻是馬橋。

楊帆提著食盒站定,先向劉管事規規矩矩地打一聲招呼,才對馬橋笑道:「丁武侯讓我給刑部的幾位差官送些吃食去。」

馬橋不悅地道:「那些混帳行子,又指使你做事。小帆,你別太老實了,人善被人欺,憑什麼。」

楊帆笑道:「嗨!也不是多大的事兒,我年紀輕,多走動幾步有什麼的。」

劉管事滿意地點了點頭,讚許道:「嗯!你這少年不錯!」

楊帆向他靦腆地笑笑,頰上露出兩個淺淺的酒渦兒:「承蒙管事的誇獎,我這就去了。」

「好,去吧,一會兒就開午飯了,你到五梅亭陪老夫一塊兒用餐吧。」

楊帆連忙欠身道:「謝管事,在下一會兒就來!」

楊帆向劉管事欠欠身,又向馬橋頷首示意了解一下,便從他們旁邊繞過去了。

劉管事眯著一雙老花眼看著楊帆的背影,讚許地點頭道:「這個孩子真是不錯,脾氣好,生得俊俏,又勤快能幹,不像其他少年人一般一身的臭毛病。」

馬橋聽這劉管事誇他的兄弟,自豪地道:「不瞞劉管事,咱們這坊裡頭,做坊丁的大多是些偷雞摸狗、一身痞氣的不良無賴,偏這楊二是個異數,他是從鄉下地方搬過來的,孤身一人住在這兒,卻不沾染不良習氣,平時甚得坊間長輩們的疼愛呢。劉管事瞧著中意,家裡可有合適的女兒家,哈哈,小帆定是個好夫君呢。」

敢情因為天愛奴「私奔」一事,這馬橋一得著機會,也迫不及待地向人推銷楊帆。

劉管事笑道:「人是好孩子,可惜只是個『不良人』,又無父母兄弟幫襯,老夫倒是有個小孫女兒,可是嫁了這樣的人,豈不跟著受窮么。」

劉管事搖搖頭,不無遺憾地嘆一口氣,頭前行去。

因為府中上下處處安插了許多警衛,郎中府早就打破了內宅與外宅的分隔,這時代家眷內人本來就不避讓外客的,男女大防沒有後世那麼嚴重,打破內宅與外宅的分隔倒也不算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楊家後宅較之前廳的生活氣息就濃郁了許多,這裡一方小亭,那裡一叢花樹,曲廊池水,假山疊翠,顯得異常的雅緻。

池塘邊上有一個五角小亭,幾個刑部公人正在亭中歇息,有的翹著二郎腿坐在那兒口若懸河地吹噓自己緝兇捕盜的英雄事迹,有的東張西望,遠遠的只要瞧見哪個內宅里的侍婢丫頭衣袂自假山藤蘿間一閃,便眉梢一揚,輕佻地吹一聲口哨。

楊帆提著食盒趕進小亭,把食盒放在桌上,垂手笑道:「幾位差官,該吃午餐了。」

正口若懸河的、東張西望的,全都圍攏過來,打開食盒一看,飯菜熱氣騰騰,香氣撲鼻,讓人食指大動。雖說不可能給他們炒幾道小菜,再弄一壺酒,不過府里給刑部差官準備的飯菜明顯要比給武侯、坊丁們的飲食高上一檔。

一個瘦長臉兒,腮下有塊青記的刑部公人手裡卷了一張帶肉餡的蒸餅,乜了眼楊帆,奇怪地問道:「怎麼你們這些府里的僕役下人也都配了刀么?」

楊帆正機警地掃視著後園中的環境,聽見詢問,忙向那人謙和地笑笑,說道:「這位差官誤會了,在下是修文坊的一個坊丁,被調來郎中府里協助值守的。」

「噗!」

那人忍俊不禁,一口餡餅噴到地上,哈哈大笑道:「我說前院裡頭怎麼喧喧騰騰的,原來是把你們這些人給調進來了,你們這等人能幹什麼?」

他的神色之間充滿不屑,楊帆卻是毫不在意,依舊一臉淺笑,謙遜地答道:「若說拿賊緝兇,我們這些坊丁自然比不得各位差官,不過守夜巡哨,示警呼人,這些小事倒還能夠做得。」

那人輕蔑地撇著嘴,上下看看楊帆,說道:「好,你過來,跟我王武略交交手,讓我瞧瞧你倒底有多大的能耐。」

楊帆吃了一驚,慌忙擺手道:「這如何使得,閣下是刑部差官,那一身本領,區區一介坊丁,哪裡能夠及得。」

王武略哼了一聲道:「你若及得那就怪啦,來!我就一隻手,隨便試試嘛!」

王武略說著,右手依舊拿著餡餅,大大地咬了一口,肉汁沿著嘴角流下來,他只舉左手,一步步逼近楊帆,楊帆連連後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