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六十三章放線

第六十三章放線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19 01:53  字數:3236

「賀蘭敏之?」

楊帆一怔,他並不知道自己所在的那個小村莊還與什麼人有關聯,賀蘭敏之這個名字他還是頭一回聽說,他把這個名字暗暗記在心裡,厲聲道:「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只要告訴我,是誰……派你去的?」

楊明笙口中勒著繩索,含糊不清地嘶笑道:「某以為,已將那村莊夷為平地,所有……所有的人都被殺光了,想不到……竟然還有一條漏網之魚!」

楊帆森然道:「老天留我一命,正是為了你今日的報應。楊明笙,到底是誰支使你去的,快說!」

楊帆腳下用力,楊明笙被他踩得整個人跪趴在地上,臉頰斜挨著地板,口水禁不住地流出來,異常的狼狽。他呼呼地喘息著道:「為什麼要有人指使,難道就不可以是我要去殺人?」

「你?」

楊帆冷笑道:「你不配!你當時只是一條狗,一條受人驅使的狗!」

楊帆狠狠地輾壓著自己的靴底,把楊明笙那隻鷹鉤鼻子踩得扭曲變形,寒聲道:「我已查過,那年,你楊郎中還是一個小小的掌固,你有什麼資格鮮衣怒馬,率兵出京?你有多大膽量,敢殺人屠村,一個不留!你有多大的本事,可以讓韶州府不聞不問,還要費盡心思為你們善後?」

面對楊帆的一連串質問,楊明笙只是猙獰著面孔嘿嘿冷笑。

楊帆冷笑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他勒緊手裡的繩子,腳仍死死踩在楊明笙的頸背之間,讓他的頭高高地昂起,楊明笙馬上恐懼地發現,鬼面人手中已舉起那隻熱氣蒸騰的陶釜。

「招不招?」

楊明笙臉上的肌肉恐懼的不斷抽搐著,但他依舊死死地咬緊牙關,當他知道對方來自何處時,他就知道今日之局不會善解。如果他不肯招出心中的秘密,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一旦招出真相,他就絕無幸理。

楊帆冷笑著,手中的陶釜一點點地傾斜過來,楊明笙的眼睛越睜越大,瞳孔恐懼地縮成針尖般大小。釜中的沸湯化成一條線,從空中淋下來,泛著騰騰的熱氣撒向楊明笙的額頭。楊明笙霍地閉緊了雙眼,沸湯尚未及身,就恐懼地扭動、嘶吼起來。

「噗噗噗……」

沸水及身,發出「噗噗」的響聲,楊明笙痛苦的吼音效卡在喉嚨里喊不出來,他被沸湯燙得渾身劇烈發抖,全身肌肉繃緊如鋼,楊帆手中的絲皂擰成的繩索非常結實,被他扭動的身子扯得吱吱嘎嘎一陣作響,卻沒有要斷裂的意思。

楊帆的手微微一抬,沸水稍止。

「誰指使你去的?」

楊明笙緊閉雙眼,咬著牙搖頭,他的額頭和臉頰通紅一片,一片燎泡迅速從額頭浮起來,看著異常可怖。

「不見棺材不掉淚!」

楊帆冷笑,手微微一傾,沸湯又滾滾而下,楊明笙就像一條被他踩在靴底的鲶魚,不停地掙扎、不停地扭動,卻始終擺脫不了他的控制,沸水淋漓而下,把他額頭的皮淋得翻起來,血水和茶水淌得到處都是。

「說不說?」

「噗噗噗……」

「說不說?」

「噗噗噗……」

沸水漸漸移向楊明笙的眼睛,楊明笙劇烈地掙扎了幾下,猛地大力一掙,幾乎要掙脫了楊帆的控制,然後他就身子一挺,暈死過去了。

楊帆的手沒有停,他的手微微傾斜著,沸水繼續澆下去,澆在楊明笙的眼睛上,薄薄的眼皮被燙開,沸水便直接澆在他的眼睛上。

楊明笙的身子本能地輕顫著,但是還沒有蘇醒,又過了一陣,連那身體本能的輕顫反應都消失了,因為沸水澆處的肉體已經徹底燙熟,不再有任何知覺。

※※※※※※※※※※※※※※※※※※※※※※

楊帆手中的陶釜完全翻轉過來,沸水已經澆光,煮爛的茶葉灑了楊明笙一臉。

楊帆把陶釜放下,鬆開了他的嚼頭,緩緩坐回几案上,面具後面的目光微微地閃爍著。楊明笙的硬氣出乎他的預料,看來預作的準備果然是有用的,算算時間,現在也該差不多了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楊明笙呻吟一聲,悠悠地醒來。他一睜眼,就發覺眼前一片凄黑,心中登時狂喜:「那個賊人走了?」

可是馬上,他的耳邊就響起了那個聽著很平和卻如魔鬼般可怕的聲音:「醒了?現在你肯不肯說?」

楊明笙大駭:「那個惡魔還在!」

他剛想放聲大叫,頰中便是一緊,又被繩索勒得緊緊的,一陣難以忍受的痛楚襲上心頭,如果他現在能夠看到自己的模樣,一定會活活嚇死過去,他的兩隻眼睛已經看不到眼皮,滿臉都是血泡,兩顆眼珠已被沸水燙熟,凸出懸掛在眼眶中。

那絲帛的繩索韌力十足,已然勒進了他兩頰被燙爛的肉裡面,白森森的牙床露在外面,簡直如同一隻厲鬼,站在他背後的楊帆卻沒有感到一絲害怕。

他殺過人,南洋小國雖然小,同樣有犯罪的人,同樣的反叛的人,他很小的時候就隨著師傅抓住盜賊、平過反叛了,可他從來也沒有虐待過人,但是在他的夢裡,早已不止一次用盡所能想像的所有辦法,虐待過一個人。

那個人就是眼前這個人,這個曾經冷酷地吼出:「殺!一個不留,統統殺掉!」的命令的那個人,那一蓬血、阿姐那飛起的人頭,像沸油一般煎著他的心,讓他飽受煎熬,再也不復任何恐懼。

滿臉沸水燙起的血水、膿水,各種體液糊住了楊明笙的臉,他臉上那兩道森嚴冷酷的法令紋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