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六十一章居官大不易

第六十一章居官大不易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18 10:50  字數:3261

花小錢微微轉動著眼睛,遲疑道:「老丈是?」

蒼老聲音嘿嘿兩聲,道:「你以為老夫會告訴你么?」

花小錢道:「小人只是看家護院,賺口飯吃,還請老丈手下留情。」

蒼老的聲音道:「老夫與你無冤無仇,豈會多造殺孽!老夫還想給兒孫們積些陰福呢。只要你乖乖聽話,老夫必不傷你,說!楊明笙現在何處?」

「郎中已經就寢!」

「寢於何處?」

「後宅第二進院落的正房裡。」

「好,你帶老夫去!」

花小錢頓時默然不語,背後那人冷笑道:「如果你想盡忠職守,那也隨你,也許楊明笙會記得多予你家人一些撫恤。」

說著,花小錢喉頭的一雙鐵指就倏然扣緊,花小錢大駭,趕緊道:「我說實話,郎中他……他還在書房!」

蒼老的聲音低低哼了一聲,道:「我就知道你在撒謊,帶老夫去,帶到地方,老夫自然饒你性命!否則,必取你的狗命!」

「好吧,小的答應老丈便是,老丈……且莫食言!」

「老夫一向守諾!」

花小錢欲往前去,喉間手指一緊,把他往後一帶,冷冷的聲音又道:「慢著,你先解決了那隻黑狗。」

花小錢苦著臉道:「小的該如何解決……」

背後的聲音冷笑道:「不要告訴我,你跟它不熟!守夜人與守夜犬不熟,你只要稍一走動,它就會狂吠不止,豈非成了笑話!」

花小錢最後一線希望也破滅了,無奈之下,只得揚聲喚道:「小白!小白!」

那頭黑狗居然名叫小白,站在花小錢身後的楊帆一陣無語。

那頭大黑狗方才探頭四下望望,沒有察覺什麼異狀,已經重新伏下,這時聽到呼喚,一雙耳朵撲愣一下豎起來,聽清是花小錢喚它,便搖頭擺尾地跑過來。

畜牲畢竟是畜牲,智商無法與人相比,雖然它的六識異常靈敏,哪怕是高來高去的遊俠兒也避不開它的耳目,但是此刻入侵者就在眼前,卻因為有熟人相伴,它就完全無法分辨敵我了。

小白跑到花小錢身邊,低頭嗅了嗅他的靴尖,便仰起頭,搖著尾巴看他,或許在這黑狗心中,還以為是花小錢寂寞無聊,喚它過來玩耍呢。

背後蒼老的聲音又說話了:「看樣子你和它真的很熟,既然你能控制它,那就最好,帶我去後宅書房吧,狗既不叫,殺它作甚!」

花小錢聽了背後那人的話悄悄鬆了口氣,背後這人既然連一條狗都不願意殺,更何況他是一個人呢,看來只要他乖乖聽話,活下來的希望還是很大的。

花小錢甚至想到:「或許這夜行人並非意圖對郎中不利,只是有冤屈要申訴吧,這些江湖人性情古怪的很,這個理由也不無可能。」這個想法讓有虧職守的花小錢心裡好過了些,他放緩了聲音,對那黑狗道:「小白乖,回去睡吧,去,去去。」

黑狗似乎聽懂了他的話,一溜煙地跑回去,伏在地上,依舊往這邊望來。

楊帆扣著花小錢,緩緩向前走去,他們就從那隻黑狗旁邊走過,繞到房側,沿著光線昏暗的長廊向前走。大黑狗沒有狂吠,還很友好地向他們搖了搖尾巴。

兩個人走到後苑,穿過一個月亮門,在花圃叢中沿一條小徑又向左去,小徑盡頭出現了一座小樓,樓上隱隱露出一扇亮著燈光的窗子。

花小錢站住腳步,道:「就是這裡。」

「樓里除了楊明笙,還有何人?」

「這個,小人就不知道了,不過平素郎中處理公事,身邊只帶一個書童侍候茶水,取紙研墨的。」

「好!如果你沒有撒謊,我保證你可以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陽。」

話音剛落,花小錢耳後便是一震,整個人往地上一癱,完全失去了知覺。

※※※※※※※※※※※※※※※※※※※※※※※※

楊明笙正在審閱有關英國公徐敬業的胞弟徐敬真一案。

徐敬業是凌煙閣二十四功臣里徐世績的孫子。

徐世績破**、敗高句麗,與李靖並稱大唐兩大名將,歷事高祖、太宗、高宗三朝,出將入相,被朝廷倚為柱石。

後來高宗李治欲立武媚為後,長孫無忌等一班「關隴系」的權臣竭力反對,儘管武媚娘的家族也屬於關隴系,但是長孫無忌一班人認可的皇后人選是關隴大族王氏家族的女兒王皇后,當時又是掌握軍權的徐世績在關鍵時刻表態支持,這才使武媚娘順利冊封為後。

所以當時武后與徐世績一家關係極好,如同一家人一般。可惜蜜月總會過去的,到後來武后威權日重,大肆誅殺李唐宗室,貶黜、殺戮忠於李唐宗室的大臣,徐世績的孫子,已襲爵英國公的徐敬業也被貶為柳州司馬。

徐敬業途經揚州時,與同樣遭貶官的唐之奇、駱賓王等一班人正好碰到一起,一番商議,就打起匡扶李唐的旗號開始反武。結果沒多久就失敗了,徐世績的直系子孫除了少數聞風逃逸,隱姓埋名才得以漏網,其餘盡皆遭到誅戮。

盛怒之中的武則天不但下詔追削了徐敬業祖、父兩代的官爵,還命人把徐世績的墳給刨了,棺木用利斧劈碎,用皮鞭笞其屍體,恚怒之深,由此可見一斑。

楊明笙當然知道,太后雖是一個婦人,卻不是睚眥必報的狹隘小人,太后雄才大略,做任何事都有她的用意,她不會無端地伸出她的利爪,只為炫耀她的威風,亦或只是為了發泄心頭的憤怒。

她的一切作為,都有著極深遠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