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五十七章無心插柳

第五十七章無心插柳 (1/1)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16 12:03  字數:3105

「與楊二私奔的那位小娘子又跟別人私奔啦!」

這個爆炸性的消息具體出自何人之口已不可考,大概是剛過晌午不久的時候,消息開始在修文坊里傳開,到了傍晚的時候,整個修文坊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每個轉播者都充份發揮自己的想像力,進一步對這個故事進行加工和潤色,從而讓它聽起來更加動聽、更加感人,更加八卦,也更加合理。最後,它已完美得無懈可擊,就算楊帆本人站出來振臂高呼:「我家小娘子沒有跟人私奔!」也是絕不會有人相信的了。

經過人民群眾的集體再創作,這個故事目前的主流版本是這樣的:

跟楊二私奔的那個商賈女年方二八,冰肌雪膚,嬌美無儔,可惜,水性楊花,多情而不長情。

當初她與楊二私奔,只是一時意亂情迷,楊二雖然俊俏,家中卻很拮据,那富家女平日里錦衣玉食、僕從如雲,養尊處優慣了的嬌怯身子,哪裡受得了這等清苦的日子。

於是乎,趁著楊二在坊里做事的功夫,這個商賈女被一個走街串巷的貨郎子給蠱惑了,最後收拾收拾,隨那貨郎子私奔了。

楊二家裡這幾天為什麼沒開伙呢?就是因為那個商賈女跟人跑了。

楊二這幾天為什麼一天到晚不著家呢,白天的時候坊里也沒幾個人能見得著他?那是因為他出去尋妻了。

蕭千月丟了婆娘以後,一直不敢對街坊鄰居說起,尋找婆娘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說出去引起流言緋語,惹人笑話。這時候卻挺起胸膛,大張旗鼓地尋找起他那撿來的婆娘。

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他蕭郎是走失了女人,楊二是女人跟人家跑了,這是本質的區別,他有什麼好丟人的?果不期然,當他張揚出此事的時候,沒有引起任何的非議,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楊帆娘子私奔的事給吸引住了。

「可憐楊二痴心一片,偏偏碰著了這麼一個貪慕富貴、水性楊花的女人,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過得了這道情關,萬一想不開,還不知道要做出什麼事來。作孽啊!」

好心的嬸子大娘聚在一塊兒,說著說著便忍不住扯起衣襟擦著眼角,為他一掬同情之淚。楊帆的好人緣,這時體現得淋漓盡致。

「別說了,別說了,楊二過來了!可別讓他聽見!」

「啊,他劉嬸啊,明兒晌午陪我去逛逛南市吧。」

「我說喬四家裡的,劉御史家還招廚娘嗎?」

幾個婦人趕緊換了話題,等楊帆走過去,才又湊到一起竊竊私語起來。

楊帆覺得很詭異,他一路走來,遇到的所有的人,神情都很詭異。他覺得那些湊在一塊兒竊竊私語的人,說的事情一定跟他有關,可是每當他走過去,老遠就豎起耳朵的時候,聽到的永遠都是跟他不相干的事情。

「馬橋這夯貨,死到哪兒去了!」

楊帆開始有些惱火了。

「馬橋!你給我過來!」

在面片兒家那條巷口,楊帆終於看到了馬橋,楊帆立即擼胳膊挽袖子地迎上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子,咬牙切齒地道:「馬橋,你又在外面說我什麼了?」

馬橋變色道:「小帆,這你可是冤枉我了,這種事我能往外面傳么?咱們是什麼關係,咱們兩個雖然不是一奶同胞,那也是穿一條褲子的好兄弟,我能在外邊說三道四的傳你醜事?你把我馬橋看成什麼人了?你丟人,我臉面上就好看不成?」

楊帆茫然地鬆了手,問道:「慢來,慢來,你先說清楚,到底是關於我的什麼事?」

馬橋苦笑道:「小帆,咱們一世人,兩兄弟,對我你也瞞著?說實話,剛聽說的時候,我也不信,我每次見你們,都是親親熱熱的,她怎麼能這麼絕情,說走就走了呢,可我方才去過你家,她確實不在,我這才知道,竟然是真的。

小帆,一個男人,出了這種事,的確是有些抬不起頭來,可你瞞是瞞不住的。依我說,你別把這事放在心上,這樣的女人,走了好!真要留下,早晚還是得做出對不起你的事來。我剛才跑去跟小寧商量來著……」

楊帆漸漸明白過來,神氣變得有些古怪:「橋哥兒,你說的……莫非是阿奴?」

「對啊!」

「坊里的人……認為她跑了?」

「對啊!」

「……」

「小帆,別難過了。你這樣子,我看了心裡不好受。我剛才跟小寧商量了,她有個表妹,今年剛剛十二歲,你看你也才十七,要成親還得等三年呢,到那時候她十五,你二十,正好般配。」

「……」

「劉大娘說了,改天把那丫頭先帶過來,讓你們倆先見個面,要是你覺著合適,女方家裡也同意,就給你們先把親事定下來。如果不成也沒關係,坊里的嬸子大娘們都說了,只要見著合適的姑娘,一定先領來跟你相親。」

「……」

「小帆吶,別想著她了,她丟下你跑了,那是她沒福氣。像你這樣的男人,打著燈籠都難找,她這是有眼無珠……」

楊帆深深地吸了口氣,一字一字地問道:「誰告訴你們,阿奴跟人跑了?」

馬帆一臉驚詫,道:「她沒跑?她還在家么?你說這事扯的,這些人真是,怎麼亂嚼舌頭!這可太好了,我馬上去替你分說,叫他們別敗壞你家娘子的名聲!」

楊帆猛地低下頭去,雙肩劇烈地聳動起來。

馬橋趕緊問道:「小帆,你怎麼了?」

楊帆低著頭,忍了很久,才忍住爆笑的衝動,雙眼卻已忍滿了淚水。

他緩緩抬起頭,眼淚汪汪地道:「你沒說錯,阿奴……的確走了……」

馬橋看著他,忽然張開雙臂,把他結結實實地抱在懷裡,動情地道:「兄弟!我知道,你心裡苦,你想哭就哭出來吧!哭出來,心裡就不難受了!咱男兒重情義,哭也不丟人!」

楊帆……哭笑不得。

但是他實在不知該如何分說,天愛奴的突兀出現,被街坊們理所當然地當成了私奔女,而這個理由恰也成為坊間百姓們最容易接受和相信的理由,如今天愛奴的離去,也用私奔來解釋吧,這也省了許多口舌。

所以,楊帆「承認」了這件事。

如此一來,楊帆就成了修文坊第一悲情男,他必須得配合大家不是?再說如果若無其事的,也惹人生疑。

於是,這位悲情男每天晚上換上夜行衣,潛入兵部查找當年負責押送廢太子李賢赴巴州的龍武軍將領名單,白天則走在大街小巷裡,擺出一副愁悶的苦瓜臉,接受著人們善意的安撫。

不管男女老少,每個人都讓著他、哄著他,就連說話一向粗聲大氣的蘇坊正和武侯鋪的不良帥,吩咐他做事的時候都難得地慢聲細語起來。

傳播小道消息是因為獵奇心理,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向楊帆表達自己的善意。楊帆也樂得用這種理由來解釋天愛奴突然出現和離去的原因,唯一叫他感到比較煩惱的是,他近來的相親多了起來。

為了避免這些無謂的騷擾,楊帆只好以阿奴剛剛棄他而去,心情不好為理由來婉拒,一一謝絕了坊中嬸子大娘們的好意。

這一來苦情男又升格為痴情男了,往日里那些火辣辣地拋向他的媚眼兒,現在都滿是若水的柔情,彷彿他只要勾一勾小指,女菩薩們就會肉身布施,用自己的身體和柔情來撫慰他受傷的心靈。

這樣的眼神實在比媚眼還要可怕,以至於楊帆挾著哨棒穿行於小街小巷之間,清理水渠、巡視巷弄、維持治安的時候,只要看見人就低下頭匆匆離開,不願與之多加交談,而,自然而然地被人們解讀為「情傷難愈,黯然神傷。」

痴情男搖身一變,又升格為情聖了。

善良而八卦的修文坊百姓們,一廂情願並樂此不疲地一步步塑造著他們心目中的情聖。

然而,正是有心栽花花不活,無心插柳柳成蔭,楊帆不曾想到,恰是因為這樁烏龍事,他苦苦尋找的仇家下落,就此有了線索!p:三山五嶽的好漢們,楊帆每一位仇家即將授首,莊周夢蝶,是莊周,莊周是蝶?請拔刀相助,投下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