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五十一章球神!(求推薦票!)

第五十一章球神!(求推薦票!)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15 04:03  字數:3320

***請登錄後點擊,多投推薦票!*****那廂,柳君璠探明了姑娘的心意,不禁心花怒放,顫聲喚道:「小娘子……」

天愛奴含羞低頭,輕輕地道:「這麼稱呼,怪見外的,郎君……喚我小櫻就好。」

「小……小櫻……」

即便是個獃子,這時也該明白她的心意了,更何況是柳君璠這種脂粉堆里打過滾的男人。柳君璠差點沒樂昏過去,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得到這樣的豪富千金的垂青。

他曾經聽說過,說敦煌女子遠比中原女子還要奔放,那裡的少女,可以不經父兄同意,自行擇選夫婿,只要郎有情妾有意,家族便會聽之任之。他還聽說,有些敦煌少女有了意中人還會先同居試婚……

眼前這少女百媚千嬌,如花似玉,縱是與她結一段露水姻緣,那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更何況以她的家世,若能與她成就夫妻,他柳君璠可就是一步登天,成為敦煌一方豪門的駙馬爺了!

這些從小頤指氣使、但有所求無不可得的富家少女,只要看到一個她喜歡的人或物,越是得不到越要不惜一切地得到,柳君璠最善於同這種負氣任性的女人打交道,他毫不懷疑,以他討女人歡心的本事,一定能得到這位小櫻姑娘的芳心。

他,終身有靠了!

「小櫻……」

柳君璠激動地去抓小櫻的柔荑,堪堪碰到那雙白生生的小手,「夏侯櫻」卻突然把雙手一縮,似乎想起了什麼,狐疑地問道:「那日在酒家,小櫻曾見郎君與一個中年婦人在一起,今日又見你們同游洛水,看年紀,她又不像是令堂,她……是你的什麼人?」

「呃……」

柳君璠心中「咯噔」一緊,見姑娘一雙妙目瞬也不瞬地盯著自己,心中更加惶急,此刻他腦海中儘是攀上豪門,美人財富一舉兩得的美妙幻想,哪捨得美夢就此成為泡影,情急之下,順口胡謅道:「

哦,你說那個婦人啊,那是與我同坊而居的一位孀居婦人,姓姚,算是我的一房遠親吧。小生家境貧寒,求學不易,便一邊讀書,一邊在姚夫人府上做個管帳,賺些學資,姚夫人對小生甚是關照,看我一人生活不易,有時出遊也常帶我同來,見一見市面。」

「夏侯櫻」鬆了口氣,道:「哦!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哎呀!你看,我家下人正與旁人擊鞠呢,好有趣,來,郎君與我同去一觀。」

柳君璠大驚,正要找個理由推託,「夏侯櫻」已不由分說,抓起他的手,便快樂地向前奔去。

柔荑在握,柔柔膩膩,說不出的舒坦,這少女高貴的家世,富可敵國的財富,百媚千嬌的容顏,使她在柳君璠眼中,更增添了無窮的誘惑,他為了攀附豪門,不惜在姚夫人面前狗一般作賤自己,哪敢惹得這樣的美人兒不快。

暈暈陶陶間,他就被「夏侯櫻」拉著,不由自主地奔向球場。

※※※※※※※※※※※※※※※※※※※※※※※

楚狂歌把球傳來,楊帆見球到了面前,不能不出杖,不想一杖擊出,那球就飛了,一直飛到場外,險些打中圍觀的人,引得對方一陣訕笑。

但是當楊帆一方的球員第二次被圍追堵截,迫於無奈把球傳給他時,楊帆又是一杖擊出,這一次卻球化流光,攸然穿過敵我雙方几名隊員,準確地落在了楚天歌的馬前。

這個球傳位非常準確,更難得的是,他選擇的人恰恰是正急急回返,以致遙遙落在敵後的楚天歌,楚天歌接球在手,趁著敵隊後方空虛,球應聲入門,比分變成了五比二。

幾乎每個人都以為楊帆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因此當第三個球再次被迫傳到他腳下時,沒有人會想到他能再度打出一個好球,然而他一杖揮出,這個球又一次選准了空檔、選對了人,比分由此變成了五比三。

這一下,每一個人都相信他是扮豬吃虎,所謂的不會打馬球是故意作態了。

其實,楊帆真的不會打馬球,也真的不會騎馬。

但是,他會打「色帕克」。

楊帆自幼流落南洋,「色帕克」是流行於南洋諸國的一種球類遊戲。

世界各國各個民族,都曾經發明過球類遊戲,只是玩法各有不同,規則各有不同,球也各有不同。南洋「色帕克」,是用藤枝編成的一種空心藤球,玩法極為隨意,可以用手擊打,用腳踢,也可以用木棍擊打。

這種球戲競爭性並不高,而注重於技巧性,根本就是南洋百姓閑極無聊用來消磨時光的一種遊戲。但是由於這種球很輕,所以想要把球運用自如,就需要相當高的控球技巧。而楊帆恰恰是一個「色帕克」高手。

第一個球打飛了,是因為楊帆還不了解馬球的重量和硬度,可是這個球打出去,他心裡就有譜了,第二次再得到球時,他就能迅速調整好自己的力度和擊球的角度。

馬球也是一種運動,是運動就離不了身體的靈活性、柔韌性、協調性的運用和對力量的支配、對反應速度的要求以及對分析判斷能力的要求。這些方面,楊帆不管是作為一個「色帕克」高手,還是一個武術高手,都已達到了一個馬球手的最高標準。

他所欠缺的,是不會騎馬和對球杖的生疏。可是就像一個八卦掌宗師掉過頭來去學劈掛掌,以他對武學的領悟力和已經達到的身體素質,現學現賣打出一掌,一個已經學了三年劈掛掌的學徒照樣望塵莫及。

楊帆只消稍稍掌握一些這方面的知識,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