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四十章太公釣魚

第四十章太公釣魚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08 08:52  字數:3425

楚狂歌指著前方一道門戶說道:「到了,就是這裡,咱洛陽城最大的一家寵物鋪子,就是這李俊家的了。」

楊帆聽了忙把車子喚住,對楚狂歌道:「楚兄,叫你的兄弟們候在外面吧,咱們倆陪小姐到寵物鋪子里去瞧瞧。」

楚狂歌答應一聲,吩咐幾個兄弟守著輕車候在巷口樹下,天愛奴戴了雕胡帽,款款地下了車,後邊隨著一個青衣小婢,楊帆和楚狂歌一左一右頭前帶路,引著她步入那家寵物店去了。

這裡是通業坊,在洛城東北角兒,因為在洛河以北,臨近皇城,屬於達官貴人們喜歡居住的地方,因此通業坊雖在城邊兒上,地皮卻比洛河以南大部分的坊都要貴些,儘管如此,這李俊的鋪子佔地之廣,居然比起許多官員們的府邸還要大些。

只不過權貴勛戚的府邸遠遠一望,便是斗檐飛角,步入其中,更是亭閣處處,李俊的這家寵物鋪子佔地雖大,宅院里卻是空空蕩蕩,房屋稀疏,因為這裡建的最多的,是各色寵物的獸舍。

李俊家的大門洞開著,沒有家人看守,任憑客人進出。三人進去時只見進進出出,不止有許多商賈行色的人,還有許多錦衣華服的男女貴人,在男僕女婢的侍候下或進或出,真是熱鬧非凡。

李俊家裡只賣一種東西:動物。

用現代的話來說,他開的就是寵物商店。

這座「寵物商店」里,到處建了獸舍禽室,大者如宮殿,小者卻只需巴掌大小,一陣風來,眾多飛禽走獸的氣味混合在一起,著實不太好味,天愛奴和她身後的那個小丫環不禁掩住了鼻子。

「小娘子是頭一回來吧?」

一個挽著袖子的布衣老者快步迎了上來,笑容滿面地向天愛奴拱揖為禮,這人看起來五旬上下,花白頭髮,身材削瘦,眉頭眼角儘是淺細的皺紋,精神倒是極瞿爍。楚狂歌站在一旁介紹道:「主人,這人就是此間店鋪的掌柜,李俊。」

天愛奴聽了輕輕頷首,帷帽輕轉,看向楊帆,示意叫他說話。

楊帆上前一步,對李俊道:「我家姑娘想買一個稱心的寵物,煩請老丈介紹一二。」

生意上門,李俊笑容滿面,連聲道:「自然,自然,小娘子是頭一回來,某為小娘子引路。」

李俊引著天愛奴一路走下去,只見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裡游的,有毒的、沒毒的,無所不有。蟋蟀蜘蛛、鸚鵡鷹鷂、各色金魚、耍猴鬥雞,兇猛的藏獒、乖巧的拂林犬、波斯的貓兒,還有鶴、鹿、龜,甚至驢和羊都有被當成寵物養的。

「小娘子請看,這隻猩猩奴如何?」

「這猩猩好醜!」

「呵呵,那小娘子請看這邊,這隻長耳公如何?它的毛髮像一匹烏黑的緞子,油亮油亮的。」

「驢的叫聲好難聽啊!」

「哈哈,那麼這隻雪衣娘乖巧伶俐,小娘子一定是喜歡的了。」

「不好,我喜歡縱騎射獵,郊野散心,這鸚鵡可不合適。」

天愛奴一路走去,只是搖頭,李俊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忍不住問道:「不知小娘子喜歡些什麼樣的寵物?」

天愛奴側了頭想想,答道:「它要能平素時候陪在身邊消愁解悶兒,出城遊獵時又能陪伴捕獵,以供驅策的才好。」

李俊舒了口氣道:「這卻容易,小娘子請跟某來」。

李俊領著他們快步來到一處狗舍房,介紹道:「小娘子選一隻獵犬如何?此間獵犬,皆是東西各國的名貴犬種,俱都精心調教過的,通人性、識人語,打獵遊玩,最是良伴……」

天愛奴淡淡地道:「我不喜歡狗,從來都不喜歡。」

楊帆想起她那晚對自己說過的往事,家犬都變成了野犬,與狼一起游弋於村舍,以人為食……,不禁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李俊聲音一窒,心道:「這位客人倒是個不好應付的,只是既進了我家的門,若不叫她滿意而歸,豈不砸了我李某人的招牌。」

李俊想了想,道:「既如此,請小娘子隨某到後進院舍里去,那裡的寵物,價錢可要更高一檔了。」

楊帆道:「老丈只管選只我家姑娘中意的寵物來,價錢么,不是問題。」

李俊引著他們進了後院,走到一處牢籠前,向內指道:「小娘子請看,這些猞猁如何?這猞猁尖牙利爪,最能捕獵,不但通人性,賣相也好,是京中貴人們極喜歡的寵物。只是……這猞猁只吃肉,不吃素,平素的花銷……未免大了些。」

天愛奴輕輕搖頭,雖然臉上垂著淡淡的紗帷,可是誰都看得出,她瞧都沒瞧那籠中的猞猁,自打一進後院,她的目光就一直盯著院舍盡頭那幾座最結實的鐵籠。

李俊見她盯著院舍盡頭看,便咳嗽一聲道:「那邊籠中關了兩隻獵豹。這豹子生性兇猛,若是已經成年,便難以去其獸性、調教使用了,所以某這兒的獵豹,全都是從小就捕了送來,進行訓養調教的,故此,輕易也賣不出去。娘子請想,這麼多年餵養,搭上的人工不算,調教師傅的工錢不算,光是它每天要吃十幾斤肉……」

天愛奴擺了擺手,沒有聽他囉嗦,她徑直走過去,目光只輕輕一掃,便相中了那頭漂亮的母豹。李俊道:「小娘子,這隻豹子,價值……」

天愛奴豎起一支纖纖玉指,制止了李俊說話,然後緩緩前指,點向那頭體形修長、花紋妖麗的母豹,說道:「就是它了!」

母豹就像聽懂了她的話似的,恰在此時仰起頭,張開血盆大口,露出一口雪白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