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三十七章奴家另有妙計

第三十七章奴家另有妙計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06 13:13  字數:3221

楊帆不語。

天愛奴輕輕嘆了口氣,道:「我倒真是小瞧了你們兩個小賊,一個甘為青梅竹馬的童年玩伴去做牢,一個竟不惜為她去殺人,市井之間,果然多義氣之輩。」

楊帆無法再遮掩了,輕嘆道:「阿奴,你回去睡下吧,明日一早,你就離開了,我的事,你不用管。」

「我並不想管,可是不能眼看著自己的救命恩人走上絕路!你那偷東西都嫌三腳貓的功夫,半夜三更的去殺人,真能成功?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么?」

楊帆笑了笑,道:「或許有,但我想不出!」

頓了一頓,他又說道:「如非得已,我並不想殺人。其實,我本想用你贈我的珠寶,換回寧姊自由之身的……」

天愛奴微微側了身子,有些意外地看著楊帆,那些珠寶的價值,楊帆這種市井兒不見得能準確地估出價值,但他一個做小賊的,多少能猜出它的大概價值,這麼一筆財富,他竟可以為了一個非親非故亦非情侶的女人而輕易捨棄?

天愛奴微微地一剔娥眉,道:「我贈你的這些珠寶,雖非極其貴重,卻足以讓你擺脫貧困,步入小康之家,娶一房稱心如意的娘子,從此過上衣食無憂的富足生活,你……捨得就這樣送出去?」

楊帆淡淡地道:「阿奴,或許庸庸碌碌、忙於生計的小民,在你們這些能高來高去的豪俠眼中,是一些螻蟻般的存在。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就不重友情、不知義氣!明珠一斛,在我心中,並不比親友一笑更加寶貴!」

天愛奴的眸光更加明亮,反問道:「那麼,為什麼你又改變了主意?」

楊帆道:「因為,這其中有個姚氏夫人從中作梗。這個姓柳的,若是有志氣、有本事,就不會落到今天這一步,他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叫他拿這筆錢做營生,很難!而這筆錢夠他揮霍多久呢?對他來說,那姚氏夫人才是一座隨用隨取的金山。

這個無賴行子雖然毫無骨氣可言,卻談不上愚蠢無知。如果誘之以利,恐怕反叫他覺得奇貨可居,愈加不肯放手。更何況,有個姚氏夫人從中挑唆,這個法子,行不通!」

「所以,你想殺了他?」

「殺了他,人都不在了,婚姻自然解除。」

天愛奴微微一笑,道:「說的是,可是真能如你所想這般簡單?你也知道那姚氏夫人的身份,如今你們兩次登門提出退婚,姓柳的不肯答應,於是他死了,姚夫人會怎麼想?如果她知會官府,你說官府會查到誰的頭上?」

楊帆咬牙道:「那……我就連她一起殺了!」

天愛奴輕輕搖頭:「你們一連兩撥人登門吵著和離,知情人除了姓柳的,是否只有姚夫人一個?姚夫人既有這樣一層身份,萬一她娘跑到太平公主府哭訴一番,官府不看僧面看佛面,也要大動干弋,你想幫助那位小寧姑娘,結果反而要害了她了。」

楊帆怔住,他實未想到這麼做竟然還有如此麻煩的結局。

天愛奴凝視著他,緩緩說道:「殺人,就要利用你想殺的人精神最鬆懈的時候出手,動手時要找出他的破綻。才能一擊得手。對付一個人也是一樣,也要找出他的弱點,你要殺那姓柳的容易,卻無法避免後來的諸多麻煩。

這姓柳的極其貪財,要想讓他改變主意,還是得從財字上著手。你本打算動用那些珠寶,這個想法沒有錯,只是,你用錯了辦法,直接賄之以利,那是行不通的。」

楊帆目光一亮,脫口問道:「莫非……你有妙計?」

天愛奴道:「先點了燈,好么?」

燈亮了,一室昏黃。

天愛奴的半邊面孔映在燈光下,晶瑩似蛋清,幾綹秀髮輕輕垂在頰上,晚妝稍亂的她,似乎比平時的清冷多了幾分嫵媚的味道。

她的眸子像天上的星辰一樣明亮,可是看著星辰,不會有看她雙眸一般的心動,她本就是一個令人心動的小美人兒。

月下看美人,更增三分顏色。

燈下看美人,與月下看美人,有異曲同工之妙。然則月冷而燈暖,所以同樣的美麗看在眼中,便有一種完全不同的景緻,月下詩情畫意,叫人品鑒欣賞的意味更濃,而燈下,卻容易生起愛慕佔有的感覺。

楊帆盯著天愛奴的目光就很熱切,卻與男女之情全無關係。

天愛奴見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只好開門見山地道:「眼下的問題是,那個無賴貪財好利,可是相對於取之不盡的姚夫人,你這筆錢雖能令他心動,但他未必就肯為此得罪姚夫人。而由於姚夫人的特殊身份,你想動武也大為不妥。」

楊帆迫不及待地道:「阿奴可有良策?」

天愛奴白了他一眼,誘導道:「如果有一個比姚氏夫人更有錢、更有勢力、也更美貌的女子垂青與那個無賴,甚至願意嫁給他,你說他會不會迫不及待地與你的寧姊和離,而且不惜得罪姚夫人?」

楊帆泄氣道:「你也說他是無賴了,我上到哪兒找這麼一位瞎了眼的大家閨秀,願意下嫁與他?」

天愛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恨鐵不成鋼地道:「真是個笨蛋!你既然捨得將我贈予你的珠寶拿去換取江旭寧的自由之身,難道就不能由它變出一個豪富千金?」

楊帆目光一亮,欣然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錯!這個主意似乎可行,你讓我想想。」

楊帆低頭沉思片刻,緩緩地道:「要用這些錢,變出一個豪富千金來,容易。奈何,要找這個裝扮豪富千金的人卻難。你想,